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山水密码 > 第十九章 合作
    白亦从的话一针见血,让何漫舟从情绪失控的边缘迅速冷静下来。

    何漫舟心说,我怀疑你不是应该的吗?不过秉持着伸手不打笑脸人的态度,哪怕是心里真是这么想的,她也尽力表现得态度良好,那双清澈的眼睛定定看着白亦从,笑得人畜无害善良明媚。

    “你说的是哪里的话,我只是想知道,我父亲的下落。”

    “没事,我能理解,也不介意,你可以直接承认。”

    白亦从自动无视了何漫舟显而易见的谎言,轻描淡写地拆台,继续说了下去,“在调查我之前,这本笔记能给我看看吗?”

    何漫舟:“......”

    拜托,能不能稍微配合一点?你这样我很尴尬啊。

    而且你不是在问行不行吗,直接动手就拿是几个意思啊,朋友?

    虽然用的是询问语气,白亦从却没有询问的意思,在打了声招呼之后,他从茶案上拿起何漫舟推过来的手札,动作没带一点犹豫。何漫舟连阻止都来不及,想要拦一拦的手才举到一半,就又讪讪重新放在身边,只得看着白亦从打开扉页,不紧不慢地翻阅起来。

    他看得很仔细,没有错过何盛写下的任何一个字眼,

    两幅以假乱真的山水画背后的谜团,在坞城那段行程的诸多细节,就这样开诚布公地展现在白亦从的面前,解释着他想不通透的那部分怀疑,也带来了更大的谜团。

    长久以来困扰着他的梦境,那些猜测和疑惑,都得到了证实。

    同行的那个男人叫老何。

    老何,何盛。

    何漫舟。

    所有破碎的线索终于开始连接起来了,记忆中那扇紧封的大门拉开一道缝隙,梦境中没有头绪的片段,都断断续续拼接上来,噩梦之后像是有一团化散不开的黑色浓雾,从记忆深处弥散开来,将白亦从的理智覆盖。

    偌大的会客厅很安静,好像有个诡异的声线在白亦从的耳边回响。

    “你以为,这些事情躲得过吗?”

    时隔一年,命运那双无形的手再次从虚空之中伸了出来,撕扯着白亦从坠入深渊之中,即便是记忆本能性地保护着他,让他不再去深究背后遗忘的始末,被冠以“宿命”标签的诅咒还是在纠缠着,不会留下一丝一毫的喘息空间。

    很多事情,有始便不可能无终。

    .......

    而此刻,何漫舟坐在白亦从的对面,看着他压低的眉峰和越来越沉重的脸色,不由得开始陷入了深深的反思。

    在漫长的沉默之中,她终于冷静下来,沉痛地感觉到刚才的言行反应有点过于上头,以至于现在的局势发展逐渐不受控制,完全被白亦从牵着鼻子走了。

    太莽撞了。

    今天本来是来试探白亦从口风的,可是现在一点有用信息都没问出来,反倒把老何的情况都讲给了人家,甚至连那本可以称之为绝密的手札都到了白亦从的手里。

    明明拿着这些证据,才更有威慑力嘛,怎么能都直接拿给他看呢?

    要不是担心继续做那些解放天性的行为会让自己看起来更加不靠谱,她真想狠狠敲一下脑袋瓜:“你都在想什么呢,能不能动点脑子啊!”

    过了半晌,白亦从合上手札放在一旁,抬起眼眸直视过来。

    “笔记中的人是我。”

    听到这句话,何漫舟微微一愣。

    她心说,白亦从这是什么操作,明明几分钟之前,他还在矢口否认吧,怎么现在承认得这么痛快,不嫌打脸吗?

    “这个笔记怎么来的?”白亦从的语气淡淡的。

    “什么?”何漫舟问道。

    “笔记,你说这是你父亲的手札,他留给你的?”

    何漫舟不明就里地点了点头,又很快反应过来,飞速摇了摇头。

    “没听明白?”看着何漫舟迷糊的样子,白亦从瞥过一眼,言简意赅道,“你刚刚说了,你父亲失踪一年有余,既然有证据,为什么现在才开始调查?”

    “我是昨天才拿到这个笔记的......”何漫舟才解释了一句,语气就顿住了。

    这种时候她可以选择不说实话,随便用三言两语把这些事情搪塞过去,毕竟在对方不知底细的时候,说得越多便越是容易出错。她也可以选择跟白亦从交实底,先一步交付出信任和示好。作为当年的当事人之一,或许告诉白亦从这些线索不是什么坏事,还能快速获取他同等的信任,这一切全看何漫舟怎么选择。

    不知为什么,何漫舟近乎出于本能的,就选择了第二种。

    全然忘了自己不久之前还在怀疑白亦从,质疑他可能是导致老何失踪的帮凶。

    “天问堂博物馆在进行年检嘛,昨天我在青花云龙兽耳瓶里发现了这本手札,这件事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很奇怪是吧,他失踪一年了,我掘地三尺都找不到的手札突然出现了,到底为什么这本笔记会出现在花瓶里,我也没想明白。”

