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苗有不可言 > 第46章 铁憨憨配硬核妹
    在万达吃饭的某个晚上,何苗和程锡东在一起被程锡东的同事撞个正着。

    程锡东下意识第一个动作就是猛的把搂着何苗的手给收回来,和何苗保持好社交距离。

    “你也来吃饭啊。”

    何苗“识趣”的往边上站了站,不妨碍人家叙同事情。

    她开始不住地偷瞄程锡东的这些同事们。

    外卖三兄弟色的冲锋衣,清一色的无框眼镜,配上三个头顶稀疏的大脑袋,何苗瞬间觉得程锡东帅的惨绝人寰。

    这么一看,程锡东的发量还是可观的。

    四个人也只不过是寒暄式的打打招呼,很快就结束了。

    程锡东小跑过来,追上何苗,重新又搂过她的肩头。

    何苗不乐意了,拍掉程锡东的手。

    “怎么啦?”

    何苗冷着脸不说话。

    “怎么不说话呀?”

    上了车之后,何苗才表达自己的不满。

    “你跟我在一起,看到你同事跟被捉了奸是的,这么心虚干嘛?”

    “不是啊,就是觉得影响不好。”

    “怎么就影响不好了,我们是正式交往,你也正式表了白的,又不是地下恋情,就不能大大方方的吗?好像我见不得人一样。”

    程锡东百口莫辩。

    其实他只是单纯的认为谈恋爱是私人的事。

    他办公室的同事也都知道他是有女朋友的。

    只是真到了要他正而八经的介绍何苗的时候,他无所适从。

    他习惯了自己一个人很久了。

    何苗作为一个新的个体融入他的生命里,作为他的另一半出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他还没完全准备好。

    没过几天,程锡东要何苗跟自己去一趟扬州。

    古人说烟花三月下扬州。

    虽然已到了六月,扬州还是个很吸引何苗的地方。

    程锡东要何苗跟自己出席大学室友的婚礼。

    算是第一次,让何苗以他女友的身份进入他的圈子。

    何苗兴高采烈,跟自己的领导请了半天假,周五就出发,跟着程锡东的车飞奔在开往扬州的高速上。

    出发了,高架上人也不多,也没有堵,一切都很顺利。

    何苗摇下窗户,右手伸出窗外,感受着凉爽畅快的风从自己指尖划过,心神飞扬。

    但是快到他们在美团上订的酒店附近的时候,刚巧赶上小学放学,扬州本来就小,路也不宽,还要被家长前来接孩子的车占去一半路面,程锡东的车子就这么在酒店附近的一百米,边找停车场边被堵的死死的,斯文如他也开始频频爆粗口。

    何苗都开始怀疑他有轻度路怒症了。

    就像煤老板。

    何苗机缘巧合之下,也坐过几次,他的小白车。

    煤老板如是平时是多么的唯唯诺诺的人,一上车就“我tm,woc,去年买了个表。”

    脏话粗口满天飞,根本不管何苗这个女同胞还坐在后面。

    何苗是真怕这个时候,程锡东因为情绪失控,猛踩油门,撞到路上的行人。

    她突然伸出左手,像安抚小狗一样,一遍一遍,从头到背轻抚着程锡东,这个原理跟给动物顺毛是一样的。

    “乖呀,乖,没事的,没事的。”

    何苗边有爱的抚着,别耐心地出声安慰着。

    “到底在哪啊!”

    程锡东拍着方向盘,突然“凶神恶煞”得发狠起来。

    “不要急,不要急,很快就找到啦。乖啊,姐姐陪着你啊。”

    程锡东此时虽然心烦,还是突然笑了。

    “哎呀呀,笑了就好,开心就好,不要生气啦。”

    何苗在乎的是程锡东开不开心。

    程锡东在何苗的一遍遍安抚下,跟酒店又打了电话确认,20分钟后才停好车下来。

    所以说急躁也没有用,不如稳住心神,耐耐心心。

    心态好的,人活的还长久一些。

    放下东西,洗把脸,两个人就急匆匆去赶饭局了。

    宿舍几个好久没见面了,想要在老大结婚前一天,先约着一起出来见个面,吃个饭,叙个旧。

    何苗当然要陪同。

    到地方是个小包厢。

    桌子上已经坐了七八个人。

    看到程锡东他们进来,都热情地招呼着,让坐在自己身边。

    “锡东,可以啊,女朋友都带来了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哪?”

    一个梳着中分头的男生调笑着。

    “看她吧。”

    程锡东看了一眼何苗,贴心的给她拉好凳子,让何苗入座。

    何苗笑的很勉强,一屋子都是陌生异性,她紧张的手心微有汗。

    “嫂子看起来不大呀,比你小多了吧。”

    另一个穿着牛仔衫的继续追问。

    “她比我小两岁,九三的。”

    “小嫂子这么可爱,怎么会看上你这个铁憨憨呢?”

