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阴阳神婿 > 第二卷 Super teacher 第259章 我摊牌了
    “哈哈……”听得这话,高德鼎不怒反笑。

    他可是高高在上的高大公子!

    这些年他遇见过的装蛋佬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到最后结果如何?还不是被自己踩在脚下唱征服?在他看来,面前这家伙不过是一个暴发户而已,和自己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头发一甩,自认为很酷的把牛大尻一指:“看在你半截入土的份上,鼎哥我不和你计较,马上给梦嫣磕头道歉,不然,你今天走不出这个大门。”

    牛大尻也笑了:“小瘪犊子,很嚣张啊!毛都没长齐就出来装蛋?谁给你的勇气?你爹我我走过的路比你走过的桥还多,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今天要不是看在阿光哥的面子上,我现在就捶得你哭信不信!”

    “行,咱们这事儿没完,你给我等着!”高德鼎也知道,在别人的婚礼上把事情闹大了没什么好处,转过脸对秦梦嫣道,“梦嫣,你放心,有我高德鼎在,他不能把你怎么样。”

    许墨秋连忙附和:“说得对,这位大佬器宇轩昂、身材魁梧,一看就是万里挑一的人中龙凤!对付那种暴发户,分分钟虐得他跟狗一样。”

    高德鼎鼻孔朝天:“那是!我高德鼎是什么人?区区一个暴发户,完全不放在眼里!”

    “对对对,高大公子牛比,高大公子无敌!不过……”许墨秋眼珠一转,“我好像听到那家伙在打电话摇人儿,高大公子,你要不要……”

    “什么?摇人?”高德鼎心中一惊,脸上却故作平淡,“说得我好像不认识两个人儿一样?嘶……我这肚子怎么有点痛?上个厕所先。”

    他才到粤江不久,哪里有他吹嘘得那么厉害?随便找了个借口直奔厕所,关上隔间门,赶紧拨通了一个号码:“喂,表哥,是我啊!我鼎子啊!是这样,听说你在粤江很罩,有件事儿想请你帮忙,哎呀,就收拾一个暴发户,猪一般的人……”

    外面,秦梦嫣抓住许墨秋胳臂,低声道:“可以啊,姑奶奶找你混吃混喝来了?你平时不是那么能装么?现在几个意思?”

    许墨秋满不在乎道:“呵呵,你不觉得狗咬狗更好玩儿么?这种一箭双雕的好事儿可难得一见,一会儿你就等着看好戏吧!来,梦嫣,尝尝这个,这糕点味道很不错的哦!”

    “你啃过的给我吃?又想占姑奶奶便宜是不?”

    “什么叫又?说得我好像跟个色胚似的……”

    “呵!”秦梦嫣把嘴凑到许墨秋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语气道,“上次野炊,你夺走我初吻的事儿,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算账?算什么帐?说得我好像不是初吻似的!我还救你一命呢……”

    “意思你……”秦梦嫣话音未落,忽然椅子被过路的一名肥胖男人撞了一下,顿时身子一个不稳,嘴唇刚好凑在许墨秋的脸上。

    “你看,你亲我脸!”

    “我……”秦梦嫣脸颊通红,脖子一梗,索性耍起浑来,“姑奶奶就亲了,怎么地吧?你有意见?”

    “这我哪儿敢啊……”

    “哼!谅你也不敢!”秦梦嫣小脸有些发烫,狠狠瞪了他一眼,起身朝卫生间走去。

    许墨秋正摸着脸回味,冷不防肩膀被人重重拍了一把,转过脸,今天的男主角正一身酒气,满脸笑容地站在自己身后。

    “有事?”对于这个老男人,许墨秋没有一丝好感,包括秦梦嫣那个二姐,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嫁给这种油腻恶心的大叔,你要说是因为爱情,打死他都不会相信。不外乎就是为了他兜里的钞票。

    老男人丢过来一根雪茄,用极度不屑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小子,在哪里混的?”

    许墨秋

    耸了耸肩:“哦,无业游民一个。”

    “无业游民?哈哈,那就是穷光蛋了?”老男人顿时笑得合不拢嘴,顺势坐下,跷起二郎腿,朝许墨秋脸上喷了一口烟雾,从兜里摸出一张名片扔到桌子上,“自我介绍一下,在下腾腾源网络副总裁,裴进光。”

    “哦?然后呢?”许墨秋眯起双眼,从兜里摸出一盒市面上十块钱一包的白沙烟,点燃一根,也跷起二郎腿,手指头轻轻敲击着桌面。

    见他摸出这种廉价香烟,裴进光更加笃定他穷光蛋的身份,于是靠着椅子大刺刺地道:“恕我直言,你觉得你的情况,配得上秦小姐吗?”

    “配得上啊!我是男人,她是女人,她漂亮,我潇洒。男才女貌,大家性格相近,情投意合,君子淑女,再合适不过了。”

    裴进光暗道这人不开窍,皱了皱眉:“你难道就没想过,你这么穷酸,给的了秦小姐想要的吗?”

    “哈?怎么给不了?不就是钱吗?我什么身份?我像差钱儿的人?我告诉你,你有的我也有,我有的,在座的所有人都没有!”许墨秋仰在椅子上,烟灰顺手一弹,飞得到处都是。

    裴进光暗暗皱眉,面前这家伙一看就是个粗人、无赖,搞不好秦梦嫣就是有什么把柄在他手里,才屈身于他,从口袋里拿出支票簿:“我给你二十万,你离开秦小姐,她和你不合适。”

    二十万呀!在那一刻,许墨秋当真有一种拿钱跑路的冲动。但想了想后果,最终还是忍住了。

    瞥了一眼,满脸不屑道:“二十万?爷爷我平时擦屁股都不止二十万!穷人就是穷人,区区二十万,好像还以为自己多有钱似的。”

    裴进光强忍着怒意:“牛皮谁不会吹?还区区二十万?你拿得出来吗你?我看把你卖了都不值那个钱!”

