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笋女帝摊牌不装了 > 第一卷:亿昔花间初识面 第五章:天上掉下个质子爷
    昭和又是满意点头:“很好,既然你们都清楚了,那么……现在都给我出发!去太傅府抢人。”气势那叫一个磅礴。

    那些人面面相觑。

    “抢……抢人?抢谁?”

    “根本没说啊。”

    昭和见他们呆愣,蹙紧眉头:“醉童,你没跟他们说?”

    醉童看天,装作不知。

    好家伙,我怎么敢直接把那事情说出来,何况,一国女帝直接喊人去把太傅府的公子给抢去了算怎么回事。

    昭和瞪了他一眼,跟那些人道:“咳咳,鹿太傅有个公子叫做鹿灼,生的倾国倾城的那个,你们今晚的任务就是把人给我从太傅府弄出来,不管用什么方法,懂吗?”

    那些个男人们身上的脂粉可劲儿的掉,他们突然觉得身上的绫罗绸缎不香了。

    他们这些人来自五湖四海,互不相识,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人又长得姣好,稍不注意就可能被抢走当男妓了。

    可突然有一天,两名男子解救了他们,说是有一份好差事,他们这才屁颠屁颠跟着他们的跑过来,可没曾想,这份好差事竟然是给昭和做事!

    而且还要穿女装,他们想做个女人,可是并不是假装成为女人啊,不过看在吃穿不愁便也留了下来。

    现在已经过了一月了。

    没想到如今就是要用到他们的时候了。

    没有一个人做声,昭和脸一沉:“怎么,不愿意?我养了你们一个月了,当吃白饭呢,现在!出发。”

    他们身子发起抖来,不,去太傅府抢人,这不是找死吗,何况,他们手无缚鸡之力的,叫他们怎么抢人。

    昭和冷笑:“不去是吧,那你们都洗干净去床上给老娘等着,虽然一个个长得歪瓜裂枣的,但也不影响,关了灯都一样。”

    “去,我们马上去。”

    他们立马人挤人的要出这锦瑟居,犹如老鼠见了猫一般,可见那句话对他们的冲击力有多大。

    昭和摸了摸下巴,嗯,甚好。

    今晚就是鹿灼就范的日子,他是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

    巫酒面无表情道:“你这是叫他们去送死。”醉童笑:“不不不,还有君上,她也在作死。”他声音很小声,但还是被昭和听见了,直直追的他喊了娘才作罢。

    纪寒大概清楚了事情经过,攥紧了拳头,鹿灼,这人是她喜欢的人?我得趁虚而入才行,不过不是现在,他飞身往那些个男人走的方向走去。

    锦瑟居出来了好些长得像男人的女人!这条消息一下子传到了泰安各个摊贩耳中,她们皆翘首以盼,盼望着他们的到来。

    女帝能看上的得是什么样的极品。

    不过谁也没见着,因为他们直直往太傅府走去了,所有没睡的人都跟着围上了太傅府。

    “怎么了这是,听说有热闹看。”

    “你瞧见没,那些,全都是女帝的人,我猜他们是要去砸场子。”

    “砸谁的场子?”

    “太傅啊,鹿太傅是保昭月公主那一派的人,估计女帝早看她不爽了。”

    男人们扭扭捏捏的看着太傅府门前的两个女侍卫,一个都不敢向前。

    因为这里太吵了,把里头的人全都给惊动了,鹿鸢沉着一张老脸走出来:“何人在我太傅府门前喧哗。”

    “把鹿灼交出来!”

    他们鼓起勇气喊,其实声音跟蚊子叫没什么区别,叫这一句话还搞得他们面红耳赤的。

    鹿鸢脸更黑了:“哪里来的女子,竟直接来我太傅府喊人,来人,都给我轰过去。”

    没等女侍卫冲上去,男人们一拥而上,不管了,比起鹿太傅,还是昭和那句话更可怕,“冲啊!”

    鹿鸢被挤得晕头转向。

    昭和就坐在不远处的茶摊上喝茶,不时的呷一口茶。

    “客官,这是小店新推出的糕点,你们尝尝,如今,我们不宵禁,晚上大多时候都这么热闹,就是今日这太傅府也不知发生了何事,围了那么多人。”

    店小二殷勤的奉茶,瞧见昭和的脸后,人直接坐到了地上,茶水也洒了一地 ,昭昭……昭和。

    昭和食指放在嘴边:“嘘,不要叫。”

    店小二哭丧着脸,他是店家的第三房,晚上帮忙端个茶送个水,没曾想第一天就遇到了传闻中没男人就会死的昭和女帝!

    完了,完了,她不会看上我了吧?妻主!救命啊!

    昭和没有错过他脸上精彩的表情变化,扶额,我的威名还是这么大,唉,真苦恼。

    “不要脸的,就工作了那么一小会就受不了了?你们男人真是不中用。”一个身上堆积的满是肥肉的女人捏住地上男人的耳朵,怒骂,“快给我起来!”

