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我以寿命换长生 > 第004章李家三子

第004章李家三子

第004章李家三子 (第1/2页)

清晨,
  
  微风中携带着一丝寒意拂过脸颊,陈玉从客栈中出来,一路走到一座毫宅大院前,门前摆着两个硕大的大石狮子,镶钉的漆红大门,亮金的牌匾无一不昭示着这是一家有钱的主儿。
  
  【李家】
  
  享誉山盂县的豪门李家,只是现在的风评略有些不善,当然,对于有钱的主儿,名声什么的大多也不会在乎的。
  
  陈玉在不远处选定了一个早点摊子,而后坐了下来。
  
  摊贩主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在李府门外摆摊,估计也是想要挣点儿李府的钱,毕竟李府雇佣的下人可不在少数。
  
  这老头儿有点儿东西,怕不是比的起前世那些在校园门口的小吃摊。
  
  陈玉暗暗想到。
  
  “客人,您要点儿什么?”
  
  “来碗混沌,再拿两个饼子。”
  
  “客人,稍后。”
  
  混沌是现煮,饼子也是现烙,驱寒。
  
  没几分钟,只见几个小厮从李府大门出来,睁着朦胧的眼睛,径直朝摊贩走了过来。
  
  近前,嗅了一口香气,脸上闪过一抹急切。
  
  “老秦头,给我们几个两碗豆花,三碗蛋花,注意要甜口的,再来十个饼子。”
  
  “好嘞,您几位稍等。”
  
  “快点儿,估摸着再有半个时辰就要点名了。”
  
  “请好吧,绝对迟不了。”
  
  虽然嘴上说的轻松,但是手却不慌不忙的动了起来。
  
  陈玉在一旁用余光撇着李府的几名小厮。
  
  “剩子,昨晚小少爷房间又闹腾了?”
  
  “嘿,那还用说,吓得我一整夜都没怎么睡好,如果不是老爷给的钱多,谁爱去那地儿,阴森森的,怕不是哪天就要被吓死了。”
  
  “唉,只是苦了小少爷,不过才十三岁,平白无故的得了癔症。”
  
  “呵呵,什么狗屁癔症,你们还不知道这山盂县怎么说咱们小少爷吧。”
  
  几人微微一愣,皆是带着疑惑的目光朝开口的那人看去。
  
  “怎么说?”
  
  “迁坟移墓,惹了先人,咱们小少爷这是被附身了。”
  
  四人相视一眼,眸中闪过一抹恐惧,而后狠狠的打了一个哆嗦。
  
  再联想到夜间小少爷房间之中传来的嘶吼之声和怪异之像,脸色不禁的一白,这恐惧的感觉是怎么也消不下去了。
  
  “不能吧。”
  
  那位领下值夜被称作剩子的人,心中更是久久的不能平息下来。
  
  “这谁知道呢。”
  
  五人顿时心有余悸的沉默下来。
  
  “老秦头,好了没有,怎么这么慢。”
  
  “好了好了,这就来。”
  
  而后端着五个小碗,加十个饼子放到三人桌前。
  
  虽然不愿意这么快回去,但是没了例钱,养家糊口可就难了。五人只用了不到一刻时间,解决了早餐,匆匆的朝李府走去。
  
  五人离开后,陈玉才慢悠悠的放下筷子。
  
  眉头皱起,
  
  为什么单单附身这李家的小少爷呢?
  
  “秦老。”
  
  陈玉喊了一声,那老人似乎闻所未闻,依旧低着头打理着自己的摊子。
  
  “秦老。”
  
  陈玉再次出声,那老者才缓缓的抬起了头。
  
  “客人在喊小老儿?”
  
  陈玉微笑的点了点头。
  
  倒是那老人显得有些拘谨了。
  
  “客人不必这么客气,称呼小老儿老秦头就是,旁人都是这么称呼的。”
  
  “呵呵,秦老坐吧。”
  
  招呼老者坐下,陈玉缓缓开口:“秦老在这李家门口摆摊有些时间了吧。”
  
  “恩,有十数年了。”
  
  陈玉嘴角微微抽搐,这是逮着一家羊毛薅啊。
  
  “秦老,十几年应该也攒下一些钱了吧,为何现在还要出来受这般累?”
  
  陈玉有些怪异的看着老头。
  
  “这···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在老人的讲述下,陈玉不由的陷入了沉默,其实与自己猜测的倒也没什么大差别,老秦头也算是一个有前瞻性的人,只是奈何家中有个赌鬼儿子。
  
  面对一个吸血虫,就是挣再多的钱恐怕也不够用吧。
  
  在老秦头的言语中,除了无奈之外还是无奈。
  
  在这一刻,陈玉成了一个倾听者,听着老人苦涩中夹杂着无奈的倾诉。
  
  足足小半个时辰,老人才停了下来。
  
  无意间擦拭去眼角的浊泪。
  
  “让客人见笑了。”
  
  “不碍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客人怕是有什么事儿要问我老头子吧。”
  
  老人张着浑浊的目光笑着开口到。
  
  陈玉也不拐弯抹角,而是直接点了点头:“不错,秦老,在下是想问问这李家的幼子。”
  
  李家的幼子?
  
  老人闪过一抹追忆:“李家有三个孩子,老大李修源,老二李修同和老三李修文,老大随父经商,走南闯北已经有了一定的底蕴,老二喜文现如今正在省城读书,至于老三,听说是在出生时动了胎气,不但性子柔弱,就是身体也十分柔弱,在之前老头子还见过几面呢。”
  
  “只是没想到,仅仅过去几日,就得了癔症。”
  
  老人颇有感触的叹道。
  
  而陈玉在老人说到身体柔弱的时候就陷入了沉思。
  
  身子柔弱,癔症,倒是符合附身的前提,身子柔弱证明阳气不足,癔症则是附身的东西在作怪。
  
  看来自己猜测的倒是没错。
  
  “秦老,餐钱给你放桌上了。”
  
  “好嘞,客人您慢走。”
  
  没过几息,身后就传来老秦头的呼喊声:“客人,您银钱给多了。”
  
  陈玉摆了摆手,他虽然帮不了所有人,但力所能及的也只有这些了。
  
  在回客栈的路上,寻了两个机灵的乞丐,给了几块银钱,并吩咐他们时刻注意李府的动作,若是有发现,来文山客栈报信,到时候还有银钱拿。
  
  事情简单,还有钱拿,怕不是没有比这更容易来钱的事儿了。
  
  自己这也算是变相的做好事儿了吧。
  
  陈玉暗道。
  
  文山客栈后院,
  
  陈玉花了一些银钱就将此地包了下来,至于钱哪儿来的?要知道在穿越过来的时候,他可是将下人身上的钱全部都拿走了,再加上陈父给的,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至于另一个目的则是,一旦此事暴漏,也会被定义成是谋财害命,这样陈父也能安稳一点儿,最起码在那黄皮子得偿所愿之前,陈父是安全的。
  
  钱财都被陈玉通过万界楼带了过来,这也是陈玉意外发现的,万界楼还可以当作临时的储物空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剑啸仙宗 高武:我以仙法护华夏 都重生了谁谈恋爱啊 斗罗:砍我就掉宝,比比东上瘾了 疯了吧!你管这叫美丽人生? 战锤:以涅槃之名 长安好 唐人的餐桌 超奥特传记 黄昏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