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嫡女心计,妖孽王爷请让道 > 第281章蓄势待发
    厉氏像是被眼前之人刺激到一般,不顾疼痛的疯狂大骂,“一定是你这个贱人,纳兰府被你害成那样还不够,就连太尉府你都不放过,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有意思!”南乔脸上看不出怒意,说了几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字。

    片刻后,南乔目光从厉氏身上移开,挥了挥手,“带下去好好看押,对月澜国那边放出消息,就说厉氏在我们手里!”

    侍女行了个礼,应了一声后退下了。

    屋子里,又恢复了之前那般安静。

    南乔坐回窗边,拿起茶杯旁还未看完的账本,翻了起来。

    对账到深夜,直到外面街道上的人都散去,南乔才合上账本,正要去歇息,忽然觉得心口一阵疼痛难忍,她按住胸口,扶着床边艰难坐下。

    蛊毒又发作了!

    没了莲花戒指的压制,她近来发作的次数越来越多了,照这样下去,她怕是难以控住自己的心性,到时候...

    次日,城东底下赌坊的暗房里。

    “南主子,您怎么来了?”张大财看着对面戴着半张黑色面具的少女,恭敬的问道。

    南乔不答,反而问道,“听说,张名扬又病了?”她目光犹如犀利的剑射向他,似乎要将张大财看穿似的。

    张大财连忙低下头,“犬子自幼体弱多病,加上前些日子苦读诗书,这才...这才一不小心累倒了。”说完,他抹了把冷汗。

    南乔上身微微前倾,右手手臂搭在桌边一角,“哦?”她上下打量了张大财一眼,带着些许嘲讽的语气,“你们张家还真是偏爱嫡子啊!”

    张大财自知瞒不过南乔,心虚的低着头辩解,“小儿名扬乃姬妾所生,身份卑贱,实在难登大雅,还请南主子不要为难奴才了!”

    南乔冷笑一声,“为难?呵~”她悠悠说道,“前两年长安城那场疫病来得快去的也快,你为溪的计划不惜牺牲三公子达到目的,你的这份忠心我自是知晓的,只是三公子那次差点丢了性命,你这个做父亲的就没想过要补偿一番?”

    张大财微微愣了下,随即‘义正言辞’道,“能为主子的计划做出牺牲是他的荣幸,一个贱妾生出的种不足挂齿,请南主子莫要再提了。”

    南乔眸光微妙的变化着,片刻后她缓缓说道,“你先下去吧,这件事我会再好好考量一番的!”

    张大财行了跪拜礼后便退了下去,南乔余光瞥了一眼边上的屏风,“你都听见了,有时候不争未必就能安稳度日,这些年来你的隐忍并未换来他的关爱,这样的人,还配做你父亲吗?”

    屏风之后的人拳头紧握微微发颤,像是下定决定那般,“我会凭实力考取功名,成为整个张家的主人,不仅仅是证明给我父亲看!”

    南乔修长的睫毛下暗含精光,她缓缓说道,“证明自己的机会多得是,眼下先暗中掌握整个张家的命脉才是最主要的,得先从账务上下手,明白了吗?”

    城外,军营伙房。

    “老大,咱们现在这都过的什么日子,随便一个小兵都能欺负到咱们头上!”一人垂头丧气的坐在小板凳上,灰头土脸的一边抱怨一边往灶台里加柴火。

    身材魁梧长相不凡的男子正是韩戎,此刻他围着围裙在灶台上煲汤,“阿牛,忍忍吧,要是被人听见了又免不了争吵一番!”

    “忍忍忍!他娘的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咱们赵家军以前好歹也是一支精英队伍,他们不重用咱们也就罢了,竟让将军您干起了火头军,想想就窝火,还不如真刀真枪的上战场痛快呢!”

    韩戎一边加调料一边无奈且语重心长的说道,“义兄死后,咱们这只队伍跟着我风餐露宿没少吃苦,如今七王爷难得收留咱们...其实当火头军也没什么不好,至少兄弟们的性命还是得以保全的!”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不耐烦的催促声,“好了没有,做个饭这么慢,是要饿死老子吗?”话落,一千夫长扮相的男子粗鲁的掀开帐篷帘子,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

    火爆性子的阿牛立即站起身来,走过去不悦的挑衅道,“催什么催,没看到正做着吗?有本事你们自己来做啊!”

    千夫长扮相的男子闻言皱起眉,伸手推了一把阿牛的肩膀嘲讽道,“嘿,还当自己是将军呢?我呸,你牛什么牛,你现在不过就是一个火头军,惹了老子不痛快,老子让你去刷恭桶!”

