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夺笋女帝摊牌不装了 > 第一卷:亿昔花间初识面 第十二章:你喜欢我可还作数
    许琦咬牙道:“没有关系,但……”

    昭和打断了她的话头,嗤笑:“既然没关系,那就别挡着我!”

    她说话的语调忽的升高,把许挽吓得身子都抖了三抖。

    许挽如一个受气包般低着头,泪水不争气的从眼眶里流出,一滴一滴的滴到了地上。

    母亲,你竟然说我们没有关系。

    母亲,女儿怕。

    许琦脸一黑,但却没了多余的神色。

    昭和轻笑:“哭什么,我都没哭,方才我说的话大家也都听清了,我昭和一言既出,便驷马难追,这珠钗很不幸的扔到了你这个小小宫女的脚下,那么你就是这件事情的主导者,来人,把她给我拉下去,先……重打二十大板,然后喂上三瓶七步蛇毒液,在还没死之前,再把你这漂亮的脸蛋一点点划烂,啧啧啧,那场面我想起来就觉得很美,你们说是不是啊。”

    鹿灼俊美的脸霎时变得惨白,他跪在昭和面前,坚定不移道:“此事因我鹿灼而起,女帝若是不悦,便只罚我鹿灼一人,不要牵连无辜的人。”

    许挽怔怔的看着就在自己前方跪着的少年。

    昭和如同被逼急了的困兽,猛地翻身,便天地动摇。

    她勾起鹿灼的下巴:“无辜?你跟我说她无辜?嗯?”

    她的这一句“嗯”声调低沉却又婉转,宛若催命的呼嚎。

    鹿灼抿唇,薄汗从额角密密冒出。

    昭和松开对他的禁锢,摸着自己嘴角干了的的血迹,似笑非笑:“醉童,来活儿了。”

    这是来自上位者的审判,无人能挡,也无人能及。

    醉童沉着脸抓住许挽的手腕,就要把她往外拖去。

    许挽五官扭曲,大声尖叫,挣扎着不愿离开:“君上,我错了,你放过我好不好,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在场所有人的心也跟着颤了颤。

    昭和……真的不能惹。

    她们蠢蠢欲动的那颗心又再次安定下来。

    她可是个说杀人就杀人的主儿啊。

    许挽哪里挣得脱醉童的双手?

    醉童,他是昭和在垃圾堆里捡来的孩子。

    名字也是昭和亲自取的,就是希望他能像一个醉酒之人一样忘记烦恼,活的像个孩童,那时还不知“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他伴着昭和长大,烦恼有没有忘记另说,但大家都知道他是昭和手底下的第一号刽子手,所有昭和看不惯的人,他都能想尽办法折磨他至死。

    方才的那位就是个例子,在昭国女帝立后大典上被他活活杖毙。

    实在是令人扼腕。

    昭和有意吓她,看她这样想必也快绷不住了,随意道:“先听她说说,毕竟老话说将死之人,其言也善。”

    醉童这才停下了动作。

    许挽连滚带爬的到了昭和面前,抓住她的衣摆,哭诉道:“君上,是我鬼迷了心窍,听了昭月公主的话,这才利用鹿灼来害你。”她双目圆瞪,指着昭月,“就是她,她把毒药给我的,对,婚书,婚书的主意也是她出的。”

    昭月难以置信的看着许挽,忍下想甩她一巴掌的冲动,单膝下跪,对着昭和道:“姐姐,你要相信我,我从来就不知道有这一回事。”

    许挽又是一声尖叫:“你敢发誓婚书的主意不是你出的吗,毒药也不是你给的吗!你敢拿你的父君发誓吗!”

    这些世家姐儿平日里端的是高高在上的模样,到了这种时候,才能看出她们真正的模样。

    昭月伸出三根手指头,毫不犹豫道:“本殿昭月绝没有做出毒害姐姐的事情,若有半句谎言,本殿父君便食不果腹,死后永不得超生。”

    许挽睁大双眸,大笑:“太皇贵君有你这样的女儿,真是不幸啊。”

    昭月哽咽道:“我昭月扪心自问,这十多年来,从未对姐姐有过半分僭越,待姐姐登上帝位之后,更是勤勤恳恳,不敢不尊敬姐姐。”她生的娇小可爱,此刻她泪眼婆娑的望着昭和,颇为情真意切,“姐姐,你会护着我的,对吗?不会让我被奸人所污蔑的。”

    昭和深深地看了一眼昭月,转而扶起她,“我自然是相信妹妹,而不会相信这个外人,不过这个人不是妹妹的贴身宫女吗?”

    昭月又跪下:“请君上恕罪!此人并非是我的贴身宫女,她……她只不过是个洒扫的小宫女,我见她可怜,便带她来赴宴,没想到这人心思这般歹毒,竟敢害的姐姐差点没了性命。”她料定许挽不敢自报身份,她若是说自己是许大学士的女儿,那么她们偌大的许府变回骤然倒塌,跌入万劫不复,所以她许挽必须吃下这个哑巴亏,“姐姐,赶紧把这人凌迟处死,以儆效尤。”

    许挽身子凉了半截。

    昭月,你好狠毒的心,卸磨杀驴,过河拆桥!

