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综合小说 > 总统阁下,请赐教 > 第一百零七章 七宗色欲,不容小觑
    daisy眼神盯着苏恩的脸上,这好像是第一次这么清晰的看着苏恩。

    一张立体感的轮廓,绝美的容颜,发色也是像极了国外的,苏恩的母亲是个欧洲人,所以也正好继承了母亲的欧洲血统,父亲是本国的国人,严格来说,确定的是苏恩的性格像极了他的父亲,留下的苏氏产业,也是留在国内的理由。

    一双眼睛充满了魅蓝色的星辰,好像看上去,犹如星辰一般多彩光芒,非常耀眼。

    “知道等会要说什么了吧。”苏恩在daisy的耳畔低声细语的提醒。

    一阵冷风吹进了daisy的身体里,一下子抖擞了起来,右侧的一只拳头在苏恩看不到的地方握紧,面色不改心中早已心乱如麻了。

    两只眼睛平淡的看着苏恩,还是面带微笑,“呵,苏少说的哪里的话啊,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苏少应该一清二楚,不用您说,我也会去做的。”

    手轻轻松开了daisy的手腕,看着她离开自己的身边,心口有股麻木感传来,但是看向大厅里的那个老爷子,眼中的不屑旁人早已看得出来,若非是傻子。

    一只手揣在口袋里,脚步跟在了daisy的身后,看到daisy敬酒在老爷子的面前的时候,一张欧洲轮廓显然的得意的笑了笑,暗中站在一旁的两个男人,警惕的看着苏恩。

    叶棠靠在旁边的柱子上,手里端着一杯酒,“苏恩此人,和daisy的关系不简单。”

    “或者说,当年那个游轮盛宴也是他举办的,我绝不会相信当年的事情是个巧合,和祁慧还有daisy一定不一般。”

    “正巧祁慧又是色欲的替补,两者或许有一定的联系。”

    墨池听着叶棠一字一句的探讨,相互碰杯着,两个男人就像是心灵感应一样,随时随地都能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两人靠在一起,形同多年的羁绊好友。

    色欲本人,可不容小觑,她可是七宗罪的色欲啊。

    “你是怎么回事,小姐。”一道声音从旁边传来,daisy的酒杯泼在了司景淮的身上。

    daisy一脸故作焦急的模样,身体不由自主好像是发自本能一样的低头道歉,“对不起,这位先生,我给你擦干净吧。”

    “......你?”

    司景淮一双眼睛盯着daisy的脑袋,好像萱萱啊。

    是萱萱吗?

    心里无名的在感慨,但是抬头,确实像极了萱萱,司景淮的心彭拜了起来,萱萱,是萱萱吗。

    “没事,我回去换身衣服即可。”

    “对不起,司少。”

    “你......叫什么名字?”

    乍一听,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这司家大少是什么情况,居然问一个陌生女人叫什么名字?

    daisy一笑,这笑容暗藏着黑暗,多年未见了啊,司景淮。

    “司少,询问别人的名字恐怕是不太好吧。”

    “站住!”

    司景淮一时间就怒了,将daisy扯了过来,一瞬间,身体被司景淮按住在自己的怀里,一股香味扑鼻而来,司景淮不知这是什么香味,但是确实够味。

    “司少?”

    “泼了我的衣服就想离开,做梦呢,小姐,我们好好谈谈吧。”

    苏恩发现事情有些不太对劲,酒杯下意识的放在桌子上,上前紧蹙着眉头,“司景萱这是在做什么?故意引起司景淮的注意?”

    “这女人.......居然不按照自己的命令去做?反了天了?”

    苏恩心口的怒火缓缓上来,拳头隐隐握起,果然,果然是要脱离苏恩的掌控。

    心里无比的怒火,但又不能发火,这一幕幕都在墨池和叶棠的视野里,眯起眼睛,“daisy果然是司景萱,如今司家是司景淮在掌权,恐怕这是又要闹出一番闹剧了,若是......司景淮将daisy作为司景萱的替代品的话,那么无非是给司家蒙羞。”

    “需要帮daisy一马吗,毕竟也是色欲,你的手下。”

    “她的眼神里有着太过于强烈的欲望了,尤其是对待苏恩的时候,那种想要自由的欲望更是强悍,叶棠,七宗色欲,果然名不虚传!”

    叶棠饮了一口红酒,知道咽入口中,才妩媚一笑,“呵,那是自然,我可不能让她在这里被司景淮带走,那可是我手底下的人。”

    “司景萱......你!”

    苏恩在背后隐隐咬着牙,这女人,敢当众给他挑衅!

    叶棠上前举着酒杯,“司少这样抓着一个女人不太好吧,况且还是我的人。”

    叶棠是等苏恩气的走了才出手的,毕竟他也不知道直接说出来会给daisy带来多大的麻烦。

    苏恩啊苏恩,算计一切,恐怕连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心吧。

    可惜,daisy至死都想要逃离你,只想回到司景淮的身边吧。

    “这位小姐像极了我一个人,不如让我跟她单独聊聊吧。”

    “叶少,我没事,我可以的,明天我会回来的,到时候再跟你解释。”

    看这样的情况,daisy今天是不想要回到叶棠那边了,也不想回到苏恩那边,只想留在司景淮的身边而已,或许,那是她的哥哥啊。

    哥哥......可司景淮......

