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振南明 > 第七十四章 国士无双
    (新的一天,求推荐票支持~感谢书友六月十九三四、书友雪洗天心,书友闯逆变神器终、书友林紫Linzzy的100币打赏。)

    过正阳门,沿着千步廊一路向前行去,文安之只觉得心潮澎湃。

    他的左手是通政司、锦衣衙、钦天监、太常寺。他的右手是宗人府、翰林院、吏、户、礼、兵、工部。

    千步廊走到尽头便是承天门。

    走至承天门前文安之停住了脚步,闭上眼睛感受着这一切。

    回来了,都回来了!

    记忆如同泉水般奔涌而出,提醒着他是大明的臣子。

    二十二年前,他在北京承天门前和一众新科进士意气风发的畅想着今后的人生,在礼官的引导下迈着四方步过端门,至午门。

    午门是天子之门,通常情况下只能供天子出入。文官从午门左边偏门进出,武官从午门右边偏门进出。

    但凡事总有例外。皇后入宫时是从午门进入的。新科进士初次进宫陛见是也是从午门进入!

    文安之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他浑身颤抖的穿过午门进入了紫禁城,成为了一名天子门生!

    是啊,他是悊皇帝亲自简拔的天子门生!

    北京紫禁城完全是以南京紫禁城为样本建造的,奉天、谨身、华盖、武英、文华......

    每一座大殿都和文安之记忆中的一模一样,甚至一块块青砖,一片片琉璃瓦都是那么相似。

    直到行至乾清宫前时,文安之才感慨的摇了摇头。

    现在是崇祯十七年了!

    当今天子以礼部左侍郎之职起复文安之,足以看出对文安之的重视。

    是以替文安之引路的内侍个个都赔上笑脸,卖力的讨好这位老先生。

    文安之却不发一言,似一株松柏一样立于丹陛下。

    他今年已经六十二岁了,早已看破了人世间的名利。若不是为了大明社稷,为了天下苍生,他怎么也不会以如此高龄重新踏入朝堂。

    “宣礼部左侍郎文安之陛见!”

    “宣礼部左侍郎文安之陛见!”

    “宣礼部左侍郎文安之陛见!”

    内侍的唱诵声一级级的传下来,文安之深吸了一口气挺直腰杆拾阶而上。

    二十二载前他正壮年,春风得意致君尧舜上。

    二十二载后他已花甲,老骥伏枥誓要挽天倾。

    那个倔脾气的文安之又回来了!那个不服输的文安之又回来了!

    爬上最后一级台阶,文安之大口喘起了粗气。到底是上了年纪,身子大不如前了。

    文安之苦笑了两声,振了振袍服,阔步走入殿中。

    无需多言,自有内监凑步上前引着文安之来到暖阁之中。

    “臣文安之叩见陛下。”

    文安之冲着朱慈烺行了三叩九拜的大礼,已是老泪横流。

    “铁庵公快快请起!”

    朱慈烺竟然屈尊走到文安之面前,将这位刚刚起复的老臣扶了起来。

    文安之愣痴当场,直是不知该说些什么。

    天子竟然以他的号相称,天子竟然称他铁庵公!

    通常情况下皇帝以官职称呼臣下,对于敬重的老臣最多称呼一句先生。

    像当今天子这样以雅号称呼臣下的,不说绝无仅有,也绝对十分罕见。

    好年轻啊!

    这是文安之目睹天颜后的第一反应。

    而且,当今天子和悊皇帝颇有几分相似。

    这也对嘛,毕竟当今天子是悊皇帝的亲侄儿,血缘如此之近,长得像些也很正常。

    天启二年,悊皇帝也差不多是当今天子这么年轻吧?只不过今上看起来比当年的悊皇帝更加坚毅,虽然以冲龄践祚却满满的雄主气象。

    文安之虽然远在夷陵,但对南京的人事也有所了解。

    正是因为看到当今天子如此雄才伟略,他才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辅佐于他。

    朱慈烺今日并没有穿朝服,而是身着一件大红色圆领团龙袍。

    他十分激动的攥住文安之的双手道:“朕等铁庵公等得头发都白了几根!”

    这当然是句玩笑话,不过文安之却眼眶一红,泣声道:“臣何德何能,让陛下如此看重。”

    朱慈烺却笑了笑道:“铁庵公是朕的卧龙,朕当然看重了。说来朕还占便宜了,毕竟朕没有三顾草庐就把铁庵公请出山了。”

    “陛下谬赞了。老臣,老臣......”

    文安之直是有些哭笑不得。当今天子真是一点架子也没有。

    朱慈烺确实十分高兴。

    他没想到自己下了一道圣旨,文安之就毫不犹豫应召前来。

    南明不缺忠臣,但绝对缺能臣。遍观南明史,能像文安之这样独自扛起一片天的能臣绝无仅有。

    文安之是当之无愧的宰辅之才。

    得文安之相助,朱慈烺的信心又增添了几分。

    “铁庵公随朕来。”

    朱慈烺引着文安之绕过屏风,指着悬挂在墙壁上的巨幅舆图道:“铁庵公觉得当今天下大势如何?”

    文安之滞声道:“陛下就这么急着听一个闲居山野十余载的老者论道?”

    朱慈烺神色一正道:“昔日汉文帝宣室召见贾宜论道,却不问苍生问鬼神。朕可不能犯这种错误。”

    文安之喉结上下耸动,良久才点了点头。

    “那臣便以愚见侮圣听了。”

    “等等!”

    朱慈烺一挥手道:“今日朕要和铁庵公坐而论道,遵古礼!”

    说罢当先跪坐在锦垫之上。

    文安之明白了天子的意思,连忙跟着跪坐下来。

    秦汉之时,以跪坐为尊。

    便是天子上朝都是跪坐。

    今日天子以跪坐之古礼与文安之坐而论道,是真真切切的以国士待之。

    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

    文安之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心情,目光投向悬挂在墙壁上的巨幅舆图。

    “陛下,今神州板荡,天下三分。形势与当年三国之势十分相似。”

    稍顿了顿,文安之继续道:“陛下以为,孰为魏,孰为蜀,孰为吴?”

    朱慈烺略作思忖便答道:“以朕之见,东虏为魏,闯逆为吴,皇明为蜀。”

    从军事实力来看,确实是东虏最强,李自成次之,大明最弱。朱慈烺完全是以三者的军事实力和魏蜀吴三国进行类比,而不是以地理位置。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