    “哈哈哈哈哈”

    一屋子哄堂大笑,包厢里气氛热烈了不少。

    何苗还是有点局促不安。

    哪怕众人不再逮着她跟程锡东的事不放,而是各聊各的时候,她还是低着头,尽量保持动作幅度小一些,不让旁人注意到她。

    其实她刚进来,就注意到桌上好吃的还是不少的。

    有她喜欢的虎皮鸡蛋红烧肉,蒜香排骨,铁板牛柳,还有各色淮扬点心拼盘,刺激的她唾液分泌的越来越多。

    可是,在这个场合她要装矜持,只能不动声色的把口水统统咽下去。

    落座之后她很失望。

    她面前摆的是两盘鱼菜。

    一盆松鼠桂鱼一盘红烧带鱼。

    没有肉。

    筷子能所及的另两道菜,是清炒虾仁和清炒苋菜。

    虽然各种菜色,是摆在可以转动的圆桌上的。

    但是大家好像似乎都在忙着跟自己旁边人叙旧,不是来真正吃饭。

    别说转动这个圆盘了,连自己面前的菜都动得很少。

    何苗没人可以叙旧。

    她唯一认识的认识的程锡东,此时正跟刚进门就调侃他俩的“中分大哥”交头接耳聊得不亦乐乎。

    何苗四下无奈的看看。

    无事做可做干坐着又尴尬,最后下定决心抓起面前筷子架上的筷子,当成是事业一样认真吃了起来。

    清炒虾仁,清炒苋菜基本都被她消灭完了,桌上的其他人才零零落落抓起筷子,夹几筷子面前的菜送入口中,聊天叙旧才是永恒的主题。

    何苗发现大家都并不动那大圆盘,也就不敢多造次。

    她想要的是合群,不显眼。

    “无菜可吃的时候”,只能把筷子伸向的那两道鱼菜。

    松鼠桂鱼是著名的淮扬菜。

    苗大美女跑了好多饭店都没吃到让她竖起大拇指,难以忘怀的。

    何苗这次来了扬州算是吃到正宗的了,酸酸甜甜入口酥脆,的确,不同凡响。

    这家店的厨子手艺是真的不错。

    “何苗!”

    何苗正在嘴里“攻克”一块鱼背肉的时候,被程锡东一声吼吓了个激灵。

    “给我拿一下可乐。”

    程锡东指着何苗另一只手边的大瓶可乐。

    何苗快速的递给程锡东。

    没人注意到她的异样。

    就在刚才的电光火石之间,她“默默”地把那块巨大的鱼骨头咽了下去。

    现在她喉咙间异物感十分强烈,口水都快咽不下去了。

    这种场合要是让别人知道她被鱼刺卡成这样,不只是她就连程锡东也要跟着一起丢脸。

    她不想以后程锡东被人嘲笑,找了个没脑子的女朋友。

    然后她开始默默地尝试一切能够想到的办法。

    最简单的是喝醋润滑。

    可惜鱼骨头太大了,她把面前整整一壶的醋都喝完了,打个饱嗝都是酸醋味,这鱼骨头完全没有一点要下去的意思。

    醋喝完了,她只能想别的法子。

    桌上的大鱼大肉还没吃够呢,就先三大碗饭,把自己喂到饱了。

    坐何苗右手边的一个小眼睛听到何苗问服务员要三碗饭的时候,小眼睛跟拉了双眼皮儿一样,突然放大了两倍。

    大口吞下去三碗饭,还是毫无作用。

    何苗已经饱的不能再饱了,饭是万万吞不下了,只能暗自叹口气,掏出手机问度娘怎么办。

    度娘的答案五花八门,还有不少人亲身试法,说什么亲试有效,甚至还有人说吞鸭子的口水,何苗想想都觉得恶心。

    翻来翻去的,找到一条比较靠谱,并且当下可以立即实施的:喝可乐。

    原理跟喝醋是一样的,就是软化。

    何苗当时一心要把鱼骨头弄走,也没动脑子。

    这么大个鱼骨头,要是能那么快就软化掉的话,自己一大瓶醋都下肚了,不还是没有一点用处吗?

