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山水密码 > 第一章 失踪
    到了年底,z市下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气温骤然下降好几度,雪水混合着泥浆,小胡同里都快没了下脚的地方,连平日里遛弯的老大爷都不见了踪影。

    何漫舟从小胡同里出来,脸上是遮不住的沮丧之色。

    临近下班的时候,她接到考察队的李叔叔打来的电话,前些日子他们通过何盛留下的古画查出某处遗址,很有可能与他失踪之前的行程有关,所以趁着周末特意去了一趟。

    可惜,这次又是扑了个空,考察队依旧没有找到任何关于老何的消息。

    “小舟啊,叔叔也替你爸担心,老何人好,这些年来都很照顾我们几个兄弟,当年他突然失踪,大家心里都不是滋味。不过,这事真是没有办法了。你说的手札我们压根没见过,那幅古画也根本查不出什么来......哎,孩子,不然就这么算了吧。”

    何漫舟微微低着头,鞋尖踩过未化的积雪,李叔叔的话回荡在她的耳畔。因为心底想着事情,她沿着人行横道漫无目的地一路朝前走着,任由公交车错过了好几班。

    那些关于老何的记忆,都跟着蔓延而来。

    何盛失踪的时候,也是飘着雪的冬天,博物馆一年到头最为忙碌的时候。作为博物馆的馆长,天南海北的出差在所难免,跟着考察队一起外出也从没出过岔子。

    何漫舟原本以为那只是一次再正常不过的考察,可是父亲却再也没有回来,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在何盛失踪之后,当年考察队的成员们都很自责,一直帮何漫舟调查那次意外,可任由大家伙再怎么努力,却是至今没有找到任何的有用线索。整整一年过去了,何漫舟无数次燃起希望,又随着调查结果纷纷落空,她知道父亲的失踪背后疑点重重,想要找到线索无异于痴人说梦。

    这次的结果,果不其然又让她失望了。

    何漫舟回忆着电话那头李叔叔的话,低低叹了口气。

    算了,怎么可能算了呢.....

    就在这时,汽车尖锐的鸣笛声勾回了她的思绪。

    何漫舟抬眼一看,前面街市的灯火通明,夜幕之下那条人声鼎沸的小巷,正是z市有名的古玩一条街,古董爱好者们的天堂——碧云街。

    与那些装修恢弘奢华的正规古玩城不同,碧云街显然更加亲民一些,这里的人员流动性很大,整个一条胡同分布着各类商铺与小摊,好多都是临时过来支摊的野生卖家。

    即便是这么冷的天气,碧云街依旧人来人往。

    总有那些自觉眼力颇高的人,愿意拿出大把时间在古玩一条街溜达,从众多摊位店铺里寻找有眼缘的一家,从中找到沧海遗珠的宝贝,或者仅仅只是为了开开眼界。

    虽然不乏一些经常过来彼此熟络的摊主店家,不过更多的则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还停留在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阶段。对于那些眼力不好的小白来说,就是真让人家给骗了,事后反应过来也找不到人,只能花钱买教训,自认倒霉。

    不过,这事也看缘分,在骗子扎堆的地界,时不长也会碰上几位东西物超所值的卖家。那些家中留有传家宝,又偏偏没有门路找不到商机,不知道古玩行情的门外汉,真到了急需用钱的时候,只得在碧云街的古玩一条街临时支个摊位,换一笔急钱了。

    他们手里头的东西是真的好,价格又比市面上低了许多,要是这会儿有眼里很好的高手低价给收了去,那就是赚了天大的便宜。

    这正是古玩一条街的独特魅力所在,有眼力的高手能从鱼龙混杂的物件中淘到真宝贝,没眼力的人们保不齐一件古物赔个千八甚至更多进去,也没处找人说理去。

    赌的就是,来来往往之间的经验。

    就像是老人家们都喜欢逛早市夜市一样,总有些人对这种接地气的地界情有独钟。何漫舟原本也是这里的老熟客,她是土生土长的z市人,打小就住在老城区这一片,在小的时候,没少跟父亲老何出来“寻宝”。

    说是寻宝也是鉴人,看着世间百态众生相,小小的古玩摊容纳着某段年代的缩影,何漫舟听着老何绘声绘色地讲解那些古玩背后的历史,再比比谁的眼力更好,能以最低的价格淘到好东西,这是他们父女两个独特的爱好,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

    只是父亲一去不回,她就没再来过了。

    粗略来算,何漫舟已经一年多没来这里了,上回过来还是爸爸领着她长见识的。想到曾经和老何一起在碧云街淘弄古玩,父女俩有说有笑的日子,何漫舟的心里就忍不住泛起酸楚。清冷的月光映着雪色,她的脚步越发沉重了。

