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废土蘑菇系统 > 第六章 聚居地月度工作大会
    傍晚。

    避尸草田、面包草田、压水井……聚居地所有单位,都提前结束工作。

    趁着落日余晖,几百人来到大会议室。

    参与聚居地“月度工作大会”。

    主席台上的小老头儿,正是孙爷。

    他手中的笔记本,记录了各单位本月产出。

    主席台下,各单位分开落座。

    中间位置,一百多人,男女老少皆有,工作单位是面包草田。

    两侧稀稀拉拉做了避尸草田的老汉、夜巡队的精壮男人、看管压水井的老太太们……

    白卡布和妹妹白奇诺,坐在会议室角落,“疗伤草种植散户”的席位。

    孙爷的声音像念咒一样,平平淡淡,莫得感情。

    在这空旷的会议室里,他嗓门儿不大。

    如果耳朵不使劲,甚至听不清他说什么。

    “欢迎各位来参加月度工作大会。

    “天气越来越冷,我们不罗嗦,长话短说。

    “本月收割了两茬面包草,产量总共六千斤。

    ……

    会议室很大。

    天气很冷。

    而且窗户破损。

    寒风肆意灌进来。

    主席台下,大半人都穿了棉袄。

    所有人手都揣在袖子里。

    尽管如此,还是要靠不停发抖取暖。

    少年铁头偷偷嘀咕,“没看出来,孙爷挺抗冻啊,说话声音都不抖。”

    白卡布坐在不远处。

    他的大棉袄敞开怀,把小丫头白奇诺搂在里面。

    其实他们兄妹俩也不抖。

    毕竟里面各穿了两套保暖内衣,挺热乎的。

    再看台上孙爷,棉袄领口严严实实,估计里面藏了保暖内衣。

    白卡布意识到,自己需要做点什么。

    他凑到妹妹耳边,用最低的声音。

    “时不时哆嗦两下,装作冷的样子。”

    小丫头愣了片刻,很快明白。

    身体立刻打了个摆子,往哥哥怀里拱。

    双手拉紧大棉袄前襟,只露出婴儿肥的脸蛋儿。

    不能让别人知道他们有保暖内衣!

    毕竟,财不露白!

    “……本月的疗伤草产量,创出新高。”

    孙爷念到这里,下意识瞟了一眼台下的白卡布兄妹。

    看见这俩家伙冻得哆嗦。

    他人老成精,立刻意识到什么。

    咳咳!

    咳咳咳!

    赶忙咳嗽几声,装作受凉的样子。

    很快,表格念完。

    再安排接下来的工作。

    “气温到这个程度,面包草基本不长了。

    “下一步,面包草田东区的八十人,负责晒干库存面包草。

    “面包草田西区的七十六人,负责支援柴火草田。

    ……

    安排完工作。

    再咳嗽几声。

    再讲几句套话。

    “……各单位,有什么问题提出么?

    “有什么事情,需要反应么?

    “没有么?

    “那就……”

    “有!”

    洪亮的嗓门儿,响彻会议室。

    只见前排位置,夜巡队的队长,黑牛站起来。

    他不到三十岁。

    肩宽背阔脖子粗,满脸络腮胡。

    “天越来越冷。白天还好,晚上更冻死个人。

    “我想给夜巡队的兄弟们,多申请一件棉袄。

    “而且需要加一顿夜宵。二十个兄弟,每人每天半斤面包草。”

    会议室里一片沉默。

    聚居地的面包草总共就那么多,夜巡队想多吃,其他人就要少吃。

    孙爷摆摆手。

    “夜巡队每天的配额,一斤面包草,已经是聚居地最高……”

    “你放屁!”

    黑牛扯开嗓子大吼,打断孙爷的话。

    会议室里,每个人都怔住!

    几十年来,从未有人这样对孙爷说话!

    黑牛粗壮的胳膊,指向孙爷。

    吼声响彻整个会议室。

    “你们躺被窝里睡觉的时候,老子带着兄弟们打丧尸!”

    夜晚,丧尸会变得更加活跃。

    偶尔会有极其特殊的丧尸,产生诡异变化,不再惧怕,顶着避尸草的毒性,冲进草田!

    这时候,就需要夜巡队的人,带着铁锹、铁叉,一拥而上,打烂丧尸的脑袋。

    黑牛还在骂。

    “你们一觉睡醒,老子说不定都被丧尸开了肚儿!

    “老子的命不值这些面包草么?”

    小丫头白奇诺缩在哥哥怀里,被吓得哆嗦。

    白卡布抱紧妹妹。

    “别怕,哥哥在。”

    黑牛骂骂咧咧,走向孙爷。

    来到主席台前,隔着一张桌子。

    胳膊抬起,指向孙爷的脸。

    一嘴黄牙,唾沫星子喷出。

    “老东西,今天如果你不给,夜巡队不干也罢!

    “丧尸冲进来,先啃了你这张老脸!

    “今天你必须答应!”

    啪!

    他一巴掌,桌面裂开,下陷。

    ……

    夜巡队中,几个壮汉眉开眼笑。

    其他人则多少带了些惶恐。

    几十年来,他们从未见过这种事。

    该怎么办呢?

    要帮孙爷么?