    她不管这些先试了再说。

    服务员过来换餐盘的时候,又小声问她要了两瓶1.25升的大瓶可乐。

    可乐上来的时候,何苗嫌弃一杯一杯的喝不够猛,直接一大瓶端起来对瓶吹,隔壁小眼睛的眼睛里都是惊恐之色。

    何苗“咕嘟咕嘟”一瓶吹完之后,几个人甚至自发性鼓掌,感叹何苗巾帼不让须眉的本色。

    程锡东没反应过来,懵懵懂懂听着四下解释的时候,不可思议的直盯着何苗看。

    有人开始起哄,让何苗再吹一瓶,何苗不好意思的站起来鞠个躬,摆摆手表示不要了。

    程锡东笑称何苗腼腆,让众人不要闹她,大家只得作罢。

    米饭加上可乐的化学作用不断在何苗的小肚皮里发酵,最后变成一连串不受控的嗝直冲喉头。

    即使是这样,何苗喉咙的异物感还是没得到缓解。

    回酒店的路上,何苗很惆怅,出来一趟竟然又这么倒霉,老天爷可能在警告她在家待着比较好,省钱省心还安全。

    程锡东知道了何苗是因为鱼刺卡喉咙之后,也在积极的寻找对策。

    当然咯,他的途径也不过是搜狗,知乎,微博,论坛了。

    最后他找到两个看上去靠谱点的办法:1.吞橙子皮。2干吞泡腾片。

    因为这两个解决办法底下都有貌似很科学的原理说明。

    何苗看着程锡东胸有成竹的姿态,还是选择了毫不犹豫的相信。

    她一直觉得程锡东比自己聪明多了,因为他的后脑和元谋人一样突出。

    何苗买了四个大橙子,又亲自在24小时便利店买了3瓶泡腾片。路上就开始迫不及待剥下皮,往自己嘴里塞。

    塞了一嘴的橙子皮还是没用,肚子倒是眼看着又饱了,何苗苦笑着比哭都难看。

    程锡东柔声安慰着,回到酒店亲自拆了一盒泡腾片,趁着何苗咧嘴准备大哭的时候,一下塞进何苗嘴里。

    何苗“咕咚”一下咽了下去,一下感觉好了很多。

    惊奇之余,抢过剩下的泡腾片又当场吞了三四片。

    程锡东洗漱完出来的时候,何苗已经“干”完了一瓶泡腾片,至少10颗。

    程锡东吓死了。

    “你,你全吞了???”

    何苗迷糊的看着程锡东,懵懂的点点头。

    “你不知道这东西直接吞,多了会胃穿孔啊?”

    何苗看着程锡东严肃的表情,吓的“哇”一下哭出来。

    “你也没告诉我,这么吃会胃穿孔啊。”

    “废话,泡腾片泡腾片,泡腾成液体才能喝,干吃没问题的话,为什么还非要大费周章泡着吃。”

    程锡东真的自责,一个没看住,何苗就搞点事情出来。

    现在何苗的注意力都在胃上,她也不在乎异不异物感的了,她现在就怕胃穿孔,内出血,想想都疼。

    带着这样的想法,她开始觉得胃疼了,最后直接抱着肚子,“疼的”直不起腰。

    程锡东也不知道何苗真的假的,情急之下,准备抱起何苗去医院挂急诊,奈何对自己的力道估计错误,没把何苗公主抱起来,刚离地面准备起来,重心没稳当,一个没站好,就随着何苗一起重重摔在地上,何苗被摔的眼冒金星,屁股开了花,最不可思议的事,折腾那么久也没下去的鱼骨头,似乎有了松动的迹象。

    “快,再噔我几下,快出来了!”

    何苗忍着异物感带来的难受,冲坐在地上的程锡东喊。

    程锡东收到指令,一咕噜爬起来,把何苗从地上拉起来,像小时候扔铅球一下,聚力一下把何苗“甩”到床上,何苗被程锡东这毫不“怜香惜玉”的一甩搞的七荤八素,爬起来鱼骨头还在,坚强的要求继续。

    程锡东后面“温柔”了不少,从后面抱住何苗再颠她,这样反复的锲而不舍,颠的程锡东都困了,何苗颠的头晕脑胀的,最后一次再试一下的时候,集中力量大爆发,俩人齐心协力,鱼骨头终于应声而出,何苗剧烈的咳嗽了好久,总算是了了一桩大心病。

    折腾到后半夜,俩人都累的够呛,略微收拾了收拾,爬上床就呼呼大睡。

    何苗也忘了胃穿孔的事了。

    不舒服了再说吧。

    想太多了也自寻烦恼。

    日后何苗在程锡东这里自然又多了一条不准吃鱼的禁令,不但不许何苗吃,自己也不吃。

    何苗在程锡东大学同学的圈子里则成了号人物,每次同学聚会,都有人点名要见见这个可以一口气喝1.25L装可乐的“小嫂子”。

    何苗本想在程锡东同学面前树立的知性,文艺女青年的形象荡然无存。

    估计当天在场的人,都还想着何苗平时如果跟程锡东撒娇,叫出来的那句哥哥,是不是带着水浒传里李逵叫宋江的那种气势。

    当然,人家何苗从来没这么叫过。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