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山水密码 > 第四章 变故
    马阳坤冷笑了一声,言语间尽是露骨的威胁。

    “还有你,老人家,你这瓷瓶不论真假,就值两万,出了这个门,可能两万都买不到了,我这句话放在这里,你信不信?——就比如,今天你回去的路上,一不小心把这瓷瓶弄碎了,一堆碎片能卖几个钱,您老人家想打听一下行情吗?”

    这样的变故让李老慌了神,他看着马阳坤,声音有些断续:“你这人......还想要强买强卖不成......你不讲理啊。”

    “哈哈哈哈,我就是强买强卖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啊?”马阳坤肆意地笑出声来,彻底摆出了流氓嘴脸,“再说了,这也是你逼我的啊,我刚刚和你讲理,吐沫星子废了那么多,你却不肯跟我做生意,这怨得了我吗?”

    突然发生这样的状况,店里看热闹的人都愣住了。

    马阳坤的架势太过骇人,谁也不愿意因为萍水相逢的人得罪地痞,那些胆子小的不想惹事上身,很快出门离开了。留下的几个好奇心爆棚,也仅仅只是在看热闹,没有出手的意思。

    而处在风暴中心的何漫舟,却没有什么害怕的意思。古董行业鱼龙混杂确实不假,不过在圈子里耍这种行为的人她还是第一回见,之前那些被拆穿的,大多还会笑着走了,很少有人会这么死缠烂打。

    毕竟这圈子真真假假分不清,端看各自眼力。

    “你要是敢动李老的瓷瓶,就不怕我们报警吗?”

    “报警,好啊,”马阳坤很无所谓地笑了笑,“那你可以试试,看看有没有用啊。”

    老人被马阳坤的流氓嘴脸吓到了,他着实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遇上这样的奸商,一时间有些乱了阵脚。

    何漫舟心里觉得麻烦,甚至忍不住开始脑补那些乱七八糟的后续,但更多的只是觉得马阳坤很无聊——生意做到这个份儿上,也算是给整个行业丢人了。至于害怕,却是没有多少。她有底气,这条街她认识的人多了,根本不会被马阳坤的这番唬人架势真的吓到。

    却就在这时候,突如其来的话语声打破了过分的沉默。

    “马阳坤,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你怎么连点职业素养都没有呢?”

    走进门来的是一个模样端正的男人,他身影清瘦修长,穿着得体的西装,立起的大衣领子勾勒着轮廓,气场不容小觑。

    “今天多管闲事的人可真多,你又是哪来的......”

    马阳坤还没看清来人是谁,骂声就已经从唇畔溢出来了,可是当他对上了董楠的目光,后半句便被急急咽了回去,脸色表情也来了个急转弯,赶紧变成了笑。

    “董特助......你怎么......嘿,这是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啊。”

    马阳坤在碧云街混了这么多个年头,眼力还是有几分的,他只是扫了一眼,便认出半路杀出来的这位,正是跟在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白家当家人身边的特别助理,董楠。

    他就是再怎么使手段,也不敢把主意打到白亦从的身上。

    平日里马阳坤虽然借着白玉楼的名号扯皮,不过是想着天高皇帝远,人家白老板忙得很,整日里都在跑各大拍卖会、展品节,压根很少来z市,也没工夫管这些小事情。

    这会被正主撞上了,他就真的傻眼了。

    董楠没理会宛如见了鬼的马阳坤,而是朝着何漫舟伸了伸手。她没多做思考,赶紧把手中的鼻烟壶递了过去。

    “马阳坤,你卖假货糊弄人,强买强卖威逼利诱,古董行业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怎么,需要我亲自替你处理么?”

    虽然猜不到董楠为什么忽然出现在这里,但就是借马阳坤几个胆子,他也没有继续死犟下去的勇气。

    他快速整理着自己的情绪,尴尬地笑了一声:“顾特助,这是哪里的话,我店里的小事哪用得着麻烦你啊。”

    “没事,我不怕麻烦。”董楠的目光在马阳坤的脸上扫过,然后点了点表盘,把方才马阳坤的话回赠过去,“还有十分钟,鉴定专家和派出所的人就会过来,麻烦马老板在这静候一会了。”

    听了这句话,马阳坤彻底变了脸色。

    他这店里的东西真假混着卖,因为背后有些门路,在这一片没有人会为难他。可是一旦白家出面,就是马阳坤有天大的面子,也没办法把事情兜回来。这无疑于踢到了铁板上,毫无回旋机会。

    一旦事情闹大,失了颜面事小,光是巨额的罚款就会让他吃不消,这样想着,马阳坤的凶狠嘴脸彻底褪去,近乎于讨好地对着董楠堆笑道。

    “今天这事是我办的不地道,就这么算了吧,董特助。”

    “算了?”董楠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不紧不慢道,“以前的事白家可以不管,不过今天的事,就不能便宜你了。”

    说完这些之后,董楠没有理会马阳坤越发难看的脸色,转过头看向何漫舟。

    “何小姐,这些事情我们白玉楼会解决,你不必担心。”

    “好......谢谢。”

    何漫舟点了点头,心里却有点犯嘀咕,她和白玉楼的老板没有任何私交,之前也不止一次听老何说,他是个很不近人情的人,怎么这次居然如此好心,还会让助理过来替她解围呢?

