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星际之宝妈威武 > 第五十九章 不好意思,我跟你不熟
    现实告诉高三二十五班的同学,抗议是无效的,他们的班主任根本不会用大道理规劝他们努力干活,只是一本正经的告知他们没有学分将过什么样的日子。

    “每天穿校服,一日三餐吃低级营养剂,买不了牙膏牙刷等生活用品,买不起零食,上下学用不起飞行器……”

    反正是各种买不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吃好吃的,穿漂亮衣裳,而自己只能穿破破烂烂的衣裳,喝难以下咽的营养剂。

    劳教学院不是慈善机构,免费提供的东西有限,床单被套只有两套换洗的,校服每年夏冬各两套,换洗的内衣裤什么的只能自己买了。

    也就是说,只要在劳动课上偷懒耍滑,哪怕你有再多的赚学分手段也没用,迟早被扣光,除非你赚学分的本事比班主任扣分的本事更高超。

    白天才科普的效果挺显著的,大部分欺软怕硬的学生被震慑住了,只余下小部分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跃跃欲试,想要看看自己能不能闯出一片晴空。

    再难过也不会比现在差多少,要是真受不了了,来出浪子回头金不换也不错,学校不就是用劳动来教育未成年人嘛!

    白子月更是突发奇想,“要是找个厉害点的人养着,不也能过安逸日子嘛!”

    原理其实和抱金腿、傍大款差不多。

    “这~”刘思瑶瞪圆了眼,喏喏的道,“这样不太好吧?”

    她们是被送进学校里接受劳动教育的,要是好的不学,反而去学那些酷爱不劳而获的无耻之徒傍大款,岂不是违逆了学校的初衷,就是老师和关注她们的家长也不会放任。

    再说,联邦的教育可是告诉她们男女平等,自力更生,不能像吸血虫一样依附着别人过活,从小到大被灌输这样积极向上的观念,哪里改得了。

    白子月望天,“其实我只是开个玩笑。”

    讲真,她也看不惯那些自己不努力,只会吸亲人血肉的米虫,会说那样的话不过是戳某些娇生惯养的少爷小姐的心肝,让他们知道这世上不乏聪明人,不该打的小算盘还是收好了。

    不知何时挪到附近的秦娇酸溜溜的道,“我觉得,你这不是玩笑,是心里话吧,我可是听见老班喊你小月月了,还说什么,在娘胎就天天见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

    抱上班主任的大腿,那可是吃穿不愁,每天的劳动课都可以分到最轻松的活。

    还有白黑心进来的缘由是用假身份证,又没杀人放火,犯这么点小事都没被捞出去,恐怕家庭背景不咋滴。

    这样没背景又脾气不好的家伙,分分钟能得罪人,等班主任厌倦了,肯定别想好过。

    秦娇没明说,却话里话外的暗示着白子月早就勾搭上了白天才,鹅蛋脸上鄙夷的神色毫不遮掩,让人看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你是不是傻呀?”白子月毫不客气的怼了好回去,“我爸叫白天伦,你觉得我跟老师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

    白子月爸爸的爷爷与白天才的爷爷是亲兄弟,如果按血缘关系来说,她们的关系不算远,却也不算近,若是不住在一个星球,基本上能老死不相往来。

    可超级世家之所以能成为超级世家不是因为人多势众,而是因为主支的成员不是一成不变的,如果后继无人,在实力强大的靠山逝去后,主支成员也会没落成分支成员,与之相反的是,若是能力足够,分支成员也不时没有成为主支的机会。

    白子月曾爷爷是五星制卡师,凭借着自己的能力跻身为主支成员,娶了个A级机甲师做老婆,还培养出一个更优秀(S级机甲师)的儿子,要不白爸这样文不成武不就,也就商业天赋比较好的人哪里能坐稳星球主的位置。

    而白天才这支就比较惨了,他爷爷天资不算差,可因为小时候遭遇过绑架差点被撕票的意外,被吓得胆小如鼠,连学校都不愿意去,只在星网上自学到大四毕业,而精神力、体术之类的,根本没有心思修炼,长大后一事无成,别说进主支了,就连分支的族人都嫌弃得很。

    直到白天才六岁那年测出了精神力、体能单S的潜质,族长觉得不好好培养太浪费了,破例将他接到主支,交给了白家大长老,也就是白子月爷爷培养,等他长大晋阶A级机甲师后才正式落户主支。

    没办法,如果没有优秀的引导者,没有良好的学习环境,没有足够的资源修炼,资质好也不代表着一定会有出息。

    由于白天才比白天伦从小在一个锅里吃饭,哪怕年龄相差了十来岁,两兄弟的关系也不错。

    白不是什么大姓,可姓白的人也不少,秦娇不爱动脑筋,自然想不到她的克星与班主任是一家子,被怼到脸上才大惊失色,“你怎么不早说!”

    要是早知道班主任与白黑心是亲戚关系,她肯定不会胡乱编排人。

    至于她们之间的恩怨情仇,不过是中二期的冲动行事,用不着太认真,多相处个几天,指不定还能成为好姐妹呢。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即便她愿意,白子月也不一定配合,知道班主任是她族叔才求和,明摆着包藏祸心嘛!

    所以很坚定的拒绝,“不好意思,我跟你不熟,没必要告诉你。”

    秦娇好气呀,可看到卷起裤腿提着曲辕犁下田做示范的白天才,又不敢翻脸,只能自我安慰,学校这么多人,不缺这么个表里不一的黑心鬼做朋友。

    只是还是不甘心呐,其他人可不是班主任的侄女儿。

    有类似想法的上官美丽出来和稀泥,“咱们是住同一个宿舍的室友,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若是关系不好,岂不是惹人笑话,我看各退一步,互相道个歉,以后好好相处得了。”

    刘思瑶听着觉得还挺有道理的,可她不爱出头,又与白子月走得近些,便没有贸然插嘴劝和,只偷偷的拉扯着某人的衣摆,用期盼的小眼神等待着。

    白子月哭笑不得,担心自己的衣服被扯坏,只能举双手投降,“我知道了,你赶紧松手吧!”

    刚入学的新生一年以内的兼职只能是种田,而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赚学分都得悠着点,不想冬衣不够穿的话,还得仔细点穿才是。

    宿舍四女初步商定了和平共处的协议,不管能不能做到,至少现在是件值得庆贺的事,如果没被班主任扯着嗓子点名批评就更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