    “好,我知道了。”

    白亦从简单应了一句,之后便是更长的沉默。

    他坐的角度有些逆光,从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尽数映在背后,让他的轮廓完全笼罩在光影里,宛如墨色的剪影一般,锐利而神秘。垂下的额发遮住白亦从眼底的情绪,那张清冷而锐利的脸把微表情藏得很好,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心思,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何漫舟看着白亦从,忽然觉得他像是从阴霾中走出来的人。

    他浑身上下都笼罩着雾气,灵魂深处是带着神秘的黑色,眼眸里是终年不化的冰雪。他的漠然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正因为对任何人都怀有防备,才把自己活成了一座孤岛。

    老何怎么会想要跟这样的人合作呢?或者换句话说,白亦从真的愿意跟别人合作吗。

    可是还没等何漫舟想出个所以然来,白亦从低沉的声线便勾回了她的思绪。

    “你想怎么办?

    何漫舟被问得一愣,一时之间有点摸不清白亦从的意思,只是递过问询的目光,好像在无声地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短暂的会晤之中,白亦从对女孩子的理解能力有了初步认识,也不指望着她能通过脑补体会出什么有用信息来,干脆把话说得更明白一点。

    “这本手札,还有你父亲的事,打算怎么处理?”

    “我当然要调查了,”何漫舟这回听懂了,当即不假思索应道,“那可是我爸,我能不管他吗,哪怕只有一丁点的希望,我都必须查下去。”

    “手札的内容你看到了,神女的战衣,神秘宝藏......这背后的事情很复杂,你确定你能调查得了,或者说,你做好承担这些的准备了吗?按照笔记里的意思,你父亲不希望你调查这些,出于保护也好,有其他的缘由也罢,这摊浑水你没必要淌。”

    白亦从的话不轻不重,让何漫舟短暂沉默了。

    在来白玉楼之前,她预想过今天会经历的种种状况,那些隐晦的江湖传闻以及她对白亦从的合理推断,怎么看这位白老板都不是省油的灯,说白了,何漫舟甚至连他到底是友军还是敌人,都尚且分不出来。

    毕竟,种种线索整合到一起,怎么看他都很难把自己摘得干净。

    何漫舟知道,不论是能力、心机还是手腕,自己跟白亦从都不是一个量级的,要不是真的走投无路,也不会如此唐突地登门拜访。至于白亦从此刻的话,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人家这是在搪塞她了。

    可即便知道这是搪塞,何漫舟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老何是我最重要的人,我跟他嘻嘻哈哈没大没小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说真的,我从没想过他会失踪。一年过去了,我还是没办法......没办法接受这件事情。现在终于有了线索,不管查下去会遇到什么,我都必须要查......之前不论我遇到什么事,闯了多大的祸,老何都从来没有放弃过我,所以即便是再危险,我也不能放弃他。”

    何漫舟低低叹了一口气,茶水的雾气氤氲着她的神色。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总觉得,老何没死......只是被困在一个大家都不知道的地方,没人找得到他,也都救不了他。时间拖着我们放弃,就好像这样可以粉饰太平,伪装成一切都像没发生过一样。但是不行,好端端的人不见了,怎么能当成没发生过,老何在等着我去救他,要是连我都不要他了,就真的没人可以救他了。”

    何漫舟的声线放得很轻,却带着难得的慎重。

    白亦从进行了最后的确认,目光在女孩子的脸上停了几秒,把她全部细微的情绪都看得透彻,才淡淡收了回来。

    “好,我会帮你。”

    “什......什么?”

    刚才的话题有点沉重,何漫舟一股脑地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尾音里的伤感还没有散去,就被白亦从的一句话尽数逼成了难以置信。

    她直勾勾地看着对面的男人,他语气平淡,神色更是平淡,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以至于何漫舟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了,如果不是自己的理解能力有问题,那一定是白亦从的精神出现了问题,这个人也太善变一点了吧,双重人格吗?

    刚刚还是那副一问三不知,恨不得立刻把何漫舟扫地出门的态度,怎么现在又变成“会帮你”了。

    好家伙,这是在坐过山车啊?

    “我会帮你,有问题吗。”好像看出了何漫舟的疑惑,白亦从把方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你想调查何盛的下落,我也一样,目的相同,可以合作,我乐于给你帮助——怎么,不需要?”

    对于这种送上门来的好事,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即便是再怎么怀疑也都是后话了,何漫舟赶紧点了点头,上演极限变脸。

    “没有,没有......”

    她迅速收起了眼底的疑惑不解,那双大眼睛笑得弯生生的,就好像刚刚跟白亦从横眉冷对差点吵起来的人不是她一样。

    “白老板,我就知道你心善,是个能成大事的人。我刚刚还在想,我们同在古董圈子,保不齐就会有机会合作。谁知道咱们一见如故,好事就这么来了——要说啊,人与人之间充满着缘分,这就是择日不如撞日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