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灵异推理 > 锦瑟古音 > 第八章 朱砂痣(5)
    钦天监里大多人十分清闲,最清闲的代表估计就是苏现了,如今来了个同龄人顾裴青,他成天就围绕着顾裴青,给他科普并城各种八卦传闻,顾裴青觉得苏现待在钦天监真是屈才,如果出去当个说书人,大概会成为流传千古的艺人。

    “再过三天,圣上就要去围猎了,那时秋山猎场会特别热闹,去年四皇子就在猎场上大出风头,猎了头熊,据说他还看到了白鹿,只是一箭射过去那白鹿跑了,不过大家都认为看见白鹿是祥瑞之兆,没有射到才更好。据说那白鹿身形优雅,全身没有一处杂色,还散发着淡淡的光芒,甚至可能是神仙的坐骑呢,不知道今年还能不能看到这样的瑞兽。裴青你说呢?”

    顾裴青对他的话是左耳进右耳出,苏现并不在意顾裴青没有给他回应,他继续絮絮叨叨:“去年圣上和川王爷打赌,哪个皇子能够打到最多的猎物,圣上赌的是二皇子,川王爷赌的是四皇子,赌注是万如国的歌姬,结果川王爷喜滋滋把歌姬带回府,川王妃又吵又闹的,恨不得把川王爷生吞活剥了,没过几个月那歌姬死了,大家都说是川王妃做的,可怜那歌姬,我还听她唱过歌呢。”

    “川王爷都四十了吧,川王妃同他成亲也有二十余年了,这么多年川王妃一直是这个性子吗?”苏现对顾裴青有了回应很是激动,他说的更带劲了:“川王妃一直都是这种泼辣劲,川王爷其实取了四五个妾了,但是川王妃一直都这样,未曾改变,我听说啊川王爷很想休妻呢,奈何川王妃母家可是张家啊,她还是大将军张怀的妹妹,川王爷才不敢休妻。不过嘛最近并城里传言红叶楼的红丝姑娘要嫁给川王爷,川王府这边却一直没有动静,只怕是这母老虎又闹的川王爷不敢搞什么小动作吧。我还听说啊这红叶楼的大老板,就是苏老板啦,跟我一个姓但是跟我们家没有关系,他本来是想狮子大开口,说红丝姑娘嫁进川王府的话必须要万两黄金,这边川王爷拖着,他的其他生意又有点资金周转不过来,就让这里的管事的祁老板放出风声,五千两黄金就可以给红丝姑娘赎身。”

    “这个我也听说了。”顾裴青突然想到自己怀里的那个玉佩,那两条紧挨在一起的小鱼。那天坐在一起她坦荡的笑容仿佛对未来根本没有一丝忧虑,他却比她还着急。

    “五千两黄金还是有点多,见过红丝姑娘的人那么少,到时候并城哪个富贵人家花了钱娶回家发现红丝姑娘根本没有那么美怎么办?”

    顾裴青突然有点想笑,道:“也不知道谁会这么倒霉。”

    “围猎那天你要不要去?很好玩的。”苏现突然转换话题。

    “我怎么有资格去啊,那是皇家和高官子弟才能去的,苏少爷你可别忘了我在并城举目无亲,还只是一个八品小官呢。”

    “谁说你不能去啦,还有我苏现想不出的办法吗?”

    “算了算了,我又不会打猎,我能去干嘛呢?”

    “就连半个月前吃了毒药的郡主都能去,你过去了还怕没事情做?”

    顾裴青愣了一下道:“琪郡主不是还要在床上静养吗,就能去猎场了?”

    “那丫头拗得很,她一定要去,圣上又宠爱她,就答应了,只是让四皇子多陪陪她,保证她的安全。裴青你不是在查郡主的事情吗,那你就跟着去说不定会有新线索。”

    苏现真是说到做到,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方法,顾裴青的名字就出现在了随同狩猎人员之中了。其实皇家狩猎一般都在秋季,春季这一次说是狩猎更多是享受好春光,皇上也表示了这春天的狩猎不要打太多猎物。

    顾裴青跟苏现住同一个帐篷,离皇室成员的十万八千里了,更不用说见到琪郡主了,第一天顾裴青就是骑着马转了一小圈,回了帐篷看书。苏现晚上回来就跟他唠唠叨叨,“你在这看书多没意思啊,多跟我出去玩玩呀,也能认识很多新朋友呢。这次狩猎瑞王爷都来了,瑞王爷娶了沈翡清以后,两个人出门游历,现在回来都成了中心人物了。最快乐的就是琪郡主了,沈翡清可是她心中偶像,今天跟那蜜蜂一样围着沈翡清嗡个没完,沈翡清的妹妹沈翡明也来了,她跟你一样也是坐在帐篷里不出来。但是邀请她一起踏青的公子哥排起队来要把那猎场围满咯。”

    “你怎么知道的?你是她帐篷前的守卫啊?”

    “裴青你是不知道,她现在可是并城最抢手的女子了,他父亲沈度之就不用说了,如今她姐姐跟瑞王爷结亲,谁娶了她就能给家族带来不少利益。”

    “听上去也有点可怜啊,大家看上的不就是她的地位和家族吗?如果这些都没有,谁会想娶她呢?”