    不过这样的诧异一闪而逝,没有问出口的必要,就被咽了回去。

    马记古玩的僵局被董楠很快处理掉了,不论是肃清古董圈子里的不良风气,还是马阳坤在背后动手脚的事情,都被雷厉风行地解决了。这样兵不刃血的手段完全可以看出白玉楼的强势与能力。所谓的地头蛇嚣张跋扈,不过是因为没有惹到真正惹不起的人而已。

    眼看着马阳坤受到了惩罚,旁边围观的人们看着何漫舟的眼色都变了。

    “姑娘,我孙女现在就在医院住着,我是真的没办法,走投无路了才舍得卖这个宝贝,没想到还遇到这样的事情。亏得你眼力好,心眼也好,要不然我肯定会被骗子给坑了......你能不能陪我在这碧云街逛一圈,把这个瓷瓶卖了,你要是看中了什么,我替你买下来也好啊。”

    这番话那位老人没说透,可是明眼人都听得出来,他这是信不过旁人,又看出了何漫舟有些本事,不惜给她好处,也想要把人留下来。

    这碧云街物价浮动很大,下至十几块的小石头,上至叫价上万的古玉,可谓都是应有尽有。与其说是单纯找个行家陪同,还不如说他是除了何漫舟以外,谁也不愿意相信了。

    何漫舟微微笑了笑,精致小脸上浮起一对小酒窝。随着这一丝笑意,她清秀的五官更加鲜活起来,她摇了摇头。

    “抱歉了李老,我得赶着去加班呢。古玩看眼缘,至于眼力,这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您看不准人很正常,没有被骗就好啦。”

    看着何漫舟模样,老人却尽然是局促不安,很快又再问道。

    “姑娘......那这瓷瓶......”

    这瓷瓶关系到孙女的性命,才是老人真正担心的事情。

    何漫舟的目光微微转了转,停在了旁边的男人身上。这瓷瓶价值太高,一般的商铺收不起,而财大气粗的白玉楼,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这瓷瓶是顺治年间的青花人物纹瓶,直筒身,腹壁绘人物,是民窑精品。至于色泽浅淡,釉彩与瓷壁略厚,笔触有晕散,都是顺治年间淡蓝青花瓷的独有特色,这不是工匠手艺的问题,而是货真价实的珍品,市价少说也得八十万。”

    说到这里,何漫舟的语气微微一顿看着董楠。

    “别的商铺我不敢说,不过白玉楼家大业大,左右都是拿得起这笔钱的。至于具体给出多少,就看当家人的眼力和财力了......是不是啊?”

    这番话,何漫舟有两层意思,一方面,她点出了董楠的身份,是给李老指路,告诉他应该找谁。而另一方面,她把瓷瓶的底价交了出来,也是在给老人家一颗定心丸。

    对此,董楠心领神会,他朝李老一颔首,顺着何漫舟的话说道:“她说的没错,这瓷瓶白玉楼可以收,具体价钱鉴定之后再谈。”

    李老被骗怕了,还是有点不安心:“我这次心里有数了,少了我可不买啊。”

    “白玉楼做生意光明正大,您大可以放心。”董楠回答着老人家的话,目光却是瞥向何漫舟的方向,“我们老板从不骗人,如果真如她所说,这瓷瓶是顺治年间的正品,那就是底价不低于八十万,物有所值。”

    无声的交锋告一段落,眼看着问题解决,李老彻底放心下来。

    何漫舟转身要走,却被拉住了袖子。

    “姑娘,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我现如今手里头紧,也没得什么钱,哎......不然你给我留个联系方式,等着瓷瓶顺利出手了,我好给你些钱啊。”

    “你这是救命钱,还是留给孙女用吧。至于感谢我,等你孙女病好了,欢迎来天问堂博物馆看看,虽然规模比不上省内大博物馆,也能让你不虚此行就是了。

    “天问堂博物馆......姑娘,你在博物馆上班?”

    “对,老城区六号胡同紧里边儿,”何漫舟弯着眼睛笑了笑,打趣说道,“欢迎参观游览,提我......提我门票也不会打折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