    她深知自己在母亲那里已经成为了一个弃子,母亲儿女众多,没有了她,还会有更多的人接替上来。

    她只能认下。

    许挽给昭和磕了一个头:“贱奴无话可说。”面上没有一点表情。

    昭和叹了一口气,她还真是有点不满意现在的情形啊,不过她昭和有的是时间陪她们慢慢玩。

    “醉童,去吧。”

    “是,君上。”

    许挽不哭也不闹,最后看了一眼生养自己的母亲,眼神里透着一股决绝。

    这是今天死的第二个人。

    她们的血也足够染红宫内的四方墙。

    许琦痛失爱女,但面上却不敢显露半分,只不过打心底里把昭和、昭月一起恨上了。

    昭月松了一口气,没有攀扯上她就好。

    还没等她彻底放松,就听见昭和道:“昭月公主管教下人不严,罚闭门思过,期限……就为三个月吧,这三个月可就要委屈妹妹了,妹妹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昭月惶恐道:“妹妹不敢。”

    所有人都以为她杀了人,也出了心中的气,也该放过她们了,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开胃小菜,真正刺激的还在后头呢。

    她们只想说一句:刺激,真TM刺激。

    昭和又把矛头指向了她们,只见她坐在高台上,有一没一下的翘着二郎腿,朱唇轻启:“对了,你们还不知道吧,你们的夫郎被我请到宫里了,我瞧着他们做事严谨,甚是得我心意,他们便留下陪我几日,好了,你们可以滚了。”

    家有正夫的大人们人都愣住了。

    留……留下了?

    我的正夫你给我留在宫里?

    这也便罢了,为什么理由却是你瞧着可心,要让他们陪你几日??

    还这么堂而皇之!

    还有没有王法了!

    她们掩面而泣,却又不敢说什么。

    这明显是拿着她们的命脉威胁人啊。

    “臣等告退。”

    其声音几不可闻,宛若吃了黄连,有苦道不出。

    昭和看着这乌泱泱的人头一个接着一个出了这永乐殿,凤眸微转。

    “羌芜,派人护好鹿灼,那许琦定会狗急跳墙,对他不利,务必让他安全的回到太傅府。”

    羌芜还未说话,弄琴就跳了出来:“君上,你怎么还护着他!他鹿灼虽然说是被人利用,但他若没有那个心,怎会心甘情愿的把毒酒奉上,若不是君上早有准备,叫我随身带着保命的东西,君上今日……今日就……”她爆发出哽咽般的哭声,那么苦痛。

    昭和几夜都睡不安稳,如今又中了毒,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住。

    她一时脑袋困乏,身子半倚在弄琴身上,摸着弄琴的脸,讥笑道:“说来说去还是我这女帝做的太窝囊了,满朝文武,无一人信服我,在自己宫里,还得随身带着保命的东西。”

    弄琴噎了半晌,想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昭和见他们沉默,好笑道:“以后不会了,我昭和定不会辜负母皇的期望。”

    这句话像是在对她们承诺,又像是在对自己说,其中含了多少百转千回的意味也只有昭和自己知道。

    她自己突然回想起秦安说的一句话:此女是能保昭国千年繁盛的贵女!

    一个人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昭和。”

    昭和眯着丹凤眼,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女子”。

    他着一身红衣,腰若流执素,耳著明月珰,弱柳扶风说的就是这个他了吧。

    “你们下去吧。”

    弄琴瞪了她一眼,她们几个才退下。

    暗处有巫酒在,君上也不会有什么麻烦。

    “妾爱慕君上许久了。”

    昭和皮笑肉不笑:“今日我痛失凤后,没想到上天就给我安排这么一个美人来,甚好,来,美人,坐到我身旁来。”

    纪寒暗道,小样儿,果然原形毕露了吧。

    他坐到昭和身旁后故意将身子扭来扭去,在他眼里说得上是妖娆万分。

    但在昭和眼里,就是另一副场景了,哪里来的神经病。

    巫酒则:来人,我要换班,太辣眼睛。

    昭和不再虚与委蛇,一把掐住他的脖子:“一国皇子做到你这种份上也是委屈你了,质子爷,你说我该选个什么日子把你砍了才合适呢?”

    纪寒声音嘶哑道:“昭和,你先放开我。”

    他长了一双杏眼,扮起可怜来也是惹人心疼得紧。

    昭和手上的力气又放重了些:“你几次三番勾引我,莫不是真的缺人疼爱?我这个人疼爱人的方式与他人不同,我越是爱他就越想弄死他。”

    纪寒的脸已经变得青紫,而被昭和掐住的脖子上也多了两个手掌印。

    他声音带着些许祈求:“自第一眼见到你,纪寒便发誓要嫁给你,昭和……咳咳,我要喘不过气了。”

    昭和低低一笑,松开手,一把将他推开:“喜欢我?”

    纪寒敛下眸子,遮掩住了眼底的厌恶,道:“是,纪寒喜欢你,你方才有一句话说的不对。”

    昭和看着他洁白如玉的脖颈上那两道红痕,饶有兴味道:“哦?什么话。”

    她的精神气也好了些。

    “你明明不是越爱一个人就越想要弄死他。”

    “为什么会这样说,你又不熟悉我。”

    “因为你待鹿灼就不是那样的。”

    明明正值酷暑,殿内却冷风四起,将人冻得四肢僵硬。

    昭和漆黑的眸子定定的看着纪寒,冷冷道:“还真是胆大包天,就你也配提她?”

    纪寒双拳紧握:“昭和,你敢说这不是事实吗,我这个局外人看的比谁都清楚。”

    昭和怒极反笑:“你方才说喜欢我还作数么。”

    纪寒点头。

    昭和勾唇:“很好,我会好好疼爱你的,巫酒,把质子爷扔到锦瑟居,教教他怎么伺候人,调教好了再送到宫里来。”

    巫酒:“……”

    纪寒:“……”

    而此时的青曲还不知自己千方百计护着的殿下已经被人扔到妓.院里面去了,他正在瓦背上睡得香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