    阿牛这些日子已经忍够了,伸手就拽着那千夫长的领口嚷嚷道,“你娘的别欺人太甚,老子上战场杀敌的时候,你他娘的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角穿开裆裤呢!”

    千夫长双眼只差爆出火来,威胁道,“放不放手?难不成你还反了天了不成!”

    “我阿牛今天就是看你娘的不顺眼,大不了修理完你老子就不干了,受这窝囊气还不如回家种田呢!”阿牛双眼睁得老大,大有孤注一掷之势。

    眼看两边要动起手来之时,韩戎走上来伸手搭在阿牛的肩膀上劝阻道,“阿牛,别冲动!”

    “不是老大,这小子都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了,今儿个我不教训教训他,我就不是阿牛!”话落,冲动的阿牛直接一拳打在那千夫长脸上。

    众人见这一幕唯恐天下不乱,纷纷大喊,“打起来了打起来了,火头军打了千夫长!”

    此事很快传到镇营将军耳朵里,而这位镇营将军原本就看韩戎十分不顺眼,经常给韩戎穿小鞋,只因以前跟赵家军有过过节,所以才千方百计的羞辱为难曾经的赵家军,这下揪住了韩戎的小辫子,他还不得狠狠的惩罚一番。

    “火头军韩戎,纵容属下以下犯上,与犯事斗殴者阿牛同罚三十军杖,刷恭桶一个月!”

    这道命令传遍三军,有看好戏落井下石的,也有为曾经的赵家军惋惜哀叹的,如今的赵家军日落西山,怕是再也没有机会重回巅峰之日了。

    深夜,韩戎趴在简陋的床榻上,臀部受军杖那处刚上好药,他望着窗外无尽星空,眸中渐渐黯淡下来。

    他的那些抱负和理想终将会被埋没,怕是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实现了。

    门咯吱一声打开,他还以为是曾经部下的士兵来安慰他,并未回头,“我没事,你们不用来看我!”

    是男人,都不希望被人看到最狼狈不堪的样子!

    来人并未离去,反而走近他,“韩将军曾是勇冠三军的大英雄,竟被如此对待,那些人还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好听的女声传来,并未有任何不屑和嘲讽之意,反而在为他惋惜。

    韩戎一惊,这里是军营,哪来的女子!

    他猛的回过头来,正见一袭黑衣戴着半张黑色面具的女子,女子身姿窈窕,气势不凡,她面具下红唇微扬,仅仅露出弧度的半张脸足以让人为之惊艳。

    “你是谁?”

    南乔并未打算回答他的话,而是直接说明来意,“将军无需多心,我此次前来是助将军一展宏图,共谋大业!”

    这日,侍女传来消息,“南主子,主子今日下午时分便会赶来与你会合!”

    “我知道了!”

    南乔捂着胸口,几日不见岑溪,蛊毒越发的严重,她极力的控制着心性,来长安这些天却也不敢去找慕白灼,早知道当初,她真不该将戒指给那个男人,说消失就消失,害得她连人影都找不到。

    当天下午,南乔主动去了城门外接岑溪。

    刚看到岑溪,她身体就不由自主的抱了上去,“溪,看到你来我便安心了!”

    岑溪抚摸着她柔软的发,宠溺的说道,“乔乔,当初我就说等我处理完事情就一起来的,你非要先来,想我了吧!”

    南乔在他怀里乖巧的像只小猫,忍不住开始抱怨,“你也不早些来!”

    岑溪勾唇一笑,“在长安这些日子如何,有没有被探子发现?”

    南乔摇摇头,轻笑道,“长安城的布防已经大不如前,入长安犹如入无人之境,看样子手握大权的东郡王慕白灼并不为这位君主尽心!”

    岑溪对她从来都不吝啬夸赞,“乔乔聪明伶俐,这其中利害关系一眼就能看出,慕白灼的婚礼很快就要举行了,看来这原来的计划可以微微转变一下了!”

    南乔微笑的抬起头来,“为溪的大业出一份力,是我的本分!”说完,她踮起脚尖,唇轻轻地在他唇上碰了下后迅速分离。

    岑溪微愣了下,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似乎除了刚种下情花蛊的时候她主动吻过他几次后,后面便再也没有如此过,之前他还一度怀疑情花蛊出了问题,后来在苏叶的验证下他才放心,还以为南乔是天生对人这般。

    这还是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再次主动吻他。

    莫名的,他心跳如雷,脸颊上泛起不自觉的微红,“乔乔,你...”

    南乔一半清醒一半被情花蛊所控,看到他,她就是忍不住,不过很快,她理智又勉强占了上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