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大明安乐公 > 第六十九章秘密是有代价的

第六十九章秘密是有代价的

第六十九章秘密是有代价的 (第2/2页)

豪情在胸,不由得张嘴胡咧咧。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徐钦一边摇头晃脑,一边幻想东方不败的一身红妆水中饮酒的潇洒。
  
  当然少不了令狐冲的酒气和侠气。
  
  “表哥,好霸气的诗,是新作的么?”小郡主一身白色貂裘出现在徐钦面前。
  
  小脸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害羞的。
  
  “表妹,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说一声。看这小脸冻得。过来让我捂捂。”
  
  徐钦心情正美,看到小郡主那吹弹可破的小脸蛋,忍不住想要捏一捏。
  
  “哎呀,不要……”小郡主赶紧躲避表哥的魔爪。
  
  徐钦哪里肯放过她,立即追着去抓。
  
  小郡主一路撒下银铃一样的笑声,顺着瞻园的小路,如同欢快的小鹿一样逃跑。
  
  跑得欢呼雀跃。
  
  徐钦在后面如同一只大灰狼,不紧不慢的追着,嗅着空气中残留的香气。
  
  两个年轻人在瞻园里面欢快地跑着。
  
  小郡主从来没有这样的体验,很小之后就没有这样的快乐了。
  
  尤其是看到表哥故意追追停停,放纵她逃走,这让她彻底敞开了少女的心扉。
  
  在瞻园中心,一座高大的假山上。亭子之中徐妙锦正在和哥哥徐辉祖一起下棋。
  
  “我给你物色的儿媳妇怎么样?”徐妙锦落下一子之后问道。
  
  “他喜欢就好,谁家的孩子?”徐辉祖看着两个奔跑的少男少女感觉老怀大慰。
  
  只不过,趁着徐妙锦看着两个少年的时候,偷了一枚黑子。
  
  “放心吧绝对配得上咱们家的门第,朱权的大丫头。”徐妙锦得意的说到。
  
  “哦,是哪个永……”徐辉祖想了想没想起来。
  
  “永新郡主,朱玉绮,今年十五岁。”徐妙锦高兴的说到。
  
  然后拿起一枚棋子刚要落子,又发现不对,明明都要屠龙了,怎么又活了?
  
  刚才那个位置应该有一枚棋子的。
  
  “你是不是偷我棋子了?”徐妙锦蹙着眉问徐辉祖。
  
  “你记错了,我什么时候干过这事儿。”徐辉祖攥着一枚黑棋子一本正经的说到。
  
  “你从小到大都干过,别以为我不知道。把你的手伸出来。”徐妙锦气呼呼的说到。
  
  “哪有……”徐辉祖把手伸出来,但是握紧拳头。
  
  徐妙锦一伸手去扣他手里的棋子,徐辉祖挣扎了一下,还是被徐妙锦扣走了。
  
  棋子放在那个气眼上,徐妙云这才罢休。拿起黑棋放到刚才看好的位置。
  
  殊不知徐辉祖趁着跟她争执的时候,已经又偷了一枚棋子。
  
  徐妙锦还是被骗了。
  
  小郡主最后还是跑不动,在一个假山后面被徐钦给堵住了。
  
  “表哥,不要,我跑不动了。”小郡主吐气如兰,害羞的小脸蛋都红了。
  
  徐钦直接来了个双手壁咚,这一招太油腻,不过此时此刻,小郡主这个姿势让他实在忍不住。
  
  “这么巧,我也刚好跑不动,你说这是不是缘分。”徐钦笑着说到。
  
  感受到徐钦强烈的气息,左右都是胳膊,脸就距离的那么近,小郡主有点害怕,两只小手举在胸前,徒劳的抵抗着。
  
  “不要,表哥,会被看见的,这样不好……。”小郡主索性闭上眼,小手使劲儿推着。
  
  她感觉自己的脸在燃烧,心都要从嗓子跳出来了。
  
  “你在想什么,我可什么都没想干,我就是歇会儿。你这漂亮的小脑袋都在想什么?”
  
  徐钦假装很无辜的说到。
  
  “啊?我才没有,你……你……离我远一点……”单纯的小郡主,一听更加害羞的不行。
  
  狂乱的心跳让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更加不知道怎么辩解。
  
  “既然你想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亲一下吧。你是不是这样想的?”徐钦低声问道。
  
  “没有,才没有,我没有……”小郡主赶紧摇头。
  
  “好吧,不逗你了。我这就放开你。”徐钦说着渐渐的移开双手。
  
  小郡主的手感觉不到压力了,好像表哥真的离开了。
  
  这让她放心了,不过感觉有点失落。
  
  缓缓的睁开眼睛一看,表哥正在促狭的看着她。
  
  “我后悔了……”徐钦说着猛地扑了上去。
  
  “啊……”小郡主一声尖叫。感觉自己的小脸蛋被使劲儿的亲了一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剑啸仙宗 高武:我以仙法护华夏 都重生了谁谈恋爱啊 斗罗:砍我就掉宝,比比东上瘾了 疯了吧!你管这叫美丽人生? 战锤:以涅槃之名 长安好 唐人的餐桌 超奥特传记 黄昏分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