    店小二依偎在女人怀里:“妻主,我怕。”女人:“……”

    而太傅府早就乱成了一锅粥,其余府上收到这个消息也是大惊失色,哪里来的贼人那么胆大妄为!竟敢直接去太傅府抢人,这不是再打我们的脸吗?

    他们顿时全都坐不住了,都抄着家伙什往太傅府冲去。

    鹿灼穿着亵衣亵裤就被扛了出来,一脸悲愤:“你们是谁,快放我下来!”长长的秀发也随之飘扬,映着月光能看出他肤如凝脂,当真算的倾国倾城。

    没有人回答他。

    “公子被抢走了,公子被抢走了!”

    太傅府人仰马翻。

    鹿鸢差点就晕过去,她有气无力道:“看见人往哪方向走去了吗?”

    “好像是往东边去了。”

    “快去追……”说完这句话鹿鸢就晕了过去。

    府内的人更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太傅府就鹿灼一个公子,虽不是女子,但起码也是太傅的子孙后代,就这还被弄走了,能不让人着急嘛。

    大学士许琦是最着急的:“怎么样,人醒过来没?”她的女儿许挽可还等着娶这一位鹿灼呢,现在人被一群悍妇掳走了,清白难保啊!

    “学士大人,太傅是气急攻心,恐怕一时片刻难以醒过来啊。”大夫摇头道。

    鹿太傅的正夫也就是鹿灼的父亲焦急的看着不省人事的鹿鸢,眼泪水都出来了,“许大人,现在家里没个主事儿的,还望许大人能帮忙找找吾儿。”

    许琦见他哭的厉害,叹气道:“我现在就派人去寻,你好好照顾鹿大人。”

    她一踏出太傅府就听到那些百姓话语中隐隐约约提到女帝,她随手抓来一人问:“人是被女帝抓走的?”

    “对……应该是,那些人就是女帝养在锦瑟居里的人啊,我亲眼看到她们从那里面出来的。”

    许琦愤然离去,好一个魔昭帝,直接动上手抢人了,锦瑟居是吧,我定把你翻一个底朝天去。

    锦瑟居。

    鹿灼被蒙上了双眼,捆上了双手,嘴巴里也被塞了一块布,他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这些个“女人”看着鹿灼:“这男的长得确实好看,怪不得那女帝对他这么上心。”

    “所以说,这年头长丑一点好。”

    鹿灼听到他们说到昭和挣扎的更厉害了,快放了我!

    昭和推门而入。

    一眼就看到坐在床上的鹿灼,脸上露出一丝看起来就很猥琐的笑:“鹿灼哥哥。”

    其他人:“……”能不能把我们当个人,他们很有眼色的退了出去。

    鹿灼身子一僵,是她。

    守在门外的醉童又喝了一口酒,道:“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啊。”另一旁的巫酒没有搭话,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模样。

    昭和抚摸着他的下巴,光滑细嫩,她现在兴奋的简直能吃上一头牛,她竟然和他待的那么近!

    这可是第二次,第一次还是小时候一起在国子监的时候,那天晚上,她把他们两个反锁在一间屋子里,她正打算亲他的嘴的时候却被母皇的人给打断了。

    可如今,谁也不能打断我!

    这鹿灼被他娘保护的太好了,天天想见他一面都难,现在好了,果然还是“抢”这个法子好。

    她先是把布头从他嘴巴里拿出来,然后为他解了眼睛上的罩子,露出了他那一双“含情脉脉”眼。

    “怎么哭了?”

    昭和着急的看着他,摸着他的眉眼。

    鹿灼眼睛红红的,还带着些许戾气,“滚开!”他把头往旁边躲去。

    昭和手一僵,终是放下:“我……他们弄疼你了?我现在就去杀了他们。”

    鹿灼狠厉道:“放我走!”

    “不可能!”昭和大声道,看他脸上又落了一颗泪,语气又缓和了些,“明日我们大婚,你今日好好休息。”

    鹿灼拒绝:“我是不可能嫁给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他后面被绑着的手不断挣扎着,手腕都被绳子给硌红了。

    昭和捉住他的手:“别弄了,都弄红了,你乖一点,我会好好对你的。”

    鹿灼冷笑:“这句话你对不少人说过吧,放心,我可不吃这一套!堂堂女帝派人去太傅府抢人,做事真的算得上是光明磊落,千古名君啊。”

    昭和伤心的捂住自己的胸口:“你怎么会这样想,我除了你谁都不要,你难道也会相信他们那些子虚乌有的传言吗?”

    砰!

    昭和循着声音望去,有人从房顶上掉了下来,是那位小质子?

    纪寒正掀开了一片瓦,没曾想这锦瑟居的瓦质量也这么差,直接让他从上面掉了下来,这就很尴尬了。

    昭和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把剑,然后用剑指着他,问道:“你怎么在这?”

    纪寒如受了惊的小白兔一般,把身子缩成了一团:“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是不小心。”

    昭和望着头顶上破了一个大窟窿的房顶,你告诉我这不是故意的,谁信。

    “你跟着我?”

    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纪寒可怜兮兮的摇头:“我没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