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山水密码 > 第二章 救急
    听着这一套明摆着忽悠外行人的说辞,何漫舟微微皱起了眉头。

    马阳坤在古董圈子里风评很不好,他卖东西全靠一张嘴,物件好坏取决于讲的故事好不好听,店里的东西一大半都是假的,顶多算是做工不错的工艺品。而那个被吹得玄乎其玄的鼻烟壶,放在赝品里面,都算是仿得烂的。

    都不用何漫舟仔细去看细节,离老远看上那么几眼,她就辩出着物件的真伪了。

    何漫舟的家里,往上数三代都是知识分子,她爷爷是个历史系的老学究,她爸何盛更是在z大考古系当了几十年教授。古董是老何一生的事业,家里的古玩私藏更是不计其数,一大半都是老何“捡漏”拿来的,随便一个他都是如数家珍。

    打个夸张的比方,当代小朋友们都在玩乐高积木的时候,何漫舟就攥着珐琅彩的茶具,汉白玉的印章,摸爬滚打在古玩堆里,把老爸的藏品当启蒙教育。要是连这个点眼力都没有,也不配当老何的女儿了。

    而现在被马阳坤忽悠得七荤八素的老人,显然不是个行家,听口音也不是当地人。

    碧云街的古玩市场时常会吸引旅游观光的外地游客,也不乏周边小城镇的人应急过来卖一些东西,毕竟当铺之类的地方要不上价格,要是真有宝贝,来碧云街不乏是一种出路。

    这位李大爷,显然就是后者了。

    听着马阳坤说得那般玄乎其玄,老人家想拿过来看两眼,可手才碰到鼻烟壶,就不由地缩了回来。

    倒不是马阳坤不让他瞧,而是他压根不敢去碰。

    “这个鼻烟壶,得值多少钱?”他期期艾艾地问道。

    “这可是光绪年间的鼻烟壶,上边还有京派鼻烟壶的“京城四家”里头排行第一的马少宣亲笔提的落款和印章,你说值多少钱?”

    对于古物行当,很多人都是拿眼力当饭碗吃,小则在物件上辨别真伪,大则拍卖会上给古玩估价,在合适的心理价位中收入囊中,考验得就是你来我往之前的试探。

    围观看热闹的人议论纷纷,眼见着那老人家将信将疑,马阳坤眼底的笑便藏不住了。

    马阳坤虽然人不地道,却是见多识广,很会跟人下套。打从这位李大爷抱着瓷瓶到他店里打听行情,他就立刻看出这是个相当值钱的宝贝,而且老人家偏偏是个门外汉,赶紧三言两语拦下了人,算计着要把东西给骗过来。

    至于先说这是赝品有意贬低,再抬高身价说得云里雾里,就是想唬住没见过世面,也不懂古董界行情的老人,给他一个下马威,再慢慢收网。

    “您手里这个物件,要是真的想卖,我这个数可以收。”马阳坤裹了裹身上披着的外套,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晃了晃,他做了这么多的铺陈,要价自然高不了。

    老人家抱着希望地问道:“二十万?”

    马阳坤摇头,不紧不慢道:“两万。”

    “两万.....?”老人家抱着自家的古董有些颤,怎么可能只值这么点钱呢?

    听了这话,他是真的觉得急了。

    古董这行水太深,稍有不慎就是赔钱买卖,老人家不懂古董,也没有任何门路,只能把这瓷瓶当成最后的救命稻草。

    凑热闹的人饶有兴致地聚在店里,听着马阳坤玄乎的说辞,大有几分今天可算开了眼,见到了真正的好东西,不虚此行的意思。

    后续的事也没什么看头,各行各业都有行规,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则是看门道。

    不知怎么,何漫舟又想起了父亲。

    以前她在碧云街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每每在父亲阻拦下,她还是会跑去戳穿替苦主做主,不过老何却是不同意她的做法。

    他说古董这一行,只要不违法,还是得少管闲事。就拿今日的事来说,若是她和老何一块见到,老何定然会告诫她,这位老人家被骗,只能说他眼力不够格,花钱买教训,对于半只脚都没踏进水里的人来说,也不算是件坏事。

    更何况马阳坤不是善类,随便出头会给自己平白惹上麻烦的瘾,还是独善其身的好。

    何漫舟低下头,她再看了前面一眼,老何在的时候她不听话,做事都是凭自己的心意,现在他已经不在了,自己应该听话一回,别再惹事了。

    这样想着,何漫舟转过身,就此准备离开了。

    “老板......我想卖,只是......你真的只能两万收吗,哪怕再多添点呢。老板,我家里是真有难处啊,我孙女还在医院里头,两万块钱不够啊,你再添点......成吗?”

