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之天道酬情 > 248 第八章 不该存在
    云海之上,颜不悔和君染彼此对向而立,气机交锋,空气中似有噼啪爆鸣之声,偶有纷乱的狂风吹散厚实的云层,而立于风暴中心的两人,皆面不改色,彼此势均力敌。

    君染手中的红扇不急不缓地摇晃着,她的神情从容不迫,看向颜不悔时,没有宿敌相对的紧迫和盛气,有的只是故人多年后重逢的淡淡欣喜。

    相较于君染一切在握的从容,颜不悔则更严肃一些,她执剑而立,对君染怒目而视,斥责道:

    “你怎可不将旁人的性命放在眼里,造下如此杀孽?!”

    颜不悔不是迂腐愚善之人,不是谁的性命她都在乎,她只是从未想过,有朝一日,成千上万的修士会因她而死。

    因她当初一念之仁,没有早早将颜无心扼杀,才酿成了今日这桩惨剧。

    君染却未因颜不悔的质问而色变,她微笑着摇着手中红扇,反问道:

    “姐姐,你可知当初,那老宫主为何要杀我?”

    骤闻君染此言,颜不悔猛地一愣,旋即皱起眉头,神情沉凝:

    “当初老宫主发现你修炼魔功,方才下令将你缉拿,难道还有别的隐情?”

    听闻颜不悔此言,君染面上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她轻轻摇了摇头,叹道:

    “呵……姐姐啊姐姐,你可真是……”

    ……天真。

    最后两个字她没有说出口,那叹息之声也很快就被风卷走,仿佛从未有过。

    颜不悔的注意被那一声叹息吸引过去,她的目光与君染深邃的眸子撞在一起,那深不见底的眼眸中,仿佛承载了生生世世无法言说的疼痛与哀愁,所有的事情她都一个人肩负,从未将这些秘密吐露出来。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隐情?!”

    这一次,颜不悔的语气变得急迫起来,她已经从君染的目光中了解到,数百年前,恐怕还有什么她所不知道的变故。

    君染眸子中的疼痛同样也刺痛了颜不悔,眼前这个打扮得极为妖媚的女子,是她唯一的妹妹。

    她们体内流着相同的血,是这世间最亲近的人。

    哪怕数百年的时间没有她的消息,哪怕时过境迁,颜无心模样变了,声音也变了,甚至连名字也都舍弃了,但颜不悔仍在她出现的那个瞬间,就将她认了出来,足可见,颜不悔从来没有忘记过她。

    若说颜不悔最信任之人,必然是颜无心。

    正因为她们彼此信赖着,颜不悔在得知颜无心修炼魔功,又心怀覆灭紫霄宫的怨恨之时,才会那么惊讶惶然。

    当初颜无心被发现修炼魔功实在事发突然,在紫霄宫护宗大阵边缘,三言两语也说不明白什么,颜不悔没来得及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如今总算寻到了机会,能从君染口中,了解到当年的真相。

    颜不悔问出的这句话,却让颜无心沉默下来,她手中的红扇顿在唇边,幽深的瞳孔中倒映出颜不悔雍容华贵的模样,默然许久,才道:

    “姐姐真的想知道真相?”

    原本,她是带着坚定不可动摇的意志来到这里,哪怕她的所为会将她所在乎的人深深伤害,她也不会后退。

    但是,当颜不悔冷肃的神情松动,看向她的眸子里带着些许担忧,困惑和急迫的时候,她的心,竟生出些许动摇和犹豫。

    颜不悔突然沉默下来,她凝视着君染,不知道君染在顾忌着什么。

    见君染面露犹疑之色,她眉头一皱,许久之后,才叹息着开口:

    “你总是这般,什么都不同我讲,我一直都知道,你心里装着事情,你比任何一个同龄之人都更优秀,也更成熟,我虽然是你的姐姐,却处处受你照料,正是因为这样,我才疑惑,你为何要走上这条歧路?”

    君染目光复杂地凝视着颜不悔,片刻后,言道:

    “姐姐……你我都是不该存在于这世间的人。

    ”

    颜不悔猛地睁大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君染,她不明白君染这句话所要表达的意思。

    然而,不等她追问,君染忽然抬手,持着红扇出招,趁她不察走神之际,扇尖如剑,一缕剑芒从红扇中冲出,打在颜不悔肩头。

    颜不悔被剑光击中,顿时身形一颤,待她回神时,君染已经鬼魅般出现在她跟前不足一丈的地方,那双深邃的眸子与颜不悔对视,仿佛要看到颜不悔的心底去。

    她说:

    “姐姐,许多事情,不知道就不会痛,我宁愿你恨我,也不愿让你变得和我类同。

    ”

    颜不悔越发不明白君染在说什么,她口中说的每一句话,都好像在透露着什么,但却如同哑谜一般,让人捉摸不透。

    君染话音落下,颜不悔眼前一黑,意识恍惚之际,她只来得及道出两个字:

    “无心……”

    红扇点中颜不悔的睡穴,颜不悔身子一晃,灵力散去,就要朝地面坠落。

    君染探手一捞,在其坠落之前,将她抱住。

    “怎么……这就动摇了吗?”

