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山水密码 > 第八章 祭祀
    那是热得让人心慌意乱的烈日艳阳。

    吹刮不停的黄沙呛在口鼻里,鼻息间充斥着烟尘味道。何漫舟微微眯着眼,抬头时阳光晃得她眼睛发疼,带着金边的阳光在漫无边际的沙漠投影下炙.热的光源。

    这安静的沙漠只剩下扰人的风声,就像是要把人烤熟了一般。

    何漫舟四下张望着,机械性地朝前走着。

    她的喉咙干渴得厉害,嘴唇也因为过度缺失而龟裂起皮,运动鞋薄薄一层胶质鞋底根本无法隔绝烤得炙.热的沙子传递的滚.烫,每走一步都犹如在烧热的油锅中求生。

    双腿已经不听使唤了,促使她前进的,只剩下了意念和本能。

    在她前边是一个模糊的身影。

    何漫舟一路跟了过去,她看到黄沙渐渐凝固,天光骤然大盛。绿洲的尽头浮现出虚幻的海市蜃楼,巍峨的宫殿在漫天黄沙中平地而起,那古老而神秘的建筑带着历史未曾记载的风格,又隐在被大风吹刮的黄沙之中,显得虚幻而缥缈。

    圆顶的高塔耸立在云端,白色砖瓦铺就的小道渐渐变得开阔,视线所及的正中央是象牙白的水池,四溅的水花折射着阳光,喷泉周遭的岩壁也变得湿.润起来。

    无数少女身穿白色的纱幔,分成左右两排朝前走着。

    她们赤.裸的双足挂着金色的铃铛,随着蹁跹步伐发出清脆悦耳的回响声,直垂而下的长袍包裹着姣好的身型,一直盖到了脚面。堪堪垂在腰间的黑色长发编着细细的发辫,发梢坠着鎏金流苏的头饰也带着小铃铛,举手投足之间都透露着说不出的圣洁与优雅,好像将黄沙之中的流云都裹在了身上。

    虚幻之中像是回荡着神秘的诵经声。

    那些少女两两并肩前行,又在水池前分开,一圈又一圈地绕行着,像是在进行某种无据可查的神秘祭祀,洁白的面纱遮住她们的面容,垂在纤瘦的肩膀上,只露出一双双美丽而空洞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紧盯着前方。

    何漫舟怔怔看着海市蜃楼中的景象,前方那个她一路追逐的黑影也停了下来。

    理智告诉何漫舟,此刻应该立刻追上前去,可是她的双脚就像灌了铅一般,完全不听使唤,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她眼看着蜃楼中的景象几经变化,白袍少女们捧着手中的净瓶,神色肃穆而庄严,纷迭而至地盛起了喷泉中的清水,又从一旁拿起半截树枝,近乎于虔诚地叩拜。

    诵经声越发浩大,当最后一位女孩也完成了这样的仪式,所有人都跪在通天高塔前方,翠绿色的树枝插在金属制的瓶子里,又被女孩子们纤细的手指捻起,沾取的清水顺着叶脉滴落,不紧不慢地淋在地上。

    所有人都在机械化地完成这样的动作,诵经声伴随着少女们的吟唱,敲击金属的清脆回响声越来越快。直到金色光芒顺着通天塔顶蔓延而下,巨塔的外围雕刻着奇怪的符号,像是某种无从记载的文字,就那么被光芒一点点被激活了。朝圣般的少女们虔诚地抬起了头,她们双手朝上跪在地面上,像是等待降世的神祗。

    那是人类无法想象的神秘文明。

    不知为什么,何漫舟感受到了莫名的恐惧,那种空洞感让她的头皮发麻,她想上前几步把追逐着的黑影拉回来,可是却只能呆立在原地,眼睁睁看着他朝着蜃楼的方向一步步走去,连头都不曾回过,直到彻底淹没在一片虚幻之中。

    海市蜃楼的景象还在变化。

    在光芒最盛的那瞬间,那座直耸云霄的通天塔却忽然崩塌了。不过转眼之间,肃穆的祭祀彻底崩盘,铺天盖地的黄沙吞没了眼前的景象。那些依次跪在喷泉旁的少女们错愕的抬起了头,虔诚的目光逐渐演变为恐惧。

    沙砾掩埋了目之所及的一切,这样的变故太过突然,以至于所有人都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倾倒性压下来的沙暴彻底掩埋。

    诵经声还在回荡着。

    隔着海市蜃楼虚幻的雾气,何漫舟看到刺眼的金色光芒之中,渐渐浮现出一个缥缈的身影,那位身裹纱幔的女人从通天塔的废墟上走了过来。她赤着脚款款走过遍地枯骨,一片迷雾笼罩着她,而在她的身后,则是沙暴凝聚而成的千军万马,战马扬起前蹄无声嘶鸣,手持长矛与利剑的卫士站在她的身边,如同守护着尊贵的神。

    就在这个时候,那女人忽然抬起了头。

    她锐利的目光透过了重重黄沙,瞳孔透着淡淡的碧绿色,不过只是惊鸿一瞥,却让人感受到了深.入骨髓的恐惧感。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

    何漫舟无法用语言形容,她只觉得那一瞬间,恐惧感是从灵魂深处透露出来的。

    极致的圣洁背后,居然蛰伏着邪恶的魔鬼。

    ......