    “嘿,您这话说的,谁家里没点难处,会想到要卖传家宝啊?”

    马阳坤嗤笑了一声,眼看着老人家的脸色游移不定,说得更起劲了。

    “你就别犹豫了,我就这么跟你说吧,你这是遇到我了,白跟你讲了多么多,都没要鉴定费。要是你把这物件拿去白玉楼,这宝贝就是不卖,都得不少钱花出去。说句不好听的,要是再往前走个几百米,进了那古玩城,还不知会被坑成什么样,自己想想吧。”

    这番话落下之后,李老的脸色彻底苍白了。

    两万不是大数目,连他孙女医药费的零头都凑不上,老人家着实没有想到自己祖辈当做宝贝的瓷瓶居然这么不值钱,显然有些慌了神,满眼尽是走投无路的绝望。

    这场心理战还没有结束,马阳坤毫不留情地继续补刀。

    “要不是我心眼好,都未必愿意收这东西,过了这村没这店了。你要是不信,大可以去古玩城里转转,只不过你再来找我的时候,咱们可就不是这个价了。”

    “老板,你再瞧瞧,我孙女得了糖尿病,家里的钱真的不够了......哪怕我卖了农村老家的房子,也得需要周转的时间啊。医院那边说了,今天再不交费用,就只能停药了,糖尿病停了胰岛素是得出人命的啊......”

    “哟,我都给你讲过了,这瓷瓶是赝品,要不是做工不错,我都不乐意收。”

    “五万......不成,三万......”李老嗫嚅道,“我走之前跟我孙女说了,一定会回来的,等我回来,她的病就有救了,孩子还在等着我呢,我不能让她失望啊......”

    “你这人真有意思,要不是看你可怜,我何必帮你?”马阳坤嗤笑一声,“占了便宜还不算完,要不你还是另寻高明吧.....老大爷,请您出门左拐,这生意我不做了。”

    何漫舟原本已经要走了,听了老人家的话,她终究还是停了下来。

    那一瞬间,何漫舟心里浮现的是老何的身影,记得他走之前说,他会平安归来,还会参加她的画展,让女儿不要担心。

    可是,何盛却再也没有回来。

    .......

    “您老人家都说了,你的孙女可正在医院等着救命钱呢,糖尿病可是缺不了胰岛素的,那玩意儿一旦断了就是要了命,你确定不卖给我,非要去那边碰碰钉子?”

    而那边,马阳坤边说他的手指往巷子口遥遥一指,正是对着几百米开外,那处横亘在巷子口三层高的古色古香的大楼。

    要是真有好信儿的出门看看,就能瞧见霓虹灯之下黑底金字的牌匾。

    ——白玉楼。

    白玉楼是这古玩一条街上最知名的古玩城,在z市知名度相当高,对外出售的古董样样都是市面上的精品。而除了那装潢华丽的古玩城以外,白家还有自家的拍卖行,在行业内的影响力不容小觑。

    与白玉楼的知名度成正比的,正是他们的好口碑,谁都知道白家做生意讲究诚信,童叟无欺,闻名遐迩,来往间买的就是权威和放心。

    当马阳坤的话音落下,看热闹的人中有那么几个半知半解懂行的,就开始四下议论了。

    “要我说啊,这么好的物件,不如去白玉楼鉴定一下?”

    “哟,理是这么个理,不过白玉楼长眼可不便宜,要是这东西不值钱,岂不是白白浪费人民币,那可亏了本喽。”

    听了三三两两的议论,老人家看了一眼前面的白玉楼,光是看着那豪华的建筑外观,他就没有接近的勇气,只是低低叹了口气。

    马阳坤的话就像是钉在他心里的钉子,围观群众的话,则是不断在火上浇油。孙女正在病房里住着,每多一分钟,就是多一分的风险,要是真的停了药,人就真的救不回来了。

    两万块钱虽然少,可是也聊胜于无,哪怕能多撑一天。

    哪怕一天......那也是好的啊。

    这样想着,李老已经有心要把这瓷瓶递过去。

    可他的手才将将举到一半,就被一只白皙漂亮的手轻轻按了下来。突如其来的变故之下,老人伸出的手收了回来,到了嘴边的话也跟着咽了下去,反倒是那个女孩子先一步开了口。

    “马老板,你这有点抹黑同行了吧,我真是听不下去了。白玉楼的鉴定费贵不贵是后话,人家至少不卖赝品,也不会说假话骗人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