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笋女帝摊牌不装了 > 第一卷:亿昔花间初识面 第四章:四面墙都有狗洞
    昭和见她呆愣着还不肯走,挑眉道:“怎么,你还有别的事?”

    昭月抿嘴,不然你以为呢,来这被你当球耍吗,要不是为了正事,她才不愿意见她。

    “母皇的男妃们按规矩得一律迁往苍梧宫居住,可……皇贵君的本就比寻常人身子弱,怕是吃不了这个苦,所以妹妹希望姐姐能够让皇贵君独自居住,多安排几个男侍伺候着,毕竟皇贵君也是母皇百般爱护着的,姐姐说如何?”

    “再议。”

    昭和不再理她,自顾自的往殿内走去

    开什么玩笑,我的生父不也还要去苍梧宫和你们一起住么?我说什么了吗?

    要是这话被昭月听见了定又是要道:我父君和你父君能一样吗,你父君就是个德行有失被母皇终生幽禁的人。凤后又如何?哪里有我父君尊贵!

    昭月咬碎了一口银牙,好,你不答应,我也要做!她气势汹汹的带着男侍往反方向走去,路过纪寒的时候还剜了他一眼。

    纪寒面色不变,唯有青曲默默含泪,到了这该死的昭国,我们殿下更是要日日受人欺负了。

    “殿下,你莫要放在心上,她们女子仗着地位高就随意欺辱我们……”

    纪寒抬起步子往前走去:“你何时变得这般娇气。”

    青曲:“……”

    殿下慢点,等等属下!

    “宣敌国质子觐见。”

    纪寒皱了皱眉,一瞬间又恢复了方才的神色,她们昭国可真是“客气”。

    昭和漫不经心的坐在台前,看着他们走进来,这两人她是不是见过,特别是后面那个,瞧着怎么格外不顺眼。

    昭和半蹙眉头,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呢。

    青曲感受到了昭和灼热的目光,不自觉的挺起了胸膛,不能让殿下因为自己而受委屈。

    纪寒眉角一抽,这个二百五生怕别人认不出来你,他无奈的往旁边一挪。

    他动作幅度不大,但也足够引起昭和的注意,因为这厮正正好挡住了她的视线。

    昭和脑袋里灵光乍现,可正要想出答案的时候就被打断了。

    “纪寒参见昭国女帝。”

    昭和欲言又止,最终放弃,算了,反正应该也不重要,她后面因为今日这个想法那是后悔不已啊,要是她再努把力想起来,就会知道这个看着像个小白花的质子爷其实是个大灰狼!

    “你就是元国三皇子纪寒?”昭和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长得倒是人摸狗样的,在男人堆里倒是个看得过眼的了。

    纪寒整个人都趴在地上,单薄的背依旧挺得很直,他头发长至腰间,又乌黑靓丽,散落在衣衫两旁,颇像一匹新式样的绫罗绸缎。

    昭和又仔细看了几眼,她的视力好,一下就看到他耳朵上长的绒毛,短短的,毛茸茸的,然后就是他轮廓明显的下巴,不难看出他是个芝兰玉树的公子。

    可那又如何?世上只有鹿灼那般的男子才最讨人喜欢。

    纪寒眨巴了一下眼睛,匍匐的身子一颤:“是。”

    跪在他后面的青曲瞧见了觉得不明所以,殿下的腿是跪酸了吗,唉,这个世道对男子也太不好了,她们女子行礼只要单膝下跪便可,而他们男子必须整个人都匍匐在地上。

    昭和也看到了他身子的颤动,啧啧啧,他是在怕我吗,漂亮!果然是能当质子的人,这态度就十分端正,值得嘉奖。

    她故意凶狠道:“既然你们来到了我们大昭国,就得按照我们昭国的规矩办事,你们那套元国的东西就可以……扔了。”顿了顿又道,“行了,现在见也见过了,你们跟着弄琴去找宫殿住下,无事不要乱跑,否则后果自负。”

    弄琴朝着她挤眉弄眼,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怎么是我去?

    昭和撇了她一眼,弄琴顿时乖巧了。

    好嘛,我去就我去。

    纪寒有些懵,她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相传昭国长公主昭和最爱美男,一夜可以御男无数,在床上算得上是花样百出。

    她的男宠都被她安排在昭国都城泰安也就是在这里一个叫做锦瑟居的地方,且派着专人守护,寻常人连瞧上一眼都要砍头的。

    如今看她见了我竟也不起色心?难不成传言有误!不可能,这昭和一看就是个喜欢装模作样的人,定是在假意忽略,待我后面再来试探与她。

    纪寒定了定神,不管如何,昭和他一定要拿下。

    青曲小心翼翼看了前面带路的弄琴一眼,与自家殿下窃窃私语:“方才殿下是不舒服么?”