    不知过了多久,幻境终于彻底消失了。

    何漫舟眼看着自己一路追寻着的黑影黯淡下去,连同掩盖在黄沙之中的宫殿,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海市蜃楼也破碎在半空中,再看不到任何画面。取而代之的,是不知从哪里传来的断续话语声。

    老何的声线一如既往的温润而克制,在沙漠中一次次回响着。

    “小舟,回去吧,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走吧......”

    何漫舟的嘴唇碰了碰,正要说些什么,可是还没等她做出任何反应,画面忽然开始逆转,周遭的景象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黄沙之中盘亘出纠.缠错落的藤蔓,就如同干枯的鬼爪一般,紧拽着何漫舟的袖口,撕扯着她跌入未知的深渊之中。

    黑色的泥沼淹没了她的双腿,不断拉扯着她下坠。

    周遭是泥泞的雨水味道,混杂着腐败泥土的腥臭,她的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树林,惨淡的月色透过错落的枝叶照射下来,留下毫无生机的一抹白。

    那是一条静寂的小路,曲曲折折的,像是没有尽头一般。

    何漫舟机械性地朝前走着,雨越下越大,小径也越发荒芜。不知过了多久,前边隐约展现出一个古朴而破旧的庙宇。

    红砖黛瓦在年岁的洗礼之后变得倾颓破败,墙壁上的彩绘已经看不出轮廓,只剩下诡异而错落的线条纠.缠在一起,像是记载着某个特有的年代留下的不为人知的历史,让人不得不敬畏,又从骨子里透露出恐惧。

    又或者,所有的恐惧都来源于未知。

    淅淅沥沥的雨水顺着黑色屋檐的棱角一点点滴落,在土地上留下泥泞的坑洼。老何站在庙宇前,他的大半个身子隐在夜色里,只剩下影影绰绰的轮廓,何漫舟明明看不清他的神色,却莫名觉得,他此刻的表情是带着寂然的悲悯。

    雨水声带着催眠般的蛊惑。

    何漫舟想要过去,可是倾盆而下的雨幕像是隔绝了一切,她无法再向前一步,只能看着何盛的身影渐渐变得扭曲,整个人都透着不真实感,就像刚刚破碎在海市蜃楼中的虚影一般,那么一点点的淡了下去,直到最后彻底消失在她的眼前。

    梦魇一般的声音止不住地在她的耳边回荡着。

    那是考察队几位成员的话语声,他们诡异地低着头,绕在何漫舟的身边,低声呢喃如同催命的诅咒,没有一刻停息。

    水声越来越大,他们的声线也越来越急。

    最后几句尾音破碎在嘶哑的呢喃里。

    “丫头,我们去找了,可是坞城的山路太不好走,又赶上大暴雨......你爸执意要上山,谁也不知道他是生是死,我们找了几天,一点线索都没有,再等下去也是徒劳。”

    “没办法,人真的救不回来了,不知道老何去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哎......你就当那是天葬,入土为安了吧。”

    “找不回来了,放弃吧,放弃吧......”

    浩大的喧嚣声中,那些模糊不清的人影也变得不再真切,水声带着催眠般的蛊惑席卷而来,将越来越模糊的身影彻底掩埋。藤蔓缠绕这何漫舟的双腿,将她拖入了深不见底的泥沼,破旧的寺庙越来越远,泥水漫过她的胸口和脖颈,剥夺了所剩无几的空气。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何漫舟又隐隐听到了那句。

    “小舟,回去吧,别来,别来了......”

    ......

    “姑娘,是这栋楼吗,到了啊?”

    的士师傅的声音惊醒了循环往复的梦魇,虚幻的景象告一段落。

    何漫舟揉了揉太阳穴,缓缓睁开了眼睛。

    路灯昏黄的光线透过车窗,在她的清秀的脸颊上投下淡淡的光晕,一整天的劳碌让她此刻看起来有些疲惫,就连那双灵动的大眼睛都显得心事重重,刚刚的梦魇更是让她的额头渗出一层薄薄的冷汗。

    她用几个呼吸的功夫整理好思绪,开口的时候声线带着一点哑。

    “好,师傅,多少钱?”

    “三十。”

    的士师傅扬了扬下巴,指向计价器的方向,目光却在何漫舟的身上扫了又扫,趁着她找钱的时候,这位热心肠的老大哥就忍不住开了口。

    “姑娘,我看你刚上车没多久就睡着了,也没好打扰你,怎么着,做噩梦了?”

    “没事......可能是最近太累了。”

    “要我说啊,这就是加班累的,你瞧瞧,这都十一点多了,人还没到家呢,这哪行啊。你们小年轻工作起来太拼,都不懂得照顾身体,耗得都是心血,以后有你们后悔的。回去赶紧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一觉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何漫舟微微一愣,这才扬起唇角笑了一下。

    随着这一抹淡淡的笑意,她的脸颊上浮现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一路上的阴霾也冲淡了不少,她随手理了理垂落下来的发丝。

    “我知道了,谢谢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