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 第1021章 是谁在报复董雅宁
    她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木兮盼进地狱了,结果,这才过去几个月?带着遗嘱和大少奶奶光环回来的木兮,直接凌驾所有人之上,轻轻松松就得到别人争得头破血流还不一定能争得到的财产。

    气得董雅宁咬牙切齿,那愈合的伤口,此时又欲欲做疼。

    林芳英看到董雅宁身体不适,赶紧过去搀扶,故意大声关心董雅宁,就是想让别人知道,是因为木兮回来的缘故,董雅宁才身体不舒服的,“夫人,您怎么了?”

    坐在沙发的纪心雨笑着说道,“这儿媳妇成了儿媳妇,能好过?”

    现在就不舒服了?身体抵抗力那么差,那看来以后,董雅宁恐怕日子不太好过,“李助理,麻烦你送我回房。”

    “好。”

    听到木兮现在要回房,骆知秋连忙在一旁说道,“我让莱恩给你收拾出采光最好的卧室给你休息。”

    “我睡习惯了主卧,以后在纪公馆,我会一直住在主卧。”木兮说话时,看着董雅宁和纪佳梦,就是要让这些人听清楚,她这次回来,就是要和她们日夜相对,不走了。

    “主卧啊……”骆知秋看了眼纪澌钧。

    纪优阳赶忙说道,“别说睡纪公馆的主卧了,就算是老宅的主卧,以你现在的身价和地位,那也是绝对有资格的。”

    林芳英将董雅宁搀扶坐下后,故意在纪优阳讨好木兮时语气紧张说道,“夫人,要不要请医生?”

    “不用了。”

    他是绝对没意见,木兮不睡主卧,难不成还要睡次卧?他也不习惯睡次卧。纪澌钧看着木兮时,语气冷淡说道,“芳英,送我妈回房间休息。”

    “是。”

    董雅宁听到纪澌钧语气特别冷漠,以为林芳英的话奏效了,让纪澌钧对木兮带着这种身份回来生气了。

    费亦行看到木兮过来了,赶紧弯腰想喊木兮太太的时候,就被纪优阳用身体挡在后面。

    前面的路很宽,但轮椅的方向却是往纪澌钧那边去的,李泓霖以为纪澌钧会拦路,没想到轮椅离纪澌钧还有段距离时,纪澌钧就主动让路了。

    在轮椅路过纪澌钧时,纪澌钧垂落的手抬起搭在木兮的扶手上。

    那股巨大的力气阻止了轮椅继续前行。

    弯腰的男人,面无表情凑到女人耳边说道,“三十分钟内,希望你能对你抛夫另嫁他人的行为给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

    他二哥那张脸吓唬谁?

    纪优阳赶紧绕过轮椅,将纪澌钧的手从轮椅上抓开,“二哥,别吓到大嫂啊。”冲着站在前门还傻愣看着这边的夏明义,“我说明义啊,你怎么那么没眼力劲,看到咱们纪家的女主人回家了,不知道带人去主卧休息?”

    “是。”他没想到木兮还活着,实在是太震撼了。

    纪优阳走后,能近距离接触木兮的费亦行弯腰冲着木兮打招呼,“欢迎回家。”

    “谢谢。”看着费亦行的木兮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骆知秋一路作陪,送木兮上楼。

    她们前脚离开,后脚,董雅宁就想到纪澌钧面前挑唆,结果纪优阳牵着纪澌钧的手就被人反抓住,五根手指被人往上扳的时候,纪优阳疼到转身用背对着纪澌钧直起后腰,“哎呦,二哥,你饶了我吧……”

    方秦吓得赶紧过去,费亦行还以为方秦要对纪澌钧动手,抄过去阻挠方秦。

    “澌钧啊,这件事和老四没关系,你别拿他出气啊……”董雅宁见机想把矛盾引到木兮身上。

    “妈,既然你不舒服,还是上楼去休息吧。”抓住纪优阳胳膊的衣服,把人拽到另外一边。

    纪心雨笑着起身,将不死心还想找机会搞事的董雅宁打量一遍,“不舒服,就少发表意见。”

    事到如今,骑虎难下,纪佳梦也只有硬着头皮站在董雅宁这边,“我说心雨啊,你也少在这里给木兮擦鞋,你以为你跟着她就能分到什么?”