    “我知道了。”

    司景淮也有些疑惑,为什么会对这位小姐有种熟悉的感觉。

    “我想跟你单独聊聊,可以吗。”

    司景淮点点头,从四年前司景淮找他父亲谈过之后,他才知道司景萱,他的妹妹背后的真相,也对欧阳馨蕊有过多的误解。

    接下来的四年里,将司家掌权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日复一日的将司家发扬光大,而他的父亲对他做的一切事情,也是过目不问。

    “好,可以的。”司景淮看着daisy,温和的笑了,很久没看到司景淮对一个女人那么笑了。

    众人都将路敞开,只有司家老爷子知道一切,只是什么话也不说,招呼着客人。

    今天是老爷子的生辰,也同样是司景萱的生辰。

    只是这件事情,好像所有人都忘了,还有一个人,他记得,他依然记得。

    对司景萱的情,从很久很久开始,就已经有了。

    司景淮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看向叶棠的时候,有一瞬的感觉,好像是注意到了什么一样。

    但是想不起来,就好比之前发生的墨家惨案,墨家小姐被祁家小姐逼疯导致杀人,最后被判了五年有期徒刑,这件事情,一直在豪门圈子里议论纷纷,但是迫于墨家在海城的地位,一直没有传到墨家总裁墨池的耳朵里。

    至于那个叶棠,之前在网上公开了A国总统的身份,在场的人都知道,只是一直不敢靠近而已。

    不只是A国总统,也同样是叶氏集团的总裁,只是很少去叶氏而已,一切都是由助理陈飞代为掌管,传个话而已,其余的都是自由运转的。

    司景淮将daisy带进自己的卧室的时候,一股年幼时候的感觉传来,“哥......”

    “你跟我单独聊聊,就是为了叫我一声哥?你,究竟是谁?”

    “我是......萱萱啊,你还记得吗。”

    daisy隐隐的感觉到身体在发抖着,她是没有办法了,只能在司家老爷子生辰的时候引起司景淮的注意,除了这个,没有办法了。

    “......谁派你来的,不知道不能在我面前提起司景萱吗。”

    “你若不信,可以做DNA验证。”

    “司景萱胸前有一个胎记,你可以看看。”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说过了,我就是司景萱啊,现在除了司家,没人可以帮我。”

    为了脱离苏恩的掌控,为了脱离他的一切,不能按照他的一切去做,我必须一次将司景淮拿下,这样的话,司家还有我的一席之地。

    “你若不信......”

    看着司景淮一直沉默不语的样子,好像还有怀疑,不免将外套脱了下来,将衣服那边的隐晦的胎记给司景淮看。

    一个拥抱靠近这daisy,她怎么会不知道司景淮心里在想些什么呢,早在当年,当年被人设计溺死的时候,就该知道,这一切都是父亲所做的。

    因为自己的母亲被父亲怀疑不贞洁,所以怀疑自己这个孩子是别人的孩子,所以才会将他溺死丢入河中,谁成想,这时候的欧阳馨蕊跑了过来,才导致这个悲剧。

    “我会做DNA,但是你真的像极了萱萱啊,不管是不是真的,真的会把你当做萱萱的。”

    “试图勾引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吗。”

    “你当我亲妹妹,我可没有,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我,司景淮是个花花公子,即便......”

    daisy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将衣服穿好,往门口走去,男人比女人还要快,将门关上,这房间是隔音的,没有人会知道。

    即使是萱萱,他也要得到!

    他早就知道了,早就知道了这一切,对于司景萱的感情早已超越了亲情,更多的是男女之情。

    “疯了吗,我可是你亲妹妹,我不是......”

    “我知道,我都知道。”

    “即便最后得到的是DNA结果显示是正确,确定是亲兄妹的话,那我也认了。”

    “萱萱,多年以来,我都是喜欢你的,可能那时候小你不知道,但是我是认真的。”

    认真的?

    daisy感觉又掉了一个坑,原本就是想要认清的,可......

    “知道当初我问我父亲的时候说了什么吗,即便DNA,你也跟我是不品配的,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你身体里的血,根本不存在司家,说到底,你是妈妈从外面抱回来的孩子,只是当初我在上学不知道,背负父母蒙在鼓里。”

    “哥......司景淮?”

    “你知道我,有多么想念你吗,你故意泼我衣服,我就已经知道了。”

    “这些年,一直在打听你的下落,可知哥哥,多想念你?”

    司景淮道出了一个真相,“萱萱,我护着你,好不好?”

    “我早就知道你的下落,只是不会突然的去找你,你在谁身边我也一清二楚,我不过是想要你主动上来找我,萱萱,回司家吧。”

    “司家永远为你敞开大门,哥哥也一样,想你了。”

    那一刻,好像觉得,自己有家了,曾经一直在外流浪的daisy,好像可以改回名字为司景萱了。

    可是为什么,这样的司景淮,感觉让daisy有些可怕呢。

    哥哥,真的是司景淮吗,为什么长大了,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呢,让人觉得可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