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家族 > 第002章 崩溃的方怜姗
    方怜姗直白的拒绝令在场的众人脸色各异。

    “怜姗,不要任性,你要知道爷爷是为你好。”对于方怜姗的直接拒绝,方文兵没有太大意外,毕竟这个孙女的脾气秉性他很清楚,认为只要多加开导自己是为她好就行了。

    为我好?方怜姗心中冷笑,基于长幼尊卑,对此,方怜姗不想加以反驳。

    “爷爷,我没有任性,我不是小孩子了,我自己要嫁给什么样的人只有我清楚,”方怜姗平静地说道:“我知道,或许你们认为把我嫁给马家对我来说是无上的荣耀,或许嫁入马家真的会幸福,但是很抱歉,我不喜欢这样的方式,马尚荣我总共见面不超过五次,更谈不上有多大的了解,要我不清不楚嫁给一个我不了解的人,我无法接受,更无法妥协。”

    “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要不这样,婚事先不着急,由爷爷去跟马家商量,让你和马二少爷先交往一段时间,看看马家那边怎么说,然后我们再做商量,你看怎样?”方文兵苦口婆心劝道。

    看着自己爷爷为了促成这桩婚事,不知不觉中竟把姿态放的这么卑微,当然,这姿态根本不是为她,而是骨子里地敬畏马家,方怜姗再次感到心寒。

    没错,马家比起方家,的确显得更加尊荣,可是,就因为如此连做人该有的傲骨都抛的一干二净吗?

    方怜姗这才醒悟,为了顾及长幼尊卑,所以她没有把最直白最现实的话说清楚,她想迂回委婉地拒绝这桩婚事显然不太可能了。

    “爷爷,今天我明确地向您表态,我不会嫁入马家,更不会花时间去跟马尚荣培养什么感情,如果你们真的觉得马家这棵大树是个了不起的靠山,要联姻还是要倒贴你们自行做主,不要枉做小人地牵扯到我,要嫁给什么人,我自己做主,谁也强迫不了我!”

    “放肆!”方文兵勃然大怒一掌排在红木桌上,震翻了桌上的几个茶杯。“你这说的是什么混账话,为你婚姻幸福着想在你眼中居然是枉做小人,你眼中还有我这个爷爷吗?”

    “怜姗,怎么能这么跟爷爷说话,快跟爷爷认错。”见到方文兵动怒,一直未说话的方耀终于开了口。

    方怜姗看了自己父亲一眼,默然不语。

    “大哥,你看看你教的好女儿,居然当众顶撞爸,把爸气成这样,一点长幼尊卑都不懂,现在连你的话也视若无睹。”

    “是啊,大哥,怜姗一向任性我们都知道,平常我们的话不听也就罢了,现在连爸的话也敢这样没大没小的顶嘴,我看你真是太放纵她了。”

    “姐,快跟爷爷认错,爷爷是不会害你的,爷爷让你嫁入马家真的都是为了你好。”

    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方怜姗彻底寒心,她只是想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去拥有自己的爱情,她只是拒绝做一件为利益而结婚的工具罢了,可到头来却似乎变成是她方怜姗不识好歹,辜负了这些看似为她好的亲人一片赤诚。

    “够了!”方怜姗低吼了一声,眼神冰冷地扫了大厅一圈,最终盯着正堂的方文兵,缓缓问道:“爷爷,如果我坚持不嫁,你打算怎么办?”

    “这事轮不到你任性,你小姑说的对,平日里大家都对你太过纵容了,才让你变得如此娇蛮,好话歹话都给你说尽了,如果你冥顽不听,就是绑也会把你绑到马家!”方文兵态度坚决。

    方怜姗嘴角冷笑,看了自己父亲一眼,又看了母亲一眼,二人都很有默契地躲避了她的眼神,呵,最终看了关微一眼,关微眼中满是心疼与关切,两人眼中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

    方怜姗深吸一口气,然后看着方文兵说道,“那我可以买回我的自由吗?”

    “嗯?你这是什么意思?”

    “爷爷,很多事情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方怜姗苦笑道,“什么为我着想都是令人反胃的鬼话,据我所知二叔和小姑的公司半年前一起合作了一个项目,损失惨重不说,还摊上了一笔巨额赔偿债务,而债主就是马家名下的一家子公司,我说的对吗?”