    一个黑漆漆的影子浮现于君染身后,悄无声息,也没有半点灵力的起伏,看不清他的样子,更琢磨不透他的深浅。

    若不是他突然出声,恐怕君染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到来的。

    “为了这一天你等了多久,为什么不让我帮你?”

    那影子还在竭尽全力地蛊惑着,意图动摇君染的决意:

    “只要让我帮你唤醒她的记忆,你想要的一切,就都能得到。

    ”

    君染沉默着,压抑着,她脸上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冷肃和凝重,当那黑影准备再说些什么,君染红扇一展,朝身后虚空猛然掷去,喝道:

    “聒噪!”

    红扇盘旋着穿过黑影,那黑影竟像是水面一样荡起一层波澜,待波澜消散,那黑色的影子也不见了踪迹。

    君染抱着颜不悔,犹豫许久之后,终喟然一叹,喃喃轻唤:

    “姐姐……”

    颜不悔没回应她的呼唤。

    紫霄宫外,激烈的战斗还在继续,魔傀前仆后继地四处冲撞,灵虚道长受魔气侵体,实力大降,炼体结丹之境的修士接连倒下,就连元婴期的高手也开始出现伤亡,紫霄宫岌岌可危。

    凉锦和情霜合力,已经击杀了许多魔傀,但眼前依然是不见边际的杀戮,不知道何时才是尽头。

    “让活着的人向宫内撤退,暂闭宫门,等颜宫主回来。

    ”

    看着不断冲杀在人群中的魔傀,凉锦面色沉重的对情霜道。

    情霜闻言,没有丝毫犹豫,当即回身,将后撤的命令传下去。

    虽然情霜才刚刚赶回,但在场的紫霄宫元婴境长老都识得情霜,她的身份摆在那里,身为颜不悔的弟子,在颜不悔不在的时候,她的话便是权威。

    再者这些魔傀实在太多,紫霄宫的伤亡已经很严重了,再这样下去,紫霄宫真的有可能被覆灭。

    故而紫霄宫长老和一众弟子没有半点犹豫,当即依照情霜的指示朝紫霄宫内撤离。

    那些前来讨伐紫霄宫的江湖人也被杀破了胆,见紫霄宫众人开始后撤,他们慌慌张张地追过去,也顾不得先前的恩怨,想一起到紫霄宫中避难。

    然而紫霄宫的长老对他们都是怒目而视,冷眼相待,根本不允许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踏入紫霄宫,否则将以擅闯紫霄宫的名义将其就地格杀。

    这些人此刻的遭遇完全是咎由自取,以正义之名前来讨伐紫霄宫的时候可没少了恶语相向,等到他们自己的性命遭到威胁,就舔着脸渴求紫霄宫收留他们,简直是痴人说梦。

    紫霄宫的长老们还做不到对自己的仇人如此宽厚,他们护着紫霄宫弟子全部退入宫门之后,便立即将宫门关上,任由那些前来讨伐紫霄宫的各大宗派高手自生自灭。

    凉锦和情霜站在紫霄宫宫门之上,眺望眼前地狱般凄惨的景象,眉头紧紧皱起,不时抬头看向高空。

    “颜宫主还未回来。

    ”

    她虽尽力保持着冷静,但情霜还是从凉锦的话语声中,听出了一丝紧张和凝重。

    凉锦重活一世,习惯将所有的可能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然而她探索到的真相越多,不受掌控的事情也越来越多。

    就像如今,她和情霜,明知道颜不悔此行与君染一战,就算没有魔气的影响,胜算也不过五五之分,无法得到确切的答案。

    情霜轻轻摇了摇头,道:

    “尽人事,听天命,我们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努力,接下来究竟如何,便不是我们能掌控的了。

    ”

    这种只能被迫接受天意安排的感觉一点都不好,让凉锦和情霜越来越渴求力量。

    说到底,不过就是一句,实力不够。

    凉锦也明白这个道理,但她心里就是梗着一口气,怎么都下不去,她恨极了因果命道,不愿任天意摆布,但在羽翼未丰的此时,她只能忍着内心的愤懑,迫使自己冷静地等待结果。

    紫霄宫外越来越多的人倒下,灵虚道长像是一日之间骤然苍老了几十岁,他强行压制住体侵入体内的魔气,起身走到宫门外,对凉锦和情霜拱手道:

    “老道撇下这张老脸不要,恳求两位小友慈悲为怀,收留我们所剩无多的几个人。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