    “我是拿不出来。”许墨秋顿了顿,又道,“但是我姐拿得出来啊!”

    “你姐又是哪根葱?”裴进光依然不屑。

    “好吧,既然你问到这个份上,那我也不跟你俩装了!粤江第一富婆就是我姐,我摊牌了!”许墨秋往椅子上一瘫,很是得意地说道。

    粤江第一富婆是谁,裴进光自然知道,可从来没听说过她有什么弟弟。不用想便知道这厮在说谎。

    抱着膀子冷冷地道:“吹!小白脸子,我发现你别的本事没有,吹牛皮倒是很有一套啊!你说陈总是你姐?我还说她是我姘头呢!哈哈……”

    “你这话,我可记住了。如果没有记错的,你这什么腾腾源网络只是天下集团的一个下属小公司吧?你说出这种话来,可要想清楚后果!”

    裴进光笑了:“那正好,你不是说陈总是你姐吗?那正好,赶紧的,麻利的,去给她告状啊!你今天要是不把我开除,老子看不起你!”

    “如你所愿。”许墨秋耸了耸肩,摸出手机拨了过去,结果提示正在通话中,再打,还是如此。

    靠!什么情况?关键时刻怎么掉链子?许墨秋脸皮上有些挂不住,想了想,又拨通了另一个号码,还好,这次只响了两声,便被接通。

    许墨秋小心翼翼地道:“喂,是徐……徐姐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我姓徐,但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徐姐。”

    “我是许墨秋,许老师啊!”

    听得这话,旁边的裴进光差点没笑出声来,搞了半天,这小白脸子就是个穷教书的啊!一个穷教书匠,狗一般的人,也好意思在自己面前得瑟?简直不知死活!

    “哦,许老师,有什么事吗?”那边的人似乎很忙,听筒里还传来翻阅文件的声音。

    接着又听许墨秋道:“徐姐,有段时间没

    见,怪想你的哈……呃,好吧,我就直话直说了,你知道腾腾源网络吗?是这样,那个副总裁叫……”

    许墨秋捂住话筒,对裴进光道:“对了,你刚才说你叫什么来着?我这人记性不太好,一不小心给忘记了。”

    这小白脸子一看就在演戏,裴进光丝毫不怵,傲然道:“裴进光,怎么地。”

    “哦,就是那个赔得精光,他好像对咱们公司和上层领导很有意见啊!还说了很多舒姐的坏话……我觉得吧,这个员工的素质着实有些低下……”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我懂你的意思了,我马上就去处理。”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有空请你吃饭哈。”

    挂断电话,许墨秋瞬间神气起来,开始耀武扬威:“等着吧,马上要你好看!”

    裴进光只道是他在装蛋,一脸戏谑:“演,你继续演!小白脸子,不去当演员是在可惜了。我今天就等着,看你能把我怎么……”

    话音未落,电话便响了起来,来电正是他的顶头上司。

    刚接通,还没来得及开口,便挨了劈头盖脸一顿臭骂,接着便是一道冷冷的话语:“老裴,你被辞退了,这是总部的命令,以后你不用来了。”

    什么?裴进光急了:“老姜,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干得好好的怎么会这样?一定是哪里搞错了!老姜,不姜哥!姜大哥!咱们情同兄弟,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恕我直言,老裴,你应该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徐秘书亲自给我打的电话,这事儿我真的帮不了你。你自求多福吧!嘟嘟……”

    “什么?”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裴进光如遭五雷轰顶,整个人瞬间愣在了原地,电话从手中滑落,砸在脚趾头上都浑然不知。

    真的!这个小白脸子说的都是真的。

    怎么办?裴进光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眼中哪里还有半点高傲的神色。

    犹豫了半分钟,忽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当着所有人的面,抱着许墨秋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惨兮兮地道:“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您大人不急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就当我是一个屁,求求你放过我吧!”

    裴进光的表现让人大跌眼镜,四下里顿时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新娘子的脸刷一下白了,急忙跑过来拉他:“进光,你在干什么呢?快起来!”

    “贱货,少管男人的事!”裴进光急于讨好许墨秋,现在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面子,甩手一巴掌给了她一个耳光,把她扇倒在地上。

    “你……你居然打我……”新娘子跌坐在地上,捂着脸呜咽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我……我不跟你过了。”

    看着她跌跌撞撞跑开的身影,裴进光不耐烦地一挥手:“你爱踏马跟谁过,就跟谁过去!别以为劳资不知道你和我在一起为了什么。在我之前,跟多少人睡过自己心里没数?”

    接着转过脸继续拉着许墨秋的大腿:“大佬,我……我刚才黄汤灌多了,你不要放在心上……”

    这时,许墨秋恰好看到从卫生间出来,被牛大尻拦住骚扰的秦梦嫣,嘴角浮起一丝轻笑,压低声音:“要我原谅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帮我一件事。做得漂亮,我兴许还能让我姐提拔你一下……”

    裴进光面色一喜,急忙爬起:“什么事?大佬你说,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辞!”

    “你这样……”

    “唔……好!”

    “那你还不起来?”许墨秋朝宾客拍了拍手,“不好意思,我们刚刚排练节目呢。”

    裴进光连连点头:“对对对,公司年会的节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