    方怜姗的话令在场的人都微微色变,尤其是方兴和方丽,脸上更是不好看。

    “我想把我嫁入马家,不过是拿我去抵债对吧?”方怜姗脸上堆积了失望,心寒,苦笑,“既然身为方家的长孙嫡女,我无权为自己做主,那我是不是可以用同样的筹码为自己赎身?我愿意让出临安集团我所有拥有的五十一股份!”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色变。

    临安集团,明面上是隶属方家的产业,但其实最大的股东决策人却是方怜姗,原本临安集团是方文兵分配给方耀掌管,但经营上一直都是亏损的状态。

    直到方怜姗毕业回到家族担任总经理一职才扭亏为盈,当初的临安集团是个烫手山芋,家族中人人都避之不及,而方怜姗也是那时要了公司最大的股份,拿到绝对的话语权。

    如今的临安集团已经市值超过五个亿,是方家家族总产业的三分之一,而方怜姗手上的股份也足以兑换三个亿的资产。

    这还是台面上最直接的好处,还有一些隐藏的好处,临安集团在方怜姗的经营下已经步入正轨,每年都能为公司带来近乎一个亿的利润。

    这可是一口源源不断生财的源泉,方怜姗为了避婚竟然这么舍得,出乎所有人意料。

    方怜姗接着说道:“我不知道二叔和小姑的负债有多少,也不清楚你们和马家谈了什么卖我的条件,这里面的种种我也没兴趣去深究了,我愿意交出我手中临安集团的股份,只请求你们不要再逼迫我,可以吗?”

    放弃临安集团方怜姗心中是一千一万个不愿意,不是因为这家公司目前的价值,这些年为了这家公司,她呕心沥血付出了太多,就像一个被她从摇篮里抚养长大的孩子,可是今天,面对家人步步紧逼的嘴脸,她不得不放弃她一手养大的孩子,这是锥心之痛。

    方怜姗抛出的筹码显然起到了作用,方文兵,方兴和方丽都沉默的在心中衡量了起来。

    “不行!”在大家沉默中忽然一声尖叫打破了沉寂,说话的正是方怜姗的母亲李慧君。

    “临安集团的股份不能让出!怜姗的股份她自己做不了主!”

    方怜姗不可置信地盯着自己的母亲,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她被众人逼迫的时候,她的亲生母亲没有出来为她说一句话,却在此时出了声,却是来反驳她的。

    母亲自小就偏爱弟弟,她这些年早已习惯,可是她也是亲生的啊,难道在母亲心里自己就一点地位也没有吗?

    没有理会方怜姗看过来的眼神,李慧君直接站起来面朝方文兵,方耀本想伸手阻止却被李慧君一手甩开,直接说道:“爸,怜姗的提议您可以直接忽略,因为她的手上已经没有股份,一年前我就在她生日的时候让她签了一份股份转让协议,现在临安集团的最大股东是志文,而不是怜姗!”

    轰...!李慧君的话让在场所有人惊讶,除了方耀和方志文似乎早已知情的表情。

    最震惊的当然是方怜姗,好像被雷击了一样,一双美眸瞳孔放大地看着李慧君。

    “妈...”方怜姗颤着嘴唇,不可置信地盯着李慧君,“你说什么转让?我什么时候签过这种协议?”

    “你还记得你生日的时候妈妈让你签过一份保险的单据,我当时跟你说这是妈妈送你的生日礼物,而在那份保单中就有这份转让协议,是你没有认真看。”李慧君扭头对方怜姗侃侃说道:

    “姗姗,别怪妈妈,你是个女孩,迟早都要嫁人,你弟弟不一样,他需要资本来打拼自己的天地,你身为他大姐,你应该全力帮他,况且你爷爷为你找的这门亲事妈妈很赞同,马家是南湘市的一线家族,你嫁过去一定会拥有更大的好处,除了他们答应你爷爷的条件,还另外允诺给我们家五千万的礼金,所以你就乖一点,不要再任性了,这桩婚事就这么定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是你女儿啊!”方怜姗再也坚持不住,彻底崩溃地大吼道,眼泪汹涌而出。

    “夫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小姐一直这么孝敬您...”关微无比心疼的为方怜姗打抱不平。

    “闭嘴!你算什么东西?你只是我们家的一个丫鬟,是我女儿身边的一条狗,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李慧君怒瞪关微一眼,然后继续看着方怜姗说道,“姗姗,你可以记恨妈妈,但是妈妈都是为了我们这个家,或许你现在还不能理解,妈不怪你,等你以后有了自己的家庭你就明白妈妈的一片苦心!”

    方怜姗只感觉自己双脚无力,还好关微急忙上前扶住她。

    这番歪理,这种血浓于血的亲情竟然会这样的无情,决义!

    大厅陷入一片死寂,如此看来,方怜姗刚刚提出的筹码显然已经没有效,那么,和马家联姻就是唯一,也是最好的出路。

    “哈哈哈,太可笑了,真的太可笑了!”忽然一阵莫名其妙的笑声传了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