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家族 > 第015章 一个小丫头懂什么
    林惑点点头说道:“郭家是西昌市的一线家族,而他们今年投资最大的项目就是东区广场的建设,只要枫叶集团可以投标成功,拿到东区广场的承包权,就足以维持枫叶集团两年的运作。”

    听闻此话,叶天南却没多大喜悦,思虑道:“可是郭家作为准一线家族,实力雄厚,巴结者众多,想要争的这份标书的实力家族企业更是多如蚂蚁,枫叶集团何德何能跟这些家族争抢这块肥肉?”

    “南叔尽管放心,长公子已有对策。”林惑明白叶天南的顾虑。

    “哦。”叶天南应了一声,既然林惑这么说,或许长公子真的已有办法,毕竟是蓝阶武者,智谋定是比自己要高出许多的。

    “嗯,南叔只需将枫叶集团重新洗牌,其他的事等我消息。”林惑说道。

    “好。”叶天南当即点头,犹豫了一会,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南叔,还有疑虑?”林惑看出了叶天南的欲言又止,问道。

    “哦不,一点八卦的好奇心而已,不问也罢。”

    林惑嗯了一声,他猜到叶天南想问自己为什么会做了方家的女婿,毕竟是他通知自己丁瑶会过来问罪的消息。

    只不过这件事,林惑自己都有点稀里糊涂,更不知如何向叶天南解释,也就没有点破。

    两人又喝了几杯,林惑就离开了夜总会,回到了方怜姗的别墅。

    掏出钥匙开门的那一瞬间,林惑心里的滋味别提有多怪了,这算他家吗?算吗?不算吗?

    进了门,林惑有些蹑手蹑脚上了楼,生怕制造出什么太大的动静。

    瞄了一眼方怜姗的房门,发现里面灯光已经关了,想必是睡了,没有多想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刚一关门,身后突然一股寒气逼来,一把透着寒光的匕首刺向林惑的后脑。

    林惑本能的脑袋一偏,躲了过去,顺势抓住对方的手腕,本想一掌击去。

    不过在握住手腕的那一刻,林惑便知道袭击他的是谁,临时收掌,只是打落了对方手中的匕首。

    转过头,看着面前的黑影,不禁苦笑道:“关助理,我今天新居入伙,你这种欢迎仪式,有些特别。”

    ‘啪...’按下开关,灯光亮了起来。

    黑影正是关微。

    “没想到跟你相处三年之久,竟不知道你身手如此不凡。”关微似夸似讽地说道。

    虽然今天在方家见识过林惑的身手,更知道丁瑶是紫阶初级武者都不敌于他,但亲自交手过后才明白,彼此之间差距竟如此之大。

    “谢谢关助理夸奖。”

    “少来这套,你隐藏身份潜伏在小姐身边究竟有何目的?”关微神经紧绷地怒问道。

    又是这个问题,林惑有些无语,为什么方怜姗跟关微都认为自己当她们司机是有所目的呢?

    当初应聘方怜姗的司机真的是机缘巧合,也是为自己修炼【自在息极功】做隐藏。

    要说目的吧,确实有,可是却跟方家没有一点关系,更不是因为方怜姗,只不过其中缘由,林惑不知道怎么解释,也不能够解释。

    “这个问题不想回答,怜姗今天已经问过了。”既然无法解释,林惑也不在乎别人怎么想了。

    “哼,是不想回答,还是你做贼心虚不敢回答?”关微冷哼一声。

    “随你怎么说。”林惑撇撇嘴道。

    “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做什么伤害小姐的事情,否则我即使粉身碎骨也不会放过你。”关微狠狠地丢下一句警告就开门离去。

    林惑只是笑笑,很是理解关微对方怜姗忠心的程度。

    洗了个澡,正准备睡觉,手机突然来了条短信,‘毒已发作,可以出发’。

    林惑回复了个好,顺便给自己订了一张前往西昌市的车票,就放下手机,进入梦乡。

    次日,清晨的曙光赶走了笼罩的黑夜。

    早上八点,林惑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南湘市动车站,在自助售票机取出了自己的车票,又给方怜姗发了一条自己请假回家几天的消息,就进入了检票口,上了车。

    林惑都不知道方怜姗看到这条消息有多无语,名义上他们是夫妻,哪有老公给老婆发请假条的,简直莫名其妙。

    找到自己的座位,林惑坐下来,闭目养神。

    “先生您好,可以让我过一下吗?”

    一道非常好听的声音在林惑耳边响起,光听声音就让人觉得这声音的主人,一定很温柔可爱。

    林惑抬眼望去,面前站着一个大概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背着一个蓝色的背包,扎着黑色的马尾辫,圆润的脸蛋,挂有浅浅的酒窝,两只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很是漂亮可爱。

    林惑点了点头,挪开了腿。

    “谢谢。”女孩甜美一笑,把身上的背包取下来,走进里面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先生,你到哪下车呀?”女孩热情地主动问道。

    “西昌。”林惑应道。

    “诶,我也是耶,好有缘分哦~”女孩很是自来熟,“出差还是旅游呀?”