    纪寒没有回答。

    青曲委屈,但还是什么也没说。

    弄琴高昂着头,带着一股趾高气扬:“质子爷,就是这了,君上刚继位,宫内整顿出来的宫殿不多,就腾出这么一个地方来给您,希望您不要介意才好,你们今晚先歇息,每天吃饭的时辰御膳房会派人送膳食过来。”

    她说完便捂着嘴离开这了,这里真臭,寻了半日,也就这符合君上的要求了。

    纪寒和青曲抬起头,看着宫殿上的匾额,估计是年久失修,这匾额上的字已经看的不是很清楚了,不过还是能依稀辨认出那上面写着大大的三个烫金字---芈烊殿。

    远处有几只乌鸦飞过,跟着也叫了几声,显得这里的氛围更加阴森可怖了。

    青曲推开殿门,灰尘遍布,洋洋洒洒糊了他一脸,急的他直直呸了几声,再往里面看去,杂草丛生,俨然是许久都没人居住过的模样。

    “殿下,她们也太瞧不起人了!殿下再怎么说也是一国皇子,不行,这地方根本就没法住,我去跟她们说说。”

    闲乐紧赶慢赶的赶过来,他先前被纪寒安排去处理马车的事情了,那东西也是花了他们不少银子的。

    他一路打听来到这,就看到青曲满脸不忿的往外走,疑惑道:“你要去哪?”

    青曲指着殿内,闲乐将视线跟着移了过去,“你看这地方能住人么,我无所谓,殿下不能住这种地方。”脸上满是悲愤。

    闲乐看着殿内的情况也是很无奈,可还是阻拦道:“别乱出去,容易惹麻烦。”

    青曲痛心疾首:“这别的不说,要是下雨你觉得那几片瓦能抵挡住什么?”

    那瓦上也是生满了草,屋外若下大雨,屋内定下小雨不可。

    闲乐还是拦着:“你若是去了,殿下只会过得更不好,你别忘了殿下的目的。”

    青曲依旧想往外冲:“我没忘!不就是复仇吗,要是得了风湿别说复仇了,就算好好活下去都累。”

    纪寒冷冽道:“够了,都进去。”

    二人立马住了口。

    闲乐懒懒道:“小曲子,靠你收拾了。”

    青曲撸起袖子去旁边的井里提水,听到他这样说不满道:“凭什么,你快去收拾里屋,殿下今晚还要歇息。”

    “不行了,我太累了,你容我先歇会。”

    他使着轻功飞上了树上,靠着最粗的那根枝丫就闭上了眼。

    青曲知道他又是犯了懒病,当初就不该让殿下同意他进门,就这?能干什么,他任劳任怨的四处打扫着。

    殿内。

    纪寒展开随身携带的画像,若有所思的样子,昭和,昭和。

    入夜。

    昭和正和几个属下推着牌九,忽的打了个喷嚏,她摸摸鼻子,道:“继续玩啊,就不玩了,我的钱还在你们那呢。”

    弄琴娇笑:“君上又玩不起了,君上不会不知道吧,昭月公主可是偷偷给那边的男侍塞了不少钱说要偷偷把她父君接走。”

    昭和无所谓道:“钱都拿着了吗?教他们放心拿,就说昭月公主请喝酒,哪里有不拿的道理。”嘴角一勾,“至于,人接不接得到,就是另一回事了。”

    她伸了一个懒腰:“帮我换衣服,我要出去。”

    羌芜手脚麻利的给她换上了一套男装,又道:“明日休沐,但你也要节制,早点回宫。”

    昭和左拥着弄琴,右拥着羌芜,不正经的往她们耳朵里面哈气:“要不你们也陪我去?那里的灯火明亮极了,比起宫里更甚,还有那里的美人……”

    弄琴嗔了她一眼:“君上,我们还是算了吧,那么女人怪怕的。”

    昭和今晚要去干一件大事,而这件事恰巧和鹿灼有关,她身边带了两人,醉童和巫酒,两个货真价实的男人。

    “殿下,那人出宫了。”闲乐凑到纪寒耳边道,他说是去睡觉,其实是隐在暗处打探消息去了,闲乐可是数一数二的影卫。

    纪寒点头:“很好。”

    她还是忍不住要去……找男人了吧?

    这种时候怎么能少了我呢。

    入夜后的泰安比白日里更为繁华,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吆喝声不绝于耳,唯有一处只有流浪猫会驻足,那就是锦瑟居。

    昭和大摇大摆的走进去,随后到的就是纪寒,他选择翻墙进去,可是没想到的是四面墙角下竟然都有一个洞。

    纪寒凝眸,这难道就是狗洞?可为何,四面墙下都有,他不敢再轻举妄动,瞄准目标后爬上了远处的一个大树上,看着里面的情况。

    昭和望着院内整整齐齐站好的“女子”们顿时兴奋了!她绕着他们走了好几圈,绕的中间那些人都晕了。

    “听好了,你们这些人都是我从四处搜刮而来的,是属于我昭和的私人财产。”

    他们皆低头道:“是。”声音皆颤动。

    这可是魔昭帝啊!

    昭和满意点头:“以后,你们的职责就只有两个,第一,伺候好我,第二,伺候好未来的凤后,听明白没。”

    “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