    “你说的也有道理,沈翡明长相不及她姐姐五分之一,琴棋书画都不精通,女工也很一般,性格嘛倒还是挺好,我同她一起长大,就发现她擅长拆穿别人的谎言,挺没意思的。”

    “谁都没意思,在你心里估计就是冯新月最有意思。”顾裴青打趣道。

    苏现重重拍了顾裴青的手臂道:“你瞎说什么呢,不过新月最近挺奇怪的,每日照顾郡主,平日不喜欢梳妆打扮和挂香囊,最近开始涂涂东西到脸上,还挂香囊。”

    “有啥奇怪的,冯小姐可能比苏大人先开窍。”

    “嗳你这个人怎么回事,说了不要打趣我。”苏现脸上却是挂着笑意,又想重重一拳给顾裴青,看清楚他套路一般顾裴青轻轻闪开了。

    顾裴青一睁眼,苏现已经出去了,不知道到哪溜达了。他洗漱完毕打算骑马出去再逛一小圈,就回帐篷看书。刚骑上白马,就感觉一个身影朝他奔来,那当然是错觉,那个身影经过了他呼啸而去。

    “红丝姑娘?”他在她身后唤了一句,那栗色马怎么看都像是裴裴,想到这么名字顾裴青就头大。

    那马停了下来,马上少女回过头看他,果然是红丝。“你怎么在这啊?”她问。

    “并城贵公子安排我进来的,你呢?”顾裴青问完,马上又想到可能是川王爷带她来的吧。

    “顾大人可是神探啊,可以推理推理嘛。”她大大咧咧一笑,指了指前面林子,“跟我来吗?我看到琪郡主抱着个坛子,独自骑马进去了。”

    “好。”顾裴青拍了拍白马,它仿佛懂他的意思,老老实实跟在红丝的马后面。

    两匹马进了林子,两人才发现这山林里郁郁葱葱,枝繁叶茂的大树把阳光遮蔽,越往里走越来越暗,只有一两束光透过枝丫的缝隙落下来。

    “跟丢了。”红丝颇有些泄气的样子。

    顾裴青翻身下马,仔仔细细看着地上的痕迹,“这里马蹄印子有不少,没法分辨哪一个才是郡主的马的。”

    “再找找看,一个人进这林子,恐怕有危险。正是春天,要是遇上刚冬眠完的熊或者饥肠辘辘的野兽之类的,那就完蛋了。”

    顾裴青听红丝这么一说,怪自己没有顺便带一把弓或是剑在身上了,尽管他拉弓射箭和舞刀耍剑都不在行,但好歹关键时刻也能糊弄两下,现在他跟红丝两个人碰上那野兽就成了行走着的美食。

    突然灌木丛里簌簌的响起来,两人都警觉起来。

    “什么东西?”红丝靠近顾裴青,低声发问。

    顾裴青摇摇头,两个人都是屏息凝神,全神贯注着周边,但是那声过后四周一片寂静,仿佛刚刚的声音是他们共同的幻觉。顾裴青觉得两人站在这小片空地上太过于暴露自身,指了指不远处的另一篇灌木丛,示意躲进去。红丝点了点头,两人缓缓移动位置,蹲进了灌木丛中。

    “刚刚是什么鸟之类的吗?就那么一下,然后没了声音。”红丝轻声轻语。

    顾裴青把她护在身后,道:“我也不清楚,我们再等等。”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两人觉得差不多可以解开安全警报了,顾裴青和红丝的马早就在一边吃起了地上的草,偶尔看两眼这两人,那眼神宛如看两个傻瓜。“我腿麻了,快扶我起来。”红丝一把抓住顾裴青的衣服。

    “别急别急,”顾裴青捉了红丝的手,扶住她道:“慢点慢点,你怎么跟老年人一样啊。”

    红丝正准备反驳他,突然一只箭直直射过来,眼看就要射中顾裴青了,她慌忙一推,但还是晚了,那箭擦着顾裴青的脖子而过,然后又往前飞了会儿落在了地上。之间顾裴青此刻脖子血流如注,红丝忙去捂住那伤口,可是那血从她指尖流下来,并没有止住的打算。红丝不敢松手,一时间慌了神,一直喊着顾裴青的名字,而顾裴青却没有回应。

    “顾裴青你可别死了,别死了啊。”她除了害怕,心里还有那说不清楚的痛楚,“顾裴青你能不能说话,睁开眼睛啊。”那少年只是安静地闭着眼睛,嘴唇苍白,却格外好看。“有人救救我们吗?”她呼叫着,眼泪水开始往下调。

    “红丝姑娘,你见尸体都那么镇定,怎么现在哭了啊?”顾裴青突然睁开了眼睛,露出了坏笑,仿佛他没事一样,“别担心我,我会没事的。”他眨了眨眼,声音又小了些,“别哭了。”

    红丝见他说了话,刚放下一些心,又看他眼睛像是要闭起来的样子,那颗心又悬起来了:“顾裴青你别闭眼睛啊,你听我说话,你看着我啊。”

    顾裴青又直视着她,看着她眼泪不止,那杏仁大的眼里全是他的影子,她抽抽搭搭却还是说个不停,可是她在说什么呢,他已经不知道了,意识开始恍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