    “算是出差吧。”

    “就你一个人吗?”

    “嗯。”

    “我也是耶,好有缘份哦,不过我是去旅游,早就听说西昌的莫寒山很漂亮很漂亮,我一直都想去看看,这次趁着学校放假就去玩玩,嘻嘻。”

    “是吗?”林惑算是看出来了,这丫头典型就一个傻白甜,社会那么险恶,林惑还挺想提醒她要多长个心眼,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免得破坏对方一颗的纯朴的心灵。

    经过一番交流,林惑得知女孩叫做苏然,是南湘市医学院的专科生。

    当然还有很多,例如喜欢养猫,喜欢吃火锅,喜欢追肥皂剧...

    总之,苏然几乎把家庭情况,姓名住址,年龄兴趣,等等一切都一股脑的告诉了林惑,也就差个银行卡号和密码了。

    而且苏然话痨的程度简直令林惑汗颜,不过也因为有她,林惑这一路倒是真的不寂寞了。

    “林惑哥哥,我是不是有点话太多啦?你会不会觉得我烦呀?”相互介绍过后,苏然更是亲切地叫起了林惑哥哥这个昵称。

    还别说,林惑还挺喜欢这个称呼的,这丫头天生就给人一种邻家小妹的感觉,虽然话多,但是每句话都真情流露,毫不虚伪做作,而且可以看出心地善良,就像一张未染一丝尘埃的白纸。

    “当然不会。”林惑舒然一笑道。

    “真的吗?那等我回到南湘的时候可以去找你玩吗?”

    “可以。”

    “太好啦,那我们留个电话吧,再加个聊信吧,还有还有,邮箱也留一个吧...”

    两人算是把所有社交软件的联系方式都交换了。

    就在此时,车厢内引起一股躁动,一名中年男子忽然全身抽搐,口吐白沫,从椅子上倒在了过道上,吓得左右两边的人纷纷离得远远的。

    乘务员发现这边的情况连忙过来询看,“请各位旅客不要慌张,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不要堵塞了走道,谢谢各位合作。”

    乘务员艰难地挤了进来,侧蹲下来查看倒地男子,“先生,您怎么了?先生,您能听到我说话吗?先生...”

    叫了几声,该男子没有反应,乘务员也是慌了,连忙掏出对讲机呼叫了列车长过来处理。

    在列车长到来的期间,车厢内的人开始议论起来。

    “哇,这个人怎么回事,看他那个样子好吓人,是不是发羊癫疯了啊?”

    “我感觉不像是羊癫疯,倒像是中毒了。”

    “不会传染吧?”那人说完还捂住了自己的嘴鼻,引得周围人心惶惶,跟他一样把口鼻捂住。

    列车长带着一名医护人员急忙地赶来,该医护人员一番检查以后,眉色紧锁,似乎有点束手无策的样子。

    “怎么样?”列车长焦急问道。

    该医护人员摇了摇头,无奈说道:“只能尽快把病人送到医院,我没有任何仪器,没法检查出病人的病症。”

    “下一站最快也要二十分钟才到站,来得及吗?”

    “应该可以吧。”该医护人员不确定地应道。

    “要不先把病人抬到用餐车厢,那里宽敞些,也好给病人舒缓的空气。”

    “好,我找人帮忙。”列车长赞成道。

    “不可以!!”一声好听且稚嫩的女声惊呼道。

    苏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围观了过来,听到他们要挪动病人,连忙紧张地阻止道:“我觉得这位叔叔可能是急性心肌缺血引发了心脏功能堵塞,现在是血管最敏感的时候,如果挪动的话可能会导致这位叔叔血管发生错位,会有生命危险!”

    苏然的话引起一阵哗然,看苏然的样子还像个小孩子,可是说的有鼻子有眼的,难道是个职业医生?

    “这位姑娘,请问你是医生吗?”列车长半信半疑地问道。

    “哦,我还不是呢,我叫苏然,是南湘市医学院的专科在校学生。”苏然礼貌乖巧的做起自我介绍。

    列车长眉头一皱,只是个学生?

    “一个小丫头懂什么!”那名医护人员的建议被苏然一个小丫头当众否决,很是不快,怎么说他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医护人员,哪里轮到一个还在读书的小丫头来质疑他的决定,而且这个病人口吐白沫哪里是心肌缺血,简直胡说八道。

    “小丫头,你还说你是学医的,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任何心脏引起的疾病都不会口吐白沫,别在这里胡说了,小孩子乖乖回去座位,不要耽误救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