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笋女帝摊牌不装了 > 第一卷:亿昔花间初识面 第十一章:解毒丸
    青曲小声道:“殿下,我们还不进去吗?”

    纪寒淡声道:“不急。”

    青曲有些疑惑,他见殿下从刚才那昭国女帝进入殿中后就一直紧锁着眉头,分明就是有些担忧的模样,可说出来的话却又这般凉薄,也不知是在等些什么。

    青曲又往底下看了一眼,幽怨道:“殿下本就和她没什么关系,若硬是要扯上什么关系,那也仅仅是在利益上的联系罢了,殿下可不要为一个这样的人而难过。”

    纪寒瞥了他一眼,那一眼寒凉无比,青曲立马噤声不言了。

    弄琴见他不说话,冷笑连连:“鹿太傅独子可是心虚了?如今心虚也晚了!”

    昭和灼灼的目光就没离开他的身上,她在希望,希望他亲口对她说,毒药不是他下的。

    鹿灼对上她那目光,他的心就像是被人攥紧了一般,几乎都要喘不过气来。

    不知为何,他觉得很难受,很难受。

    明明这样才是最好的。

    ……

    昭月打破了这个僵局:“如今纠结这些也无用,太医随后就到,段太医医术高明,姐姐肯定不会有什么事的。”

    许琦却道:“女帝生死不知,可我昭国不可一日无君,还是尽快将下一位继位者安排下来为好。”

    一人说话百人回应,竟都是同意许琦的说法的。

    “请君上尽快定下储君人选。”

    “请君上尽快定下储君人选。”

    昭和环顾四周,她们一个个像是要吃人肉的豺狼虎豹,就这么盯着她,盯得她心惊。

    也难怪母皇会叫她坚持了。

    昭月不赞同的看着她们:“姐姐还好好的待着这呢,你们身为臣子不关心自己的君上,真是不可理喻。”

    其眼底却闪过一丝窃喜,她的心思昭然若揭。

    她是庶女,却“德才兼备”,颇受昭国百姓喜爱,也得文武大臣的支持。

    昭和只不过是个光杆司令,所有人愿意顺着她来,不过是因为怕她罢了。

    昭和不接昭月的话头,冷眼射向许琦:“大学士还真是心急啊,就像那次我们在先帝的凤鸣宫里一样,欺君罔上,好不热闹。”转而又温温柔柔的看着鹿灼,“这件事你没有参与对吗?”又再次问了一遍。

    许挽气闷,这毒为何发作的这般缓慢?

    真是个便宜没好货的东西。

    鹿灼目光下移,看到了她没有一点血色的唇,打心底升出一丝怜悯,但也只是一丝,并且转瞬即逝,如同错觉。

    他是存了心想要害她,又岂会扯谎?

    昭和瞧见他的神色,就知道他想说什么,忽的她不想听了:“你别说了,我知道你没有参与,不是你。”

    她将头埋到弄琴的胸.口处,感受到一丝温暖,她的心好冷。

    鹿灼却不想住口,生生把昭和的心戳出一个窟窿来才罢休。

    “我有。”

    就那么两个字,说出口后却像是花费了他全部的力气。

    鹿灼想看到她绝望的样子。

    就像那些个死在她手里的那些个亡魂面上的模样。

    埋在弄琴胸.口处的昭和一动也不动,半晌终是低低笑道:“你是骗我……是骗我的吧?鹿灼。”

    弄琴叹气:“君上,你可看清楚了吗?”

    她掏出一个木锦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个黑色药丸,也没有和水,就那么塞进昭和的嘴巴里。

    段子如一路小跑,终于从泰安城东赶回了皇宫,她被许大学士安排去那义诊了,听到昭和中毒,当即什么也顾不上就跑回来了。

    她气喘吁吁的挤入人群,来到昭和身旁,也不行礼,不由分说的拉着昭和的手把脉,脸色这才好转了些许。

    “君上体内的毒已经解了大半,请问这是谁给君上医治的,君上体内的毒可是七步蛇的蛇毒,一炷香的功夫人就会毙命了,当真是奇迹啊。”

    段子如看着各位大臣。

    弄琴把空了的盒子递给段子如:“段大人,这是莫神医的解毒丸,能解世间奇毒。”

    段子如接过盒子,将其放到鼻子下闻了又闻,确实是上好的解毒丹留下的味道。

    而且这还是传说中的莫神医留下来的,她可是个传奇般的人物啊,想当初她也不过是在宫廷内宴饮上有幸见过她一回,仙风道骨、衣决飘飘。

    就算寻遍昭国,在医术上的造诣也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这位莫神医。

    她恍惚记得,这颗解毒丹是她老人家留给穗成女帝作为傍身用的,没想到她留给自己的长女了。

    现下倒是救了她一命。

    段子如看着在场人神色各异,就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些什么,心中微微一叹,这孩子过得不容易哦……

    但她已经老了,没有气力管这些事情了

    但是她还是希望十五年前她拼死救下的孩子能够安然无恙。

    即使她越来越不可理喻了。

    永乐殿外的血腥气她一来可就闻到了,估计又是谁犯了错,被杖毙了吧。

    段子如想到这些,神思久往,精神也有些恍惚,还是挺着身子的倦怠,对弄琴她们道了句:“君上体内还留有余毒,尚需好生休养方可养回来,君上切记不可劳心劳神了,臣会在太医署制好药方,叫那些个药童们煎好药送过来,喝上那么几日就好了,臣就先告退了。”

    弄琴她们也恢复了往日的沉着。

    唯有鹿灼依旧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是,多谢大人。”

    这一场戏来得快,去得也快,可也没有散场。

    大家很失望,是的,昭和没死,她们真的很失望。

    最失望的莫过于许大学士母女,因为这一切都是她们的主意。

    可现在一切都打了水漂,这如何不让人失望?