    可是黑牛的肩膀那么宽……胳膊那么粗……嗓门儿那么大……

    ……

    白卡布把妹妹从怀中放下。

    起身,拉着她的手,一步一步走上前。

    “黑牛叔。”

    他走到黑牛背后。

    左手拉着满脸惶恐的白奇诺。

    待黑牛呲牙瞪眼,转过身。

    啪!

    白卡布右手扬起,一巴掌扇在黑牛的络腮胡大脸。

    噗通!

    黑牛脸部变形,整个身体被扇飞,摔出数米,摔倒在地,吐出两颗带血的牙。

    白卡布右手在衣摆蹭蹭,好像刚弄脏了似的。

    会议室里瞬间哗然。

    没人知道,白卡布居然有那么大力气!

    夜巡队的壮汉们纷纷起身,眼睛瞪过来!

    白卡布拍拍妹妹肩膀。

    “去找孙爷。”

    而后走上前,弯腰,抓衣领,一把拎起黑牛。

    “黑牛叔,会议室里不能大声喧哗。

    “你先去外面,冷静一下。”

    黑牛被一巴掌打眩晕,此时天旋地转,还没回过神。

    便又觉得身体失重。

    原来,白卡布胳膊一抖,把他一百八十斤的身体,扔向残破的窗户。

    砰!

    玻璃碎掉。

    噗通。

    黑牛落地。

    白卡布走上主席台,站到孙爷背后。

    夜巡队的壮汉们,感觉很尴尬。

    他们刚刚已经站起来。

    此时不敢走上前,毕竟白卡布像个怪物。

    又觉得坐下会显得太怂了些,会对不起黑牛。

    “别闹,都坐下坐下。”

    孙爷苦笑着摆摆手。

    “聚居地最重要的是团结。

    “既然有问题提出来,那就一起解决掉。

    “夜巡队想加面包草配额,可以商量。

    “黑虎,黑羊,去外面看看黑牛。”

    两个壮汉是黑牛的亲兄弟,赶忙小跑出去。

    “其他人都坐下,谈谈配额的事情。”

    其他壮汉纷纷坐下。

    孙爷还是慢悠悠的语气。

    “面包草这东西,总共就那么多。

    “现在夜巡队想加配额。

    “其他单位的,要不,我们匀一些给他们?”

    会议室立刻沸腾。

    “那不行!”

    “我们还在挨饿!”

    “整个聚居地,就只有夜巡队能吃饱。”

    “冬天来了,谁都不好挨!”

    ……

    孙爷笑着看向夜巡队。

    “看来,匀不出配额给你们了。

    “我们还有第二个办法。

    “夜巡队共有二十人,每天的配额共有二十斤。

    “如果哪位觉得夜巡队太危险,可以退出,但是二十斤的总配额不变。

    “打个比方,如果退出十个人,剩下的每人就有两斤的配额。

    “如果退出十九个人,剩下的那个,就独享二十斤的配额。

    “好啦,留下的坐着,退出的站起来。”

    整个会议室里,所有目光都投向夜巡队。

    没有一人站起来。

    孙爷还是笑眯眯的样子。

    “黑牛、黑虎、黑羊这三兄弟,脾气太爆,不适合当队长。

    “你们十七个,选一个正队长,三个副队长出来。

    “李番茄,你小子也二十岁啦。有没有信心当好队长?”

    李番茄立刻满脸通红。

    “我,我,谢谢孙爷,我有!”

    “张瓜,你呢?一家子弟弟妹妹需要你保护。愿意当个副队长么?”

    “我愿意!”

    ……

    孙爷挑选的队长、副队长,都拖家带口。

    之后,孙爷的语气变低沉许多。

    “聚居地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暴力事件。

    “大家好像都忘了规定。

    “如果谁仗着自己拳头大,在聚居地随便打人,那岂不是乱了套?”

    会议室里,每个人纷纷响应。

    “我们重提一下这条规定。

    “但凡动手打人的,聚居地没有他一根面包草,没有他一间房子,所有人一起对他动手,把他驱逐出去!

    “大家说好不好?”

    “好!”

    会议室,几百人喊出声。

    “这次就先饶了黑牛。下不为例。”

    ……

    白卡布抱着妹妹,把她包在大棉袄里面,回到家中。

    “哥,你好厉害啊。”

    “昂,你哥当然厉害。

    “他敢吓唬我妹妹,那就先掂量掂量自己抗不抗揍。”

    “其实他也没直接吓我……”

    “所以你哥只用了三成力。”

    ……没给这混帐开瓢。白卡布心中补充道。

    他的力量,已经有足足七十点。

    ……

    国道502。

    皲裂的公路,映着夕阳余晖。

    一辆皮卡车,驶进果省境内。

    车里两男一女,身穿暗绿色毛呢大衣。

    “大民哥,开始发射调频信号么?”

    “发射吧。这些小型聚居地,稀稀拉拉,藏得又深,如果不取得联系,怕是很难找到。”

    车顶,盘坐着白色人影,手掌支撑下巴颌儿。

    他身材纤长、苗条。

    并未穿衣,体表密布白色鳞片。

    白发披肩,被风扬起。

    无论皮卡车加速、减速、拐弯,他都稳稳当当坐着。

    公路两侧时而有丧尸注意到他,或嘶吼,或跪伏。

    听到车中人说话,他舔了舔嘴角。

    “这几个家伙,真馋人。

    “有点想吃了他们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