    现如今故地重游,老何却不在了,只剩下了触景伤情。

    今晚古玩街还挺热闹,前边一处店铺聚了好几个顾客,站在门口就能听见议论声。

    “大爷,遇到我算是你的缘分,我瞧着你也真有难处,就不跟你扯那些没用的了。你要是诚心想卖这个物件,我可以给你讲讲,免费替您鉴定一下。”

    何漫舟听到声音,就知道这店主遇上个真主了,否则也不会说免费鉴定。她抬头扫了一眼,古色古香的店铺门上挂着牌匾——马记古玩。

    原来是马阳坤的店铺,看来这真主手上的古董还是一件少见的好东西,不然就冲马阳坤的一贯作风,绝不可能这么热情。

    要是老何也在的话,就冲他那严谨的作风,一定想去看看吧。

    这样想着,何漫舟不由地走了过去。

    店主马阳坤裹着皮制大衣,平头国字脸,瞧着模样不过四十出头,眉眼还算端正,可是目光却透着几分凶色,一看就是不太好惹的主儿。

    被他拿在手里的,是个十五厘米左右高的青花人物瓶,然后他眉梢一挑,开始对这手上的物件看似专业地鉴定说道:“这瓷瓶颜色淡蓝,以隶书隶书题诗,是清代顺治年间的物件,到现在有些年头了,保存得也很完好,算是个值钱东西。不过嘛,正品值钱,赝品却未必了。”

    站在他对面的是位穿着黑色棉袄的老人家,看起来有六十上下,棉袄很旧,头发已经花白了,此时他一脸愁苦之色,定定看着对面。

    听到店主的话,老人家不由上前两步却又停下来,随后急急辩道:“不可能,这是我祖上传下来的,平时都埋在老家院里地底下,连看都舍不得看几眼,可宝贝着呢。”

    “您宝贝这物件,跟它赝品又有什么冲突呢?”马阳坤翘着二郎腿朝八仙桌上一靠,随手在瓶子上指指点点,“要我说,这就是个赝品,这笔触涣散,纹饰模糊不清,釉也过于厚重了些,一看就是工匠师傅手艺不好。不过造型倒还别致,轮廓有个七八分相似,姑且算是仿的不错。怎么说.....收藏价值没有太多,摆在家里图个新鲜倒也可以,想必您家里是没有鉴定行家,才传了这么多代吧。”

    眼看着被自己当成宝贝的瓷瓶被说得一文不值,老人家脸色直接变了,带着方言的话语很快传了出来。

    “这是我们李家的传家宝,最难的时候都好生生保存着......怎么可能是赝品?”

    “李大爷,我唬你做什么,有必要吗?”马阳坤抬眼瞧了老人家一眼,脸上的横肉透着几分凶态,大大咧咧地说,“我在这碧云街待了好几年了,谁不知道我马阳坤的名号,谁敢说我一句不好?跟我老马做生意,没有谁说不好的。”

    这番话马阳坤还真的没瞎说,只不过和他表达的意思,却是南辕北辙。

    马阳坤是碧云街有名的地头蛇,他店里的东西向来是真假混着卖,价格虚高、以次充好都是常有的事情,这些不干不净的事情同行都知道,看不惯他的人大有人在。

    可是据说马阳坤的背后很有点背景,好像是认识几个道上的朋友,曾经有几个吃了亏的顾客找上门,非但没有讨回公道,还被威胁恐吓了一番,最后也都不了了之。

    “我不是z市,我到哪打听去?”

    那位李姓老人不知道这话里的意思,也不知道自己怀璧其罪,才刚到碧云街就被地头蛇给盯上了,只是很快把瓷瓶从马阳坤的手里拿了过来,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

    马阳坤见这老头有些迟疑,马上装作不在乎的样子,然后说道:“怎么着,这是怕我唬你啊?我店里的这些物件,景泰蓝八宝纹大香炉,掐丝珐琅花鸟图瓶,都是万历年间的好东西,尤其是这个——你瞧瞧,这鼻烟壶。”

    趁着店里聚了好几个看热闹的客人,马阳坤干脆起身走到一旁的玻璃柜台前,他随手点了点,然后将柜门打开,从中取了个物件出来。

    被他拿在手里的,是一个小巧精美的鼻烟壶。

    何漫舟打眼一看,居然还是个内画鼻烟壶。那物件不过六七厘米的大小,以一层透明玻璃作为载体,珐琅釉绘在玻璃胎上作以装饰,笔触细腻的婴戏图画得栩栩如生,这小巧的物件工艺性极强,处处透着精致与品位。

    “您瞧,京派的内画鼻烟壶,这可是上好的宝贝,当年是从宫廷里头流出来的,费了好一番周折才被我收来,少说也得十万往上数。我这店里好东西多了去,件件都比你手上的要值钱得多,要不是看您老人家急着用钱,我压根不会收这件瓷瓶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