    “臣想起来家中还有琐事,就先回去了。”

    “臣也是。”

    除去许琦、程岚等人,大半的人都在想理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我看谁敢走。”

    刚抬起脚的大臣们被迫将脚又放了下去,她们现在可是如坐针毡,不敢多说一句话,也不敢多做一件事,生怕把这个瘟神给惹怒了。

    昭和岂会让他们如意?

    她撑着身子站起来,明亮的灯光映射在红色的衣裙之上,为她整个人添上了一股不容侵犯的威严。

    现在的她不似在鹿灼面前的柔和,也不似之前在大臣面前那副事不关己、吊儿郎当的样子,而是如凤凰涅槃般周生弥漫着腾腾热气,其中却又夹杂了些许冷气,冷与热的碰撞,直直把人撞的魂飞魄散不可。

    昭和似笑非笑,脸上的神色忽明忽暗,让人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她招招手,她招手的那方向俨然是鹿灼所在的方向。

    鹿灼一直神情恍惚,现在又添了几分凄凉在其中。

    昭和看他没有反应,弯腰,然后一把将他从地上捞起,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宛若早已在心中想了千八百遍。

    她左手环住他的细腰,右手轻浮的往上摸去,摸着鹿灼那一双丹凤眸,接着是小巧的鼻子,再然后就是嫣红的嘴唇,她手下的力气越来越重,不断摩.擦着鹿灼脸上的嫩.肉,像是惩罚,更像是折磨。

    “方才你说的话寡君都听到了。”

    女子的喃喃细语传进耳内,鹿灼的耳朵也跟着痒了痒。

    昭和又道:“我还想在听一遍,你拿着这个东西当着宗卿贵族、文武大臣的面再说一遍,可好。”

    她说话的语气很和缓,却难掩话语中的讥讽。

    鹿灼看着手里的婚书,推开她,没有看她依旧有点苍白的小脸,伸出手指着她,“女帝,你究竟还要侮辱我到什么时候?昨日夜里,我已经听到那些贼人口里的主子就是你!”

    昭和心里隐隐有些受伤,但面上还是挂着笑,那笑在众人显得格外刺眼。

    “那我若说,就算是如此,你鹿灼也不能离开皇宫半步呢?”

    鹿灼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这是一种无声的控告。

    昭和大笑:“骗你的,瞧你吓得,不过不是你鹿灼不要我,而是我昭和不要你,各位都在,那我就宣布与凤后鹿灼和离,从此以后,鹿灼与我昭和再无关系……”

    她笑着笑着眼睛却红了,你定会高兴吧?

    而鹿灼的心仿佛被紧紧揪起,他没有觉得如释重负,反而蓦然觉得烦躁了几分,更有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

    他这是怎么了?

    他也许真的摆脱她了吧,以这样的方式。

    昭和抬起手,想摸摸鹿灼的脑袋,却猛地心惊,他和自己已经没有关系了,转而手摸向了自己的脑袋,将头上插的珠翠扯下扔到地上,这等放浪的动作更是让大臣们不敢直视。

    她的发散在她的后背上,乌黑细长。

    昭和的瓜子脸也被浓密的头发罩住了半边,配着她那苍白的脸,让人午夜梦回之时都会觉得可怖。

    “今夜这场戏你们猜是谁导演的?”

    许琦脚下有些不稳,她开始兴师问罪了。

    “没人说话?那我就把这根珠钗扔出去,落到谁的脚下谁就是,你们说怎么样?”

    昭和站在台前,把手里唯一的珠钗甩来甩去,一下对准程岚,一下又对准许琦,二人也是敢怒不敢言。

    殿内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哟,看来真没人说话,那就看天意吧。”

    她将珠钗猛地一甩。

    啪嗒。

    昭月皱眉,看着自己脚下的珠钗,这昭和是故意的吧?她已经离了那么远,还甩到自己跟前?

    昭月眼眸含泪:“姐姐,你出事之后,最担心可就是我了,你可不能冤枉了好人啊。”

    昭和走到昭月面前,漫不经心道:“好妹妹,你挡住她了。”

    她?是哪个她?

    昭月侧过身子,就看到了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许挽。

    许挽手脚冰凉,见昭和向自己走来,更是心跳如雷,她祈求般的看向昭月,那一双含水的美眸如同再说,救救我。

    昭月却低下了头,没有再看她。

    许挽心下绝望。

    昭和饶有兴味的看着她面色的变化,可她就是不说话,她想要看看许挽会怎么办,到底会不会把她背后的人供出来呢?

    许琦这个护犊子的立马来到许挽跟前:“君上,夜已深了,明日再调查这件事吧,何况君上病刚好就不要费神想这些,以免伤了贵体。”

    昭和轻呼,似是在惊讶,幽幽道:“许大学士怎么会想到维护一个小宫女,莫非你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许琦怒极,这是在跟自己装傻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