    “姑姑,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没下限,不知廉耻给小老婆舔鞋底?”冷哼一声的纪心雨懒得在这里看董雅宁演戏,抱着胳膊就离开书房。

    被戳到真相的纪佳梦,气不过双手叉腰骂了句,“你这个千人骑万人睡的破鞋,你少给我装清高!”

    被纪心雨这么一搅和,董雅宁也不好再留在这里,就让纪澌钧把纪优阳打一顿吧!她还是上楼去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董雅宁让林芳英和唐坤送她回房休息。

    董雅宁走后,魏生津也带纪佳梦离开书房。

    收回遗嘱的江别辞并不打算呆在这里,毕竟,他也没什么好跟纪澌钧解释的。

    “喂,你们别走啊,你们这群人,居然对我见死不救。”被纪澌钧摁倒在沙发的纪优阳挥着叫人。

    “纪优阳,你终于如愿以偿了!”纪优阳不止一次叫过木兮大嫂,这个大嫂,如今是名副其实的大嫂了,看着他失去心爱的女人,纪优阳比这四个月来还痛快是吧?

    撅起屁.股,想要起身的纪优阳,后腰被纪澌钧的膝盖顶回沙发上,“二哥,天地良心,我跟你一条心,我帮着她,可就是帮着你啊,我给你积攒财……”

    他信人类在月球定居,也不信纪优阳这张嘴!

    费亦行担心纪澌钧把纪优阳打伤了,赶紧松开抓住方秦胳膊的手,过去劝架,“纪总,您可别上他的当,他巴不得您对他下手,好找机会对付您。”

    揪住纪优阳后背的纪澌钧,直接把人丢到地上,摔的纪优阳疼到在地上打滚,嚎啕大叫,“哎呦,大嫂,你快来救我,你的二叔,我的二哥他要打死我……”

    还编排起关系来了!

    听到就觉得刺耳的纪澌钧,抬起脚就冲着纪优阳过去,费亦行摔跪在地抱住纪澌钧的大腿,幸好抱住了,这真是一脚过去,恐怕没踢到人,这无赖四少就得对记者宣称,被纪总踢到下半.身瘫痪。

    方秦快步跑过来搀扶纪优阳起身,“四少,你没事吧。”

    起身是不可能起身了,纪优阳推开方秦的手,继续坐在地上装可怜,“哎呦,我胳膊断了,你快去叫医生。”

    断了?刚刚推开他手时,手劲挺大的,好像没事吧……

    呃,既然东家要叫医生,那就叫吧,“是。”

    纪澌钧盯着费亦行,示意费亦行放手。

    跪在地上的费亦行赶紧松开手。

    看到费亦行松开抱住纪澌钧大腿的手,纪优阳叫得更惨,“大嫂,你快来救我,我二哥要踢死我,哎呦……”

    别以为他不敢对纪优阳下手了!被纪优阳那无赖样激怒的纪澌钧,肌肉紧绷,青筋凸显的手指着纪优阳,“再敢叫一句试试看!”

    瞬间住嘴的纪优阳,被纪澌钧凶的不敢再叫,咽了口唾液,一脸可怜低头看着地板。

    要不是他还有正事,他非得把纪优阳这张贱嘴打肿!

    费亦行看到纪澌钧走了,冲着纪优阳说了句,“你少在这里讹诈我们纪总!”

    刚刚还捂着胳膊痛苦嚎叫的纪优阳,忽然拔地而起扑向费亦行,吓得费亦行赶紧跑人。

    跑慢一步,弄死费亦行!

    人走后,书房就剩下他一个人,纪优阳爬起身,坐到沙发,翘起二郎腿给纪廖升又发了一条信息。

    快到纪公馆的纪廖升收到纪优阳信息,及时让闵集仁把车子靠边停下的纪廖升在车里大发脾气。

    “这个凌可萱,是怎么办事的?”

    “出什么事了?”闵集仁回头看了眼纪廖升。

    “阿阳给我发信息说,江别辞醒来了,宣读的遗嘱和凌可萱手上的遗嘱不一样,我不是跟你说过这件事,要万无一失,你怎么办得事,为什么没发现江别辞醒来?”纪优阳并未在信息中说明江别辞手上那份遗嘱的内容,纪廖升默认为继承人是纪澌钧。

    这个凌可萱!不想为凌可萱拖累的闵集仁赶紧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凌可萱身上,“我马上把凌可萱叫过来问清楚。”

    “你马上把这件事给我弄清楚!”

    “是。”闵集仁立刻给凌可萱发信息约凌可萱见面。

    ……

    在林芳英的搀扶下,刚进房门,董雅宁就怒气冲冲甩开林芳英的手快步往床边走去。

    走在后面的唐坤负责把门关上。

    “我是不是上辈子杀了她全家了?这辈子,她非得这样来折磨我。”被气晕的董雅宁已经在自言自语了,“在我儿子结婚的那天,搞了一出跳海自杀,弄的全世界的人都以为她为情自杀,可怜她,称赞她有骨气,谁知道!”

    转身的董雅宁此时身上全然没有平日里装出来的那种端庄优雅,手背用力拍打掌心,“这隔了四个月了,居然跑回来,还说自己是纪家大少奶奶,要继承这一切,我看这才是她的真面目,她知道自己不能跟我儿子在一起了就变着法子回来争家产了,怎么会有那么不要脸的……”掀开被子坐下的董雅宁,被床.上那鲜血淋漓的动物吓得摔滚下床,“啊……”

    “夫人,怎么了?”林芳英看到董雅宁滚到床下,赶紧过去搀扶人。

    跟在董雅宁身边那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董雅宁如此狼狈吓得站都没站住摔滚下床的唐坤赶忙过去查看情况。

    捂着差点就被吓到停止心跳的心脏,董雅宁看着床.上血肉模糊的动物尸体,质问一句,“谁干的!”

    过去的林芳英看了眼床边后,马上在卧室里寻找,看看还有没有类似的东西。

    林芳英殷勤的去查看后,唐坤找到机会立刻去安慰董雅宁,“除了……”这话没说完,来找董雅宁的纪佳梦听到声音后立即推门进来。

    “出什么事……”一到床边,看到那恶心的东西,反胃的纪佳梦捂着嘴就在作呕。

    董雅宁不敢确定一定是纪优阳干得,因为不止纪优阳一个看她不顺眼,心跳慢慢恢复正常的董雅宁,找了地方坐下后,端起桌上的水,连喝了两口压压惊。

    唐坤搀着纪佳梦的胳膊到一边坐下,还给纪佳梦倒水,纪佳梦赶紧把水推开,还喝什么水,她现在连咽口水都觉得恶心。

    脸色铁青的纪佳梦看着眼神还有些不安的董雅宁,“雅宁啊,不用怀疑了,这件事肯定是木兮那个小贱人干得,绝对是她做的!”

    木兮?不太相信这件事和木兮有关系,因为木兮才刚到家,在木兮回来之前,这里的一切还是风平浪静的,而且,木兮就带了两个人,根本没帮手做这种事情,可是,这件事的真相必须只有一个,那就是木兮做的!“小兮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雅宁啊,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了。”纪佳梦回头看了眼唐坤,“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把纪总叫过来,让他亲眼看看,那个贱人为了争夺财产回来都做了什么好事!”

    唐坤看了眼董雅宁,见董雅宁没反对立即答道,“是。”

    费亦行看到纪澌钧冷着脸,还以为纪澌钧要上楼找木兮算账,赶忙替木兮求情,“纪总,我相信太太一定有苦衷才会做这种事情……”话没说完就看到步伐匆忙过